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魔術之王 > 第四百五十一章 賭局
    這一家鐘樓的內部是中空的,吊著江凌的繩索直接系在對上面的墻體支撐柱上,而江凌的腳下是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齒輪。

    因為要帶動鐘樓四面墻外的鐘表,所以每一個齒輪都非常的鋒利。

    每時每刻都在不停的對接重合而又一錯分開。

    也就是說,即便杜和不顧一切的去搶人。

    但如果沒有搶成功,一旦江凌落到了那些齒輪上,不需要多大的功夫,就會被絞殺成一灘血肉模糊的殘塊兒。

    連死亡都是死無全尸,這樣的后果太可怕了。

    杜和半垂著眼簾定定的看著高橋,倏爾一笑,清風朗月。

    他再一次重復道:“高橋海羽,你到底想干什么。”

    可能是因為杜和的笑容太好看了,也可能是因為這笑容勾起了往日的美好回憶,高橋海羽的眼神恍惚了一下,但很快又堅定的決心。

    前后調整的功夫甚至不到3秒鐘,可見高橋恐怖的自控能力。

    杜和十分惋惜的嘆氣,看來對于高橋來說,男色是真的沒用。

    “杜和,我只是想要用魔術來跟你賭一場生死賭局。”

    “在這兒?”

    杜和皺著眉頭,心中滋生出了其他的憂慮和雜念。

    “你大可以放心,這其中并沒有什么陰謀,我和你一樣也是一個人來的,我今時今日所做的這些水連灤平般的人都不知道。”

    高橋海羽一臉的鄭重,眼睛里傲氣十足。

    高橋海羽的手段杜和是領教過的,但是對上那雙充滿了驕傲的眼睛后,杜和選擇相信她。

    “那么賭注了,賭注是什么?如果是讓我殺某個仁人志士,或者是出賣國家機密,我是絕對不會照做的。”

    杜和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也正是因為這些可貴的品質才深深地吸引住了高橋海羽,使她的愛意久久不能熄滅。

    “放心,作為最了解你的人,我也不可能提出那些你根本不可能完成的條件。”

    “我設定的賭注非常的簡單,那就是如果我贏了請你即可離開上海,從此再不過問欒平班的事,但如果我輸了,那么我即可釋放江凌。”

    從表面上來看這個賭約非常的公平。

    但杜和沒有說話。

    他沉默了。

    狹小的空間內一切都很安靜。

    他一動不動的看著曾經相愛過的女人,心里百味叢生。

    當初那段彼此牽手的青春歲月里,兩個人都沒有預料到有一天他們會像仇敵一樣,彼此廝殺。

    造化弄人!

    杜和有些唏噓不已,俊雅的容顏上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了些許的遺憾。

    但是反觀高橋海羽,卻顯得過分的冷靜和決絕。

    她看起來似乎沒有什么東西可以留念,除了她心中為大東洋帝國盡忠的理念之外。

    盡管她表現得毫不在意,但是迎著晨光,眼眸微動間折射出來的不甘心和苦苦的掙扎,還是被杜和蒼鷹一般的雙眸捕捉到了。

    但是他卻并沒有點破,因為杜和跟高橋海羽一樣清楚,他們歸屬于中國和東洋這兩個對立面,代表的是不同的民族和利益。

    他們都深切的愛著自己的祖國,所以到最后他們只能走到現代的這種境遇。

    相識相愛不相知,又何嘗不是一種自我蒙蔽下的小幸福。

    高橋海羽冷漠地將自己的視線移動到一邊,沒什么表情的說道:“雖然是魔術生死局,但是如果按照傳統的方式來未免太過無趣,所以我特地制定了一個新的規則。”

    “簡單來說就是不比技藝而比創意和想法。”

    說話的當口,她摸出一副撲克牌來,擺在杜和的面前。

    她用淡淡的語氣說道:“從現在開始,我們分別以撲克牌為道具進行魔術的變換,一方變換完成之后,另外一方就必須猜出前者所使用的魔術手段和真相,如果猜不出來的話,失敗的那一方就必須履行賭約。”

    其實論魔術的變換的話,以前的高橋是遠遠比不上杜和,更趕不上杜和純熟的技巧。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高橋海羽近段日子一直在刻苦研究她父親留下的那魔術手札,她為人本就聰慧過人,再加上腦子極其的靈活,所以魔術水平幾乎是一日千里。

    欒平班內如今已經沒有了她的敵手,別看灤平班是一個特務組織,但是里面的魔術高手是真正的佼佼者。

    所以綜上所述,高橋海羽并不認為自己會輸。

    故而高橋先將先前拿出的那副撲克牌放在自己的左手邊,側過身又重新拿出了一副撲克向杜和扔去。

    杜和會意,反手接過那副撲克牌,事實上,他不得不去接受高橋的撲克。

    因為他的身上并沒有其他的魔術道具,除了那十幾張高橋用來給他傳遞信息的鐵質撲克牌外。

    想起那些鐵制的撲克牌,杜和下意識的摸了摸口袋,眼中驟然間出現了一抹驚訝,隨后又轉變成了淡淡的驚喜。

    看來不用在利用洗牌和貼牌這樣老套的手段來衍生魔術了。

    高橋海羽應該絕對猜不出變得魔術的玄機,其實是她給自己的靈感。

    他含笑問道:“是你先開始表演,還是我先開始表演?”

    高橋海羽再見到杜和收下自己所遞過去的那副撲克牌之后,心中已經瞬間達到了胸有成竹的程度。

    因為杜和的那副撲克牌是真真正正的,沒有做過任何手段的牌,而如果杜和想要通過簡單的手法或者貼牌洗牌來制造出障眼法的話,同樣精通魔術的高橋海羽一眼就能夠看出來。

    也就是說,杜和必須推陳出新,摒棄以往魔術界的各種魔術手段,僅僅依靠沒有添加過任何特殊東西的撲克。

    高橋認為這幾乎是不可能實現的除非杜和真的有什么特異的功能。

    然而,奇怪的是在面對如此巨大的劣勢的情況下,杜和看起來卻顯得尤為的游刃有余,似乎一點也不著急,自己很有可能會失敗的結果。

    當然,這也可能只是對方故意辦出來的裝腔作勢,目的是為了擊中敵人的心理防線。

    但是為了確保百無一失,高橋海羽還是決定先發制人。

    “既然是由我主導的生死賭局,自然有我開始。”

    她將所有的撲克牌全部正面朝上,完全暴露在杜和的眼皮子底下。

    這也就意味著高橋海羽放棄了在一開始的時候使用障眼法的手段,無疑加重了這個魔術的難度。

    在經過簡單的洗牌之后,將所有的牌反面朝上,高橋海羽抬頭看向杜和:“現在我任意抽出一張牌,再不去看牌面的情況下就能猜出牌數,原因是什么?”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