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一品修仙 > 第五五一章 我就要打開的,密碼空箱子
    握著手里兩個備用的空盒子,秦陽靜候著其他人開始發現那些空盒子。

    但因為是為計劃打補丁,其實還是有點破綻的,因為前面的都是有殺神箭的,后面出現的是沒有的。

    雖然相隔時間不長,也是陸續出現的,在沒人能打開匣子的情況下,這個小紕漏沒什么問題,可秦陽還是覺得保險一點好。

    萬一以后有人能打開金屬匣子,不說全部打開,能打開過半,可能就會有人發現這點前后時間差。

    如此自然也能想到,后面的空盒子,全部是后續投放的。

    旁人倒是無所謂,秦陽主要是怕羅松看出來,這小子雖然在長輩的羽翼下成長大,恐怕一輩子都沒吃過什么苦,世間險惡見識的不多,可本身卻也不是蠢人。

    不能讓他想到自己頭上,這是必須的。

    所以,秦陽準備在給他打開那倆金屬匣子的時候,找機會給他換一個空盒子。

    幾天之后,那些尋摸著挖寶的人,絡繹不絕,大燕神朝官方倒是想禁止,可是禁止的也只是下面的吃瓜群眾,真正有權有勢有實力,本身就站在官方的人,他們也禁止不了。

    再加上大燕朝局比大嬴還要亂太多了,那位私下里被人稱之為皇太孫的家伙,與如今的太子,爭斗的愈發激烈,而大燕皇帝穩坐高臺,冷眼旁觀。

    他們有心情管別的事情才怪,就算是這次的事情,也已經被雙方當成了為自己贏得籌碼的好機會。

    那叫一個亂啊,明哲保身的一堆,站隊的人也有一堆。

    這幾年因為爭斗而死的人,比前面千年加起來都要多。

    于是乎,亂象之下,明目張膽的在小蒼山和老蒼山活動的人,那是越來越多,有些生面孔都敢膽大妄為的靠近這里。

    短短幾天時間,空盒子被挖出來了七八個。

    到了這個時候,大家其實心里都有數了,這些打開不開的金屬匣子,十有八九是大嬴神朝埋的坑。

    如今的大燕,都成了前朝和大嬴博弈的戰場,反正再怎么鬧騰,也不是大嬴的地盤,真搞出來什么事了,受到損失的也是大燕,一舉數得。

    眼看時機差不多的時候,秦陽才再次潛入到老蒼山。

    羅松這一次可是一直在等著,提高了警惕了。

    可是這里遍布的殺字碑殺氣,干擾實在是太大,感知被大大削弱,神識更是根本不敢探出體外,去接觸殺字碑殺氣。

    上一個敢這么干的人,已經瘋的連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了。

    羅松背對著殺字碑,盤膝而坐,目光盯著洞口的方向,他什么都沒有感覺到,只是先聽到了腳步聲,看到了秦陽的身影出現,才知道秦陽又不知道用了什么辦法潛入進來。

    他尤其是疑惑,這里濃郁的殺字碑殺氣,為何對秦陽一點作用都沒有,秦陽壓根沒有做任何防護。

    他壓根不信這一點,只是覺得秦陽的防御手段,他根本沒有察覺到是什么。

    而這就是實力。

    可他哪里知道,秦陽是真的一點防護都沒做,將周圍濃郁的殺字碑殺氣當做了空氣。

    那些強行滲透到他體內的殺氣,都被黑玉神門強行吞噬,半點都沒留下。

    可是量實在是太少了。

    這種沒法讓黑玉神門升級的量,秦陽壓根不在乎。

    “差不多可以試試了,其中一個,應該有把握,另外倆,我就沒什么把握了?!?br />
    “好,有勞了?!绷_松客氣了一聲,拿出來他手里的三個金屬匣子。

    待秦陽坐在地上,開始凝神研究的時候,羅松冷不丁的來了一句。

    “聽說這幾天又有人挖出來了十二個金屬匣子?!?br />
    “十二個?”秦陽隨口回了句,語氣有些意外,他聽說的只有七八個,看來剩下幾個,都被人藏起來,秘而不宣了。

    羅松眼神閃爍了一下,對于秦陽的反應,也有些出乎意料。

    這幾天,他也有想過,這些金屬匣子,封禁的力度很強,而且方法都不是如今常用的,最重要的,金屬匣子的材料強度極高,再加上殺字碑殺氣,很多方法都是沒法用的。

    強行毀掉金屬匣子不是沒人試過,只是沒太大作用,殺字碑殺氣對于絕大多數手段,都有很強的化解和克制作用,如同純粹的毀滅之力一般。

    既然有人能做出這些金屬匣子,那能破解那些封禁的人里,自然就囊括了制作者。

    跟那位虛空真經傳人有大仇,又在這個時候出現,找他合作。

    羅松思忖數天,列舉了所有可能,其中就有一個可能,這些金屬匣子都是秦陽制作的。

    他為了報仇,為了引出虛空真經傳人,為了找到一個合作者,比如煙羅氏。

    可是這個想法,在前兩天,就被羅松放棄了。

    當時出現的金屬匣子,已經有十幾個了,每一個的封禁之法都是截然不同的,封鎮強度雖然略有差別,卻都可以算是極強。

    想要做到這種程度,就必須對封鎮所用到的符文和文字,有著深刻的理解,能如同現今的傳承一般,可以運用自如。

    想要做到這種程度……不,只是掌握這種傳承的,便只有那些存在久遠的大勢力,例如大嬴神朝,而且大都是不完整的記載。

    一個人,不可能將這么多東西,掌握的如此深刻,能運用自如,除非他是從上古一直活到現在,而且經歷過完整變遷時代的人。

    這不可能是秦陽,秦陽沒有得到這種傳承的機會。

    在世上已經沒有完整傳承的情況下,秦陽縱然得到了一些,也沒法在這么短的時間研究透。

    因為按照情況,秦陽最多不到五百歲,太年輕了。

    之前曾查過,秦陽的師尊,黃泉魔宗的崔老魔,年輕的時候,便學究天人,可以運用殘缺的知識,創造出新的東西。

    如今隨著歲月流逝,崔老魔蟄伏多年,一門心思鉆入了研究之中,他的學識有多高,沒人知道。

    可是崔老魔也不可能掌握這么多東西,里面很多東西都是早已失傳許久的,黃泉魔宗沒這么強的底蘊。

    再加上,看目前的趨勢,可能會出現的金屬匣子,還會繼續出現。

    羅松腦海里列出來的諸多可能,已經削減到只有幾個了。

    而這幾個,都跟秦陽沒關系。

    問出這句話,也只是忽然想要問一下而已。

    看到秦陽似乎很意外,羅松便不想再多問了。

    秦陽也沒多想,在打補丁之后,他已經清楚,沒人會懷疑他了,所以他才會覺得那個小紕漏,無傷大雅。

    在羅松這再打個小補丁,也只是覺得能做到了,就去完善一下。

    秦陽悶頭按照正常的破解之法,一點一點的常識,一點一點的記錄,做戲做全套,自己出的題,也要按照陌生題去做。

    羅松在一旁看了一會,便慢慢的跟不上節奏了。

    秦陽羅列出來的符文里,他已經有大半看不懂了,再加上以符文為核心,衍生出來的道紋,諸多禁制,他更是看不懂。

    強行看,也只會讓他的意識感覺到混亂。

    最后索性坐在遠處,閉目修行,不再多管了。

    一晃一天多的時間過去。

    秦陽已經按照正常方法,一點一點的破解開了其中一個金屬匣子,現在就剩下最后一步,就可以打開了。

    在打開金屬匣子的瞬間,殺字碑殺氣驟然掀起了浪潮,而同一時間,秦陽將旁邊一個金屬匣子收走,換上了一個一模一樣的空盒子。

    金屬匣子打開,羅松睜開了眼睛,定睛望去,就見到盒子里有十支散發著冰冷森然殺機的殺神箭。

    “這個就是我最有把握的那個,如今打開了,剩下倆,我都沒把握打開,上面很多東西,我也不認識,我只能嘗試一下?!?br />
    “能打開一個,我已經很滿足了,剩下兩個,秦先生挑一個吧,算作給秦先生的酬勞,除此之外,還有這些?!绷_松一揮手,將遁煙、續命香、追魂香擺在秦陽面前。

    秦陽暗笑,這小鱉崽子打的倒是好算盤。

    遁煙之類的東西,對于外人來說珍惜,可對于煙羅氏嫡系,卻并不是什么珍寶,都是些用來消耗的東西而已。

    相比之下,殺神箭才是真正的寶物。

    如今出現這么多金屬匣子,里面肯定有假的,打不開的金屬匣子,跟空盒子沒什么區別。

    只有打開的才是殺神箭。

    “說好的三個金屬匣子,其中一個是我的酬勞,這個已經打開的,自然也算在其內吧?!鼻仃枦]收羅松擺出來的寶物,只是停下手,抬起頭,緩緩的念叨了一句。

    “煙羅氏不會連這點信譽都沒有吧,若是如此,合作之事就此作罷,秦某膽小,不喜歡跟不講信譽的人合作?!?br />
    “秦先生言重了?!绷_松面色不變,一揮手,三樣寶物的分量增加了一倍:“是我疏忽了,沒說明白,這是給秦先生的補償,煙羅氏自然是言而有信的,只是,秦先生已經有十支了,而我手里卻沒有,這十支對我來說極為重要,還望秦先生割愛,其他兩個,可以由秦先生任選一個?!?br />
    秦陽看著眼前懸著的三種寶物,沉吟了許久,又看了看其他倆金屬匣子。

    “我并沒有把握能破解開其他倆,上面很多東西,我都不認識,想要破解,只能碰運氣?!?br />
    “再加一倍?!绷_松再次將煙羅氏寶物加了一倍。

    “好吧,十支應該也夠我用了?!鼻仃査尖獍肷沃?,勉為其難的應了下來。

    將這些寶物全部過了一遍手,確認都可以拾取之后,秦陽才將其全部收起。

    繼續破解剩下的倆金屬匣子,這一次秦陽沒先破解空盒子,而是先去研究唯一一個不是出自他之手的金屬匣子。

    不出意外的話,這個金屬匣子里裝著的,就是真品。

    上面的封禁手法,秦陽推測,起碼是五六萬年前的手段,不是上古的手段,也不是過渡時期衍生出的,但同樣也不是現今流行的。

    上面很多東西,他也是要靠推演和猜測,不過高屋建瓴之下,應該并不是很難。

    研究了三天之后,秦陽心里已經有了大致思路,可是卻放棄了破解,轉頭去破解空盒子。

    又是三天之后,空盒子上傳來一聲咔嚓聲,盒子自動打開,里面濃郁的殺字碑氣息,噴涌而出,將秦陽掀了個跟斗。

    大量的殺字碑殺氣,沖擊到他的身體,體內一直沒太大反應的黑玉神門,終于蠢蠢欲動了。

    這是出現了值得去吞噬的美食了,而不是原來那種只夠塞牙縫的毛毛雨。

    秦陽落地之后,靠在石壁上,身上傳來劇烈的真元波動,體內氣血如同沸騰,他在全力鎮壓體內蠢蠢欲動的黑玉神門,必須隔斷了所有殺字碑殺氣灌入體內的通道。

    正在修行的羅松,睜開眼睛,也被殺字碑殺氣逼退到洞口,他看著面色變幻,似乎頗有些吃力的秦陽。

    “秦先生,沒事吧?”

    “沒事,只是沒想到,里面的殺字碑殺氣會噴出來……”秦陽身上的真元波動,慢慢平復,面色也恢復了過來。

    望著地上那個里面空蕩蕩的金屬匣子,秦陽臉色不太好看。

    還是太倉促了,吸收進去的殺字碑殺氣,竟然不是融入到金屬匣子,只是存在里面。

    太不應該了,哪怕只是水貨,在他手里也不應該出現偏差。

    回憶了一下鍛造過程,很快就找到了原因,不是技藝出了問題,也不是疏忽了,而是金屬匣子本身就不適合作為殺字碑殺氣的承載,任何空心的東西都不行。

    他應該早發現這一點的。

    羅松看著空盒子,心里有些遺憾,卻也在預料之中,那么多金屬匣子,怎么可能都有貨。

    秦陽的臉色不太好看,想來不僅僅是因為被沖擊到的原因。

    因為最后一個,可能也是空的。

    最后一個沒打開,就是他第一個得到的,而發現有殺神箭的,是第二個得到的,在山腹正下方發現的,而空盒子則是在老蒼山外圍地下挖出來的。

    這個是空盒子,羅松感覺挺正常的。

    甚至想到,當時他得到第二個金屬匣子時,就猜測,第一個得到的金屬匣子是假的,只是一個障眼法,用來蒙蔽他感知,讓他發現不了山腹下方那個金屬匣子。

    果然,山腹下方那個金屬匣子里,真的發現了殺神箭。

    而這個金屬匣子,吸收殺字碑殺氣的速度,比他第一個得到的金屬匣子,還要快一些。

    羅松暗暗感到可惜,他手里三個,應該只有一個是真的,最后一個沒打開的,應該也是空的。

    秦陽的臉色這般難看,想來也是這么覺得。

    “是空的,可惜了,按照約定,最后一個,是你的了?!绷_松果斷將最后一個沒打開的推給秦陽。

    秦陽盯著看了半晌,眉頭微蹙。

    “我……”

    “秦先生,你收下吧,若是秦先生一時半刻沒頭緒,帶走吧,回去了慢慢摸索,它已經是你的了,而且,我看秦先生似乎受傷了,不如先休息一下再說?!?br />
    羅松一臉真誠,打斷了秦陽要說的話。

    秦陽砸吧了一下嘴,他可沒說不要啊,這羅松怎么看到一個空盒子,就成這樣了,他這心態可不行啊,天生不適合開箱子。

    真要是讓他開出來幾個空盒子,他不心態爆炸才怪。

    只是一個,竟然都有心態爆炸的趨勢了……

    想當年,他秦某人連開上百個藍天白云,不是照樣心如止水。

    “行吧?!鼻仃枃@了口氣,似是有些不太情愿的將最后一個沒打開的金屬匣子收起來。

    “我先走了,不用送了?!?br />
    秦陽邁步走向洞口,羅松猶豫了一下,還是沒跟著送一下。

    等到秦陽拐過一個拐角,聲音消失不見的時候,羅松一步跨出,出現在拐角,卻發現秦陽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了。

    周圍半點痕跡也沒有。

    他再次往出走,沒多遠見到外圍的守衛,守衛也都是一直盡忠職守,似是什么異樣都沒發現。

    ……

    回到了臨時落腳的地方。

    秦陽搬出把躺椅躺在那,將金屬匣子,還有羅松給的煙羅氏寶物拿出來,全部拾取了一遍。

    一切都很順利,有殺字碑殺氣在,沒人能煉化,自然也沒人能留下印記。

    這東西就是天生的無主之物。

    其實要不是因為黑玉神門能吸收這些殺字碑殺氣,秦陽都想去試試,能不能將殺字碑拾取了。

    開始破解金屬匣子,很快,秦陽就停了下來。

    大致上思路有了,上面一些不明白的地方,也一點一點的推演出來了。

    然后重新看整個金屬匣子的時候,秦陽皺起了眉頭。

    “我就知道,這些家伙,這么冒險,肯將殺神箭交到仇人手里鍛造,肯定是有后手,可以拿回去?!?br />
    破解應該是沒太大問題了,然而問題來了。

    這個金屬匣子上被人動了手腳,除了解密可以打開之外,還有一種密碼防護。

    不知道密碼的人,只要想撬開鎖,內部的防護極致就會啟動,直接將里面的東西傳送出去。

    一般東西無法經受的住傳送,可是殺神箭不在此列,但同樣的,殺神箭自帶的殺字碑殺氣,還會干擾傳送,會將殺神箭傳送到什么地方,誰也不知道。

    對方不可能用另外一個盒子,正好接收被傳送過去的殺神箭的。

    更加具體的,不打開,秦陽也不能確定。

    唯一能確定的是,打開之后,里面的殺神箭,肯定會被傳走。

    秦陽擰著眉頭,臉上的表情像似踩了狗屎一樣。

    因為這個套路,這種方法,他知道。

    盜門的記載里面有,當年盜門的一任宗主發明出來的保險箱,名字就叫空箱子。

    因為除了主人之外,其他任何人打開,里面都必然是空的。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