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一品修仙 > 第八四五章 丑雞的異類大軍,我死后牌面很大
    大荒一直有一種大家都默認的默契,亦可以說是底線,甭管是哪個勢力,哪個種族,都不會去逾越這個底線。

    若是大勢力可以肆無忌憚的屠戮弱小的,大種族可以毫無顧忌的滅了小種族,大荒也不會有今日的繁榮。

    關于這件事,大家其實都在相互監督,逾越者必定會成為眾矢之的。

    妖國的存在,以前的確是因為妖國內有頂尖的強者,可后來就不是了,現在的妖國,別說封號了,有沒有道君,妖國內部自己都不清楚。

    的確可能是有那種避世修行的大佬,但現在誰都沒見過,誰也不知道。

    所以妖國內亂,群妖自己打出了狗腦,其他勢力都是坐山觀虎斗,沒有插手的意思,也沒有調停的意思,同樣也沒有勢力想要趁機在妖國搞事情。

    牽扯到種族之間的對立,弄不好就會變成捅了馬蜂窩,引起更麻煩的事。

    妖國的群妖,其實也知道這些,他們自己搞事情,也不會去牽扯進來周邊的人族勢力,如此,他們可以放心的內斗。

    可現在,群妖有點慌了。

    大燕的云帝化身親臨,南蠻之地黎族三巨頭,還有北方來的一位不知名強者,再加上魁山山鬼都化出投影駕臨……

    基本上將天南海北,有話語權的勢力全部囊括進去了,這些人若是達成共識,在場的群妖,一個也別想活著離開。

    而這群妖族隕落的話,本來就有些青黃不接的眾妖族,可能就有一些妖族內部,會出現高手斷層了。

    而出現的這幾個還沒完,這幾個人出現之后,就在原地等著。

    不多時,不遠處的大河里,開始奔涌出黃色的水,水浪翻卷,化作水浪沖出,崔老祖腳踏黃泉,裹挾著可怕的氣息,從水中沖出來。

    崔老祖見到眾多高手,微微一怔,他也沒料到這么快,就有人走到他前面了。

    他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時間,便施展遁法,星夜飛馳,就要第一時間趕到,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三眼妖母的龍子死了。

    這個特別的龍子,可能跟秦陽有很大的關系,死了,那最大的情報,可能也只有兩行字了,而且還未必能親眼看到。

    崔老祖駕臨,跟著,又一個人影,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人群里,等到他出現的瞬間,幾個高手才發現他。

    “人族的一字訣?!?br />
    燭龍的化身,盯著第二劍君,心里莫名的有些復雜。

    只有人族的一字訣,才可能做到這種程度,而且,他還確認不了到底是哪門一字訣,畢竟不同的人,哪怕修成的是同一門一字訣,演化出的神通也是不同的。

    他這次只是忽有所感,心血來潮,這些年來,他特意關注的人里,秦陽絕對是排在第一的,但他也沒想到,只是一個名字,連修成一字訣的人族強者,都會親自駕臨。

    燭龍再次抬頭,看向西南方,開口道。

    “那邊的小僵尸,既然來了,就過來吧?!?br />
    不多時,西方尸氣沖霄,煞氣奔涌,化作黑云,面色鐵青的尸魁按下云頭,禮貌的跟各位大佬見禮。

    “秦將見過諸位前輩,晚輩只是想看一看,并無他意,還望諸位前輩莫怪?!?br />
    仡樓聽到這個名字,尤其是姓秦,瞥了一眼尸魁,上下打量了一下之后,嘿嘿笑了一聲。

    “你看著就是,沒人會針對你?!?br />
    秦將一聽,連忙道謝,順勢來到黎族這邊,低眉順眼的,跟個小晚輩似的,站在幾位大佬身后,算是先抱住一根粗大腿再說,畢竟尸骨脈,不太招人待見。

    緊跟著,天邊虹光飛來,橫跨數千里之地,轉瞬之間,五行山宗主長秋雨帶著小人魔出現了。

    “老不死呢?”仡樓冷哼一聲,似乎有些不爽。

    長秋雨連忙先見禮,完了才略有些尷尬的道。

    “前輩見諒,是晚輩苦口相勸良久,才勸住了師尊,沒讓他來,我這是代我師尊前來的?!?br />
    話沒說透,仡樓冷哼一聲。

    “怎么?那老不死的來了,還能打爆我的頭不成?”

    “前輩說笑了……”長秋雨干笑,他還咋說,說不是吧,那是睜著眼睛說瞎話,說是吧,這倆鬧別扭的長輩,指不定真的會去干一架。

    再說,他不讓他師父來,還不僅僅是這個原因,他師父這些年脾氣越來越爆了,會跟老伙計干架就算了,反正這倆知根知底,誰不知道誰,打一架權當是熱身了。

    可萬一他來晚了,三眼龍母的龍子,已經被妖族的人干掉了,連尸體都沒了,以他師父最近的脾氣,指不定就火氣上頭,什么都不管了,先打死十個八個大妖撒氣。

    這邊話還沒說完,就見遠處,又有一只展翅三千丈的巨大黑鳥,急速飛來。

    黑鳥的腦袋上站著一只渾身赤金色羽毛的金烏,小嘴抹了蜜,正在瘋狂輸出。

    “廢物!也就一百多萬里的距離而已,你竟然飛這么久,還飛錯了方向,要你這種蠢貨有什么用?

    我告訴你,要是那個什么龍子被人宰了,我們得不到秦有德的信息了,我就把你塞進蠢豬的湯鍋里燉了!

    不,把你送給黑皮,讓他把你活吃了!”

    “真的?”鳥背上,正抱著飯桶的黑皮,忽然抬起頭,一臉驚喜。

    “吃你的飯!”

    “噢?!焙谄ぢ杂行┦?,只要沾到吃,他的智商立刻飛速攀升,當然聽出來,丑雞肯定是不會把坐騎送給他吃了。

    “話說,至于全帶上么?”素長歡忍不住念叨了一句。

    哪怕她都覺得,丑雞著實有點太那個什么了。

    黑鳥的背上,真龍血脈的黑驢、不成狗形的影帝、還在加班加點熬湯的金豬、抱著飯桶的黑皮、龜殼少年黑影、還有側面,還有一個擁有八根觸手的海族大妖,抱著一個硨磲殼做成的貓窩,里面有一只大橘正在呼呼大睡……

    丑雞這是硬生生的拉來了一只異類大軍。

    “你不懂,咱們是要撐場子,萬一那些妖族不給面子,要動手了,總得有點底氣,最后實在不行了,把大佬也叫醒,我還就不信了,我看看誰敢不給臉。

    萬一消息是假的,那咱們就順手把那個三眼龍母給宰了祭天。

    不過啊,我覺得,這事聽著不靠譜,實際挺靠譜的,那種語氣,還能干出來這種事,肯定是秦有德沒跑了?!?br />
    丑雞站在黑鳥的腦袋上,揮舞著翅膀做戰前動員,只可惜,這些貨,一個比一個咸,怎么看都不像是來打架的。

    黑鳥飛著飛著,停了下來。

    “怎么停下了?”

    “老大,你自己看吧……”黑鳥有些委屈,它怎么飛啊,前面一堆它惹不起的大佬,氣勢都快凝固了。

    丑雞回過頭,也嚇了一跳,不過還是看到不少熟人,到底是一直跟著秦陽的,認識它的人也有一堆,大家現在誰不知道,這個跳的歡的金烏,是秦陽的法寶元靈。

    要不是有這個名頭傍身,一個強大的法寶元靈,整天帶著一件強大的法寶,還是無主之物,早就有人打昊陽寶鐘主意了。

    “哈,原來你們也來了啊,我就來看看,看看,哈……哈哈……”

    群妖全部裝死,三眼龍母也快嚇軟了。

    她的本意,只是借一下秦陽的勢,保住她兒子和她自己就行,能不能借到勢,她心里其實也沒譜,剛才她其實都以為今天要死在這了,都準備好了搏命,拉幾個大妖墊背。

    哪想到,借來的勢,強的有點可怕。

    就這,她認為大概率能借到的勢,大嬴神朝的新帝,目前大荒明面上的第一高手,到現在還沒出現呢。

    三眼龍母自己都嚇的后背發涼,得虧她這次說的半個字的假話都沒有,完全屬實,若不然的話,耍了這么多大佬,她肯定死定了。

    燭龍感應了一下,似乎沒有人再趕來了,就算有,應該不是快到了的,他瞥了一眼群妖。

    “你們還在這里干什么?”

    群妖如蒙大赦,一個個夾著尾巴轉身就逃,一刻也不敢多留了。

    群妖逃完了,燭龍指了指三眼龍母。

    “讓大家看一看吧?!?br />
    三眼龍母不敢多言,招來無根之水,將小屁孩沖刷了一遍,然后將其翻過身,背上兩列大小不一的字跡胎記出現了。

    “丑的自成一派,肯定是秦有德親筆?!背箅u伸長了脖子,只是掃了一眼,立刻下了定論。

    其他人輪番上來擺弄小屁孩,結論也都一樣,胎記是先天帶著的,不是后加上去的。

    再將呆呆的小屁孩翻過來,觀察小屁孩眉心的符文印記。

    “秦陽的印記?!背箅u又是第一個下結論,要說這里誰最了解秦陽,肯是它沒跑了。

    丑雞伸出一只翅膀,想要去觸碰一下印記。

    三眼龍母面色大變。

    “別……”

    話沒說完,就見那印記里,一股不知如何形容的力量,瞬間將丑雞的翅膀彈開,丑雞翻轉著飛了出去,火大的不行。

    “好你個沒良心的,死了就了不起么,這才幾百年,就不認人了??!”

    其他人一看,沒忍住,都上去試了試,全部都被彈開,誰都不能去觸碰,就連燭龍的化身去觸碰,手也如同觸電一般,瞬間縮了回來。

    \b燭龍細細感應了一下,神情略有些凝重。

    這種力量,不應該的,只是秦陽的印記,不應該有這么強的力量,連他都不能觸碰。

    丑雞湊到三眼龍母身邊,低聲問了一句。

    “三眼龍母,你跟我說句實話,你這兒子,是不是秦有德的?

    你兒子的天賦,再加上你的實力和血脈,懷個幾百年才生下來,倒是挺正常的。

    你說實話,這要是秦有德那癟犢子的兒子,那我以后罩著他?!?br />
    三眼龍母倒是挺想碰這個瓷,讓秦陽喜當爹,就目前的情況看,她巴不得如此呢,他兒子以后在大荒橫著走都沒問題。

    可惜,當著這堆大佬的面,再看這堆大佬一個個都豎起耳朵的模樣,她是真不敢說瞎話。

    “不是,三年前,我誤入一方秘境,被那里殘留的可怕庚金之力侵蝕,難以祛除,只能以那庚金之力交感,孕育出一子,讓他吸收了所有庚金之力,出生后便是如此了……”

    “我就說么,秦有德還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他怎么可能悄悄的跟人生了孩子我都不知道?!背箅u哈哈一笑,不知道它在得意什么。

    一堆人確認了半晌,字是秦陽親筆書寫的,印記是秦陽留下的,印記里的可怕力量,肯定也是秦陽留下的。

    但問題來了,秦陽死了,他怎么在三年前才開始孕育的龍子身上留下這些的?

    可惜,這個問題,被一堆大佬心照不宣的當做不存在,誰都沒提,心里有數就行。

    臨走的時候,不想惹事的燭龍,看著這個呆呆傻傻,不哭不鬧的幼龍,忽然臨時起意,想帶走撫養。

    “不行!”丑雞第一個跳出來反對。

    燭龍瞇著眼睛看了看丑雞身后的異類大軍,丑雞不甘示弱,瞪著眼睛,回瞪回去。

    “怎么?你還想強搶?給臉了是吧?”

    瞬間,正在吃飯的黑皮停了下來,抬起頭,愣愣的盯著燭龍。

    胖成一坨,趴在那睡覺的影帝,抖了抖肥肉,站了起來,雖然它站起來也看的不太明顯。

    熬湯的金豬,將倆后腿從湯鍋里縮回來,睡的正香的大橘,翻了個身,用爪子捂著臉繼續睡。

    燭龍的瞳孔深處,倒映出的景象,瞬間化作漫天兇煞之氣,恍惚間,他目中望去的半邊天際,兇煞之氣化作重重惡相,猙獰的朝著他嘶吼。

    燭龍眨了下眼睛,瞳孔深處倒映出來的景象瞬間消散,他不禁有些感慨。

    這個秦陽,可真的是膽大妄為,一介凡人之身,養了這么多絕世兇物,竟然還能活二三百年,成就一身本領,他的命可真硬。

    哪想到,現在死了,還能搞出來這么多事,整個大荒都被他挑動,可真能折騰。

    “好吧,我就提一下而已,再說,我住的地方,也不太適合這個孩子?!?br />
    燭龍丟下一句話,瞬間消失不見。

    回到了永夜之地,燭龍的腳步微微一頓,回頭看了一眼,神情有些疑惑。

    “剛才竟然還有一個人在,為什么我剛才一直沒發現他?那是誰?”

    ……

    “道友,可否到南蠻一敘?”仡樓對蒙毅發出了邀請。

    有些事,剛才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是沒法說的,也沒法說的太明白,他們來,只是為了親自確認一下一些事而已。

    “請?!泵梢愠聊艘幌?,應下了仡樓的邀請。

    仡樓再看了一眼還在盯著龍子看的崔老祖,也發出了同樣的邀請。

    崔老祖才不管那些亂七八糟的,他就是想知道,秦陽現在到底怎么樣了,這個龍子的出現,就是一針強心劑,讓他愈發確認,秦陽終有一天會歸來。

    剩下的人都走完了,反正要交流也只能私下里說,不可能在這說什么的。

    最后只剩下丑雞帶來的異類。

    丑雞昂首挺胸,很是仗義的道。

    “龍母你放心,這孩子身上的胎記都說了,秦有德是他的大恩人,那我肯定不能讓這孩子夭折了,這不是打秦有德的臉么,你放心,以后我們就在這待著,孩子就交給我帶?!?br />
    三眼龍母沒道理拒絕,她現在狀態太差,實力暴跌,她還真怕妖國內有不長腦子的家伙,覺得有機會,會來刺殺。

    眼前這個咋咋呼呼的家伙,帶來的一堆異類兇物,在她看來,有智慧的起碼還可以歸為妖族,相對來說,比人族更能接受點。

    丑雞也沒問其他人意見,反正有坐騎,有事了再回去就行,現在先在妖國待一段時間,順勢再給秦有德拓展一下地盤。

    妖國多了一堆異類,除了影帝想長待在幽靈號之外,其他人都覺得無所謂待在哪。

    ……

    黎族,做好了各種防護的密室里。

    黎族三巨頭、神牛、蒙毅、崔老祖,齊聚一堂。

    “我族中記載,上古地府之中流傳出的秘密,他們構建出上古地府,便是為了構建出死后的世界,上古崩滅,便與這件事有關,如今看來,他們成功了?!?br />
    仡樓直入主題。

    蒙毅沉默了一下,道。

    “秦陽去了亡者的世界,只是我也沒想到,他會用這種方法傳回來信息,也沒想到,上古地府之中辛密,已經開始應驗了?!?br />
    一個三年前才開始孕育,而且是龍母與庚金之力交感所育的龍子,身上帶著的印記和信息,不可能是在孕育的時候留下的。

    那就只可能是在孕育之前,就已經定下了。

    “我親自察看了那位龍子,他的神魂純凈之極,跟剛剛降生的孩童,沒有任何區別,但是我可以很確定,那位龍子是從亡者的世界里,往生回來的,就是不知道他此前是誰,得了如此大機緣。

    但接下來,麻煩的事情才剛剛開始,今日那位不知深淺的強者,都被驚動了,親自出現,還不知道會驚動多少人?!?br />
    “往生啊……”蒙毅苦笑一聲。

    他也沒料到,事情會這樣發展,這次的事鬧的太大了,普天之下,人盡皆知。

    想來秦陽自己,恐怕也不會料到,他留下一點信息而已,卻會鬧成這樣。

    仡樓所說的,驚動其他人,還能是什么,隱藏起來的強者,還有大勢力,甚至是明面上看,已經覆滅的上古地府和上古天庭。

    多少強者,求長生不死,最后壽元耗盡,退而求其次的,可不就是往生,再來一世么。

    求的就是這種機會,可以重頭再來一次。

    若是有一次,就有第二次,這不就成了另一種長生不死了么。

    然而很可惜,哪怕是封號道君之流,也從來沒聽說過誰有往生出第二世的。

    而如今,有一個現成的例子擺在眼前,而且還可以算是鐵證。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