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黑龍法典 > 第五百五十四章 黑石山(三)
    “嗚呀——”

    奧汀發出一聲低沉的呢喃,重重疊疊的聲音猶如成群的魔物低吼,她深藏于血脈中的狂野意志在這時被徹底喚醒,就如數十萬年間無數翱翔天穹的祖代惡龍一樣,金色的豎眼中迸發出兇狠的光芒,猙獰的龍舉起巨大的爪子,狠狠拍在灼熱的大地上。

    她遍布身體的紫色魔紋閃爍著扭曲的光芒,轉換成第三形態后,奧汀的身體已經出現迥異往昔的劇變,她復雜的生物構造正在迅速將能量轉化為身體強度,這種轉化方式不僅會增加肌肉的質量和密度,還能讓鱗片變得有如鉆石鎧甲般堅硬。

    在她的低吟聲中,整個黑石山的元素都完全被懾服,它們遵從召喚來到奧汀身側,然后被聚合、錘煉成更高級的虛空物質,奧汀一跺腳,粗大可怕的尖刺便在黑石山地表接連出現,那完全由紫晶虛空物質構成的瘋狂尖刺,在頃刻間覆蓋了土地上蔓延的巖漿,就像牢籠般將面前的巴洛炎魔封鎖在內。

    這些尖刺在瞬間就刺穿了巴洛炎魔·薩爾多斯那包裹在盔甲內的軀體,充滿腐蝕性的綠色血液從惡魔身上的傷口中迸濺出來,隨即黑石山傳出了大惡魔的痛苦嚎叫。

    薩爾多斯知道自己有大麻煩了,這頭龍僅僅是之前天真無害的形態就能和自己打得有來有回,此刻真正露出了兇惡模樣,力量躍升了不止一個等級,再打下去估計兇多吉少,然而周圍被扭曲尖刺封鎖,想逃跑前往呼喚炎獄君王都成了奢望。

    巴洛炎魔在這頭奇異龍種面前感受到了巨大威脅,這種感覺讓他想起隨阿茲利爾斯降臨物質位面面對的那位黑色皇帝,薩爾多斯狂吼一聲,伸手折斷插入肋間的尖刺,轉身就逃——惡魔是像紅龍那樣傲慢好戰的生物,但絕對不會像紅龍那樣不知死活,在力有不逮的時候硬充英雄。

    但奧汀不會讓他得逞,小小龍本來就是來黑石山檢驗第三形態力量的,何況這頭巴洛炎魔還讓奧汀受傷了,這是她自誕生之日起第一次流血,“痛痛痛痛痛!”年幼的奧汀在心里哇哇大叫,疼痛的滋味令她怒火中燒,攥緊了爪子要給巴洛炎魔重重一拳。

    ……

    “這是個什么東西?”

    阿茲利爾斯拄著下巴,看著面前的虛幻投影,畫面中薩爾多斯正在凄慘的挨揍,對面未知種族的巨龍渾身纏繞著電流般的紫色能量,森然眼眸俯瞰著巴洛炎魔,數次用手爪折斷巴洛炎魔的骨頭。

    細心觀察投影的角落,可以看到黑石山的惡魔們橫七豎八死去的尸骸,少數幾個還能呆在地表的,也根本無法發動攻擊對這頭巨龍構成危險,被無數不在的虛空能量侵蝕到失去行動能力。

    炎獄君王輕輕摩挲著爪子,這頭怪龍似乎有明確的目的,它就是沖著黑石山來的,但阿茲利爾斯不記得在物質位面除了愷撒還有誰和自己打過交道,何況要進入黑石山必須通過黑翼帝國地界,難道說,這怪龍就是愷撒放進來搞自己的?

    好了,就這些……阿茲利爾斯結束思索,沒想到自己居然能分析這么久,今年的用腦任務應該已經完成了吧。

    接著它離開地底宮殿。

    狂揍巴洛炎魔的奧汀身體驟然一滯,她感受到了威脅,一種前所未有的危機籠罩頭頂,小小龍立即意識到自己惹上了大麻煩,帝國情報中陷入沉睡的炎魔之王居然蘇醒了,她再不敢有所保留,一尾巴將巴洛炎魔抽死,然后施展空間能力準備逃脫。

    但已經晚了。

    空間被封鎖,奧汀的心砰砰狂跳,她昂起頭,仰視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偉大之物。

    高達五十米的炎獄領主現身黑石山地表,它全身都由滾動的巖漿和火元素凝聚而成,擁有模糊的身軀和雙臂,在熊熊烈焰包裹中還持有一柄無盡烈焰的金色戰錘和黑色長鞭,它的頭是巨大的蒼白骷髏,發絲是燃燒的火焰,在火焰中又延伸出犄角般的王冠,象征它深淵君王的身份。

    無底深淵第六百零六層領主,掌握火元素之力的恐怖惡魔,炎獄君王阿茲利爾斯,雖然知道這家伙不是父親的對手,但當炎魔之王從最灼熱的地心巖漿中戰起身來時,奧汀還是感受到一陣心悸和壓抑。

    這種感覺是面對遠古巫妖阿格拉隆時不曾有過的,即使被對方抓住,奧汀也依舊穩定平靜,因為那時候父親就在身邊,她無所畏懼。但今時不同往日,她要獨自面對一位足以橫行星界的恐怖生靈。

    在阿茲利爾斯出現的瞬間,黑石山地表溫度上升了30度不止,奧汀周圍環繞的虛空能量甚至沒辦法靠近它,周圍由虛空能量構筑的如林尖刺也有了融化的痕跡,炎獄君主已然近神,那是凡俗不可冒犯的絕對領域。

    炎魔之王帶來的是火焰,不是冰封,但一陣突如其來的寂靜還是凝固了這片區域,局促不安的奧汀張了張嘴,思考要不要向父親求救。

    “嗯?”

    沒想到阿茲利爾斯率先開口,高大的炎魔之王看了妖精龍一眼,歪著頭:“奇怪,我居然嗅到了愷撒那雜碎的味道,果然他是故意派你來打擾我的是么?該死的家伙!”

    奧汀偷瞄阿茲利爾斯,發現對方暫時沒有發動攻擊的意思,趕緊轉換成人畜無害的妖精形態示弱,同時小聲解釋說:“我是偷跑出來的,父親不知道這事。”

    “你是他的后裔?”

    阿茲利爾斯來了興趣,俯下頭盯著奧汀看,然后發出雷鳴般的笑聲:“哈,沒想到那雜碎居然會對繁衍后代感興趣,他能在物質位面找到層次相若的配偶么?如果配偶的生命層次不高,就只能生出你這樣的怪胎了,哈哈哈……”

    “我不是怪胎!”奧汀生氣,鼓起腮幫子瞪炎魔之王,如果父親知道這家伙說自己壞話,肯定要把它狠揍一頓。

    “你這樣的怪胎,活在物質位面很痛苦的。”阿茲利爾斯自顧自的說,“對你來說,死掉才是慈悲。我如果把你捏死,愷撒知道后應該也會很高興才對,省得他自己親自動手。”

    奧汀悚然,立即試圖溝通父親交予自己的黑鱗。

    “哈,別緊張啊小家伙,跟你開個玩笑而已。”阿茲利爾斯又露出笑容,好像被自己的話和奧汀的反應逗樂了,“你的確不算怪胎,沒出現失智畸形之類的情況,至于怪模怪樣的長相……倒是和你父親如出一轍。”

    說著,炎魔之王小聲嘀咕起來:“你身上的力量也是源自愷撒?那家伙怎么沒在我面前展示過?”

    “喂,這不想讓我聽見的姿態是什么意思?”剛把提起的心放下的奧汀忍不住吐槽:“你就站在我旁邊,說話聲音像打雷一樣,即使再小聲也能聽見吧!”

    “愷撒是你父親,那你母親是誰?”阿茲利爾斯用爪子摩挲著骷髏下巴,上下審視著奧汀的模樣,“你另一個形態保留更多的應該是母系特征吧?看樣子應該不是巨型種。”

    “不告訴你。”

    “可惡的小家伙,你以為你面對的是誰?”阿茲利爾斯大叫,惡魔秉性爆發:“我是偉大的上界君主,無與倫比的火焰之王,物質位面的一切都被我踩在腳下,所有人都要在我面前跪倒!”

    “可是你打不過我父親。”

    “那只是暫時的,等我徹底適應艾拉迪亞的規則,重新掌握所有的深淵之力,愷撒那雜碎也只能在我面前哭喊求饒。”

    “可你現在被關在黑石山,只能天天在地底睡覺。”奧汀實話實說。

    “你要激怒我了,能說點別的么?快告訴我你母親是誰?”

    ……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