筆趣閣 > 萬道龍皇 > 第1941章 全面壓迫
    在言松邊上,坐著的是一個消瘦的老者,頭發花白,身穿華服,樣貌和言松有幾分相似。

    陸鳴猜測,此人應該就是國師了。

    國師眼睛微微瞇起,帶著一絲淡淡笑容,看不出在想些什么,有種老謀深算的感覺。

    而在最中間的位置,坐著兩個人。

    一個是頭發雪白的老者,身穿真龍袍,頭戴玉冠,看樣子,應該便是明炎國國主。

    在明炎國國主邊上,坐著一個美艷的女子,此女看起來二十多歲,身材婀娜,媚眼如絲,極其嫵媚妖嬈,此人應該就是言松的姐姐,清妃。

    另外其他座位上,還坐著一些人,一個個氣質不凡,應該都是明炎國高層人物。

    阮天蛟大步向前,向著明炎國主國主躬身行禮,道:“微臣拜見陛下!”

    “哈哈,天蛟回來了,無需多禮,請坐!”

    明炎國主哈哈一笑道。

    “多謝陛下!”

    阮天蛟道,言罷,和陸鳴一起,走到邊上一排位置坐下。

    “大膽陸鳴,你算什么東西,你有什么資格坐在那里!”

    陸鳴剛坐下,另一邊,言松一拍桌子起身,目光陰冷的看著陸鳴。

    陸鳴嘴角泛起一絲冷笑,這么快就發難了嗎!

    “還不起來,也不看看這里是什么地方?坐在這里的是什么人?以你的身份,有資格坐在這里嗎?還不快起來滾到一邊去!”

    言松再度呵斥。

    但陸鳴卻仿佛沒有聽到一般,端起桌上的酒杯,慢慢的品了一口,道:“好酒,真是好酒,可惜有一條野狗在亂叫,壞了興致!”

    “你...大膽!”

    言松大怒,眼中盡是猙獰的殺機。

    “你以為你很高貴?當初怎么跪在我面前?”

    陸鳴不屑的笑道。

    “閉嘴,來人,將此人座位撤走!”

    言松大喝,即刻,就有人上前,要撤走陸鳴的座位。

    明炎國主,清妃,國師,還有其他人,都是淡淡的看著,仿佛看好戲一般。

    “滾開!”

    此時,阮天蛟嬌喝一聲,一股久經戰場的煞氣彌漫而出,讓那想要撤走陸鳴座位的護衛,身形僵硬,停在了那里。

    “陸鳴是我朋友,要撤走陸鳴的位置,那把我的位置也撤走吧!”

    阮天蛟大聲道。

    “這...”

    那個護衛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阮天蛟的身份,不比陸鳴,可是神蛟軍元帥,明炎國的女戰神,他如何敢撤阮天蛟的座位?

    “撤,怎么不撤了?”

    阮天蛟目光逼人,盯著護衛,那護衛臉上冒出冷汗,向著言松,國師等人,投去求救的目光。

    “該死!”

    言松憤怒無比,且非常嫉妒。

    陸鳴不知道給阮天蛟吃了什么藥,讓阮天蛟一直護著陸鳴。

    “好了,退下吧,這位小兄弟既然是天驕元帥的朋友,自然可以坐在這里!”

    這時,國師淡淡開口。

    那個護衛如蒙大赦,長呼一口氣,躬身退下。

    “天蛟,你回來的正好,寡人已經賜婚于你,日子已經定下,你回來,剛好可與言松完婚!”

    上方,國主開口。

    “陛下,微臣此行回來,就是因為此事,感情之事,強求不得,微臣對言松沒有絲毫感覺,還請陛下收回成命!”

    阮天蛟起身,向國主行禮道。

    “放肆!”

    國主旁邊,清妃冷喝一聲,道:“君無戲言,陛下既然已經下旨,豈有收回成命之理,阮天蛟,你想讓陛下做一個言而無信之人嗎?”

    “微臣不敢!”

    阮天蛟一抱拳,道:“其他的事情,微臣定當尊崇,若是讓微臣上陣殺敵,微臣眉頭都不會皺一下,但唯獨這件事,微臣不能領命!”

    “天蛟,清妃也說了,君無戲言,而且言松也不錯,剛好和你相配,這件事,就這么定了吧!”

    國主一揮手道,語氣不容置疑。

    阮天蛟簡直難以置信,沒想到國主居然這么草率的就要將她許給言松,完全沒有得到她的同意,以前的國主,雖然昏庸,也不會這樣。

    “之前,陛下已經昭告天下,現在全國人都知道了你們兩人,將在半個月后成婚,這件事情,就這么定了,這段時間,天蛟元帥就住在皇宮之中吧!”

    國師跟著開口,好像就將此事,定了下來。

    阮天蛟搖了搖頭,對國主,失望到極點。

    本來,她回來,是想找國主討個說法,讓國主收回成命的,但現在發現,國主完全就是站在國師那一邊的。

    陸鳴一直沒有說話,他眼中,有奇異的光芒閃現,暗暗打量國主,發現了一些有趣的東西。

    “天蛟,這個國主,恐怕不會聽你的了,那清妃,擅長媚術,國主已經中了媚術,對清妃言聽計從!”

    陸鳴給阮天蛟傳音。

    “什么?”

    阮天蛟開始一愣,然后暴怒,猛然起身,強大的氣息彌漫而出,怒視國師,大聲道:“言魁,還有言淸,你們好大的膽子,居然以媚術迷惑陛下!”

    此言一出,清妃,國師,言松等人臉色狂變。

    “阮天蛟,你胡說什么?”

    言松怒吼。

    “我是否胡說,你們心里有數,言魁,言淸,你們敢暗害陛下,暗中操控陛下,難怪陛下不理朝政,將權力都交給你們,我要將此事公布天下!”

    “陸鳴,我們走!”

    言罷,阮天蛟大步向外走去。

    “攔住他!”

    國師臉色陰沉,一揮手,頓時,人影閃爍,四道身影將陸鳴和阮天蛟團團圍住,每一個,都散發出強大的氣息。

    明圣圓滿!

    陸鳴不用看就知道,這四人,都有明圣圓滿的修為,不弱于阮天蛟。

    “四位身為元帥,也自甘墮落,聽命于國師嗎?”

    阮天蛟開口,臉色極其凝重。

    這四人,是和她齊名的存在,明炎國另外四位元帥,戰力強大,都是明圣圓滿的修為,每一個人的戰力,不會比她弱多少,四人聯手,她絕對不敵。

    “阮天蛟,你抗旨不尊,果然是狼子野心,想要造反!”

    國師淡淡開口,給阮天蛟扣下一項大罪。

    “你胡說!”

    阮天蛟嬌喝,明明是國師等人等同于造反,居然還說她要造反。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