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惡魔就在身邊 > 02365 自縛
    茵曼.特瑞科看著被鼓動的人群,臉上不由得露出幾分得意之色。

    當然了,他的動機遠不如口中所說的那么光明正大。

    因為他發現,今天死掉的那些人,絕大多數都是游走于陰影之中的通靈師。

    也就是俗稱的不潔者或者墮落者。

    并且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在圣耀者之戰期間,或多或少在伊斯坦布爾犯下一些不為人知的罪行。

    因為大家都是同類人,所以彼此都還比較熟悉。

    有的時候,彼此還會相互幫一個小忙。

    所以茵曼.特瑞科大致上都知道他們干過什么事。

    他自己也不例外。

    表面上暗紅之鋒是個正面的勢力。

    實際上暗紅之鋒的罪孽絲毫不比其他墮落勢力差多少。

    現在,那些人死了,茵曼.特瑞科與一眾同類都非常的緊張。

    他們擔心不久之后,厄運也會降臨。

    當然了,擔心厄運降臨的人可不少。

    這個會場內絕大多數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多多少少都干過偷雞摸狗的事情。

    只有少數一些人,不明就里,真的以為這里是一個共同探討緝拿閃電獵手的聚會。

    而這些人大多數都是思想單純,他們并沒有發現死者的共同特點。

    真的以為這個所謂的閃電獵手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屠夫。

    當然了,絕大多數還是人精。

    畢竟傻子是當不了壞人的。

    王亥在下面聽著茵曼.特瑞科的蠱惑言論。

    他是情報人員,所以他很清楚茵曼.特瑞科是什么人。

    當然也不會真的相信茵曼.特瑞科的話。

    不過倒是有不少人相信,他們這么多人聚集在這里,根本就不需要害怕那個閃電獵手。

    人是群居動物,人數越多就越是感覺安全。

    至少在茵曼.特瑞科的鼓舞下,似乎所有人都覺得區區一個閃電獵手也不是那么恐怖。

    只要那家伙敢在這里現身,那么他們一人一個魔法,直接就能將那個閃電獵手射成篩子。

    “那家伙說的話,沒一句可以相信,我們還是快點離開這里。”茱蒂絲說道。

    看的出來,茱蒂絲非常排斥茵曼.特瑞科。

    甚至王亥感覺,茱蒂絲不止是排斥茵曼.特瑞科,感覺茱蒂絲似乎是憎恨滿銀.特瑞科。

    “咦,那不是茱蒂絲嗎。”

    站在演講臺上的茵曼.特瑞科發現了人群中的茱蒂絲。

    “我們走。”茱蒂絲黑著臉轉身就要走。

    這時候,茵曼.特瑞科卻先一步的上前攔住了三人的去路。

    “茱蒂絲,我們很久沒見了,怎么剛一見面就要走?”茵曼.特瑞科輕輕的攬起茱蒂絲的秀發,放在面前輕嗅:“真是令人陶醉的味道。”

    “你給我放開!”阿克提大喝一聲,拍開茵曼.特瑞科的手掌。

    茱蒂絲可是他的女朋友,現任就在這里,茵曼.特瑞科這個前任居然旁若無人一樣調戲自己的女朋友。

    任何一個男人都無法容忍這種事情。

    茵曼.特瑞科輕佻的笑著,居高臨下的看了看阿克提。

    “這就是你的現任男友嗎?他看起來好弱,茱蒂絲,看來我們分手后,你的眼力越來越差了。”

    “你說什么?你這個混蛋!”阿克提勃然大怒。

    如果不是茱蒂絲攔著,恐怕在這里就要進行全武行。

    茱蒂絲死死的抱著阿克提:“阿克提,冷靜下來,這里都是他的人,我們走。”

    王亥也抓住阿克提的手臂:“要想報仇,什么時候都可以,不急于一時。”

    阿克提雖然還是怒火中燒,不過他還是保持著理智,最終還是憋著一口火離去。

    茵曼.特瑞科看著三人的背影,對身邊的手下低聲道:“去車庫,將他們攔住。”

    “是,會長。”

    ……

    “我們快點離開這里,特瑞科可不是好人。”茱蒂絲很清楚茵曼.特瑞科的為人。

    三人到了車庫,匆匆找到自己的車子。

    就在這時候,一輛車子停在他們旁邊的停車位上。

    三人不由得一頓,因為他們看到那輛車子里的人,戴著一個頭套。

    那個帶頭套的人也發現了隔壁停車位的車子里的三人。

    頭套男拿起一個名單看了看,不是名單上的目標。

    三人都有些呆滯,這家伙是什么人?

    通靈師嗎?怎么看起來更像是銀行劫匪。

    這個頭套男當然是陳曌。

    因為有前車之鑒,所以陳曌換掉了蒙面巾,改為頭套。

    這樣就不會因為在戰斗的時候把面巾扯下來了。

    陳曌并不在意三人的目光,旁若無人的下了車。

    就在這時候,從各個出入口沖出來二十多個人。

    “額……這是陷阱嗎?”陳曌自言自語的說道。

    不過,陳曌在看到包圍自己的人的時候,還是拿出了名單,重新看了一眼。

    “正好,有一個是目標。”陳曌看向了其中一個大胡子。

    陳曌開口問道:“你是獅子王古萊特?”

    古萊特看向陳曌:“你又是什么人?他們的同伙嗎?”

    “他們?”陳曌回頭看了看王亥、阿克提和茱蒂絲三人:“我不認識他們。”

    “我不管你認不認識他們,既然來了,那就別想離開了,是你自己束手就擒,還是讓我親自綁了你?”

    “綁我?為什么綁我?”

    “會長交代的事情。”

    陳曌又拿起名單看了看:“會長?你的會長是一個叫做茵曼.特瑞科的盜獵頭子是吧?正好,我要他也有事。”

    “你認識會長?”

    “不認識,不過我找他有事。”陳曌說道。

    “你以為自己是誰?想見誰就見誰?更何況你來歷不明,想見會長,自己先把自己綁起來。”

    “好啊,你們過來一個人幫我綁一下。”陳曌直接并著手腕伸出去,表現的相當有誠意。

    一時間,古萊特也有些納悶,難道這家伙真的找會長有什么要事?

    而阿克提、茱蒂絲和王亥三人則是一臉莫名其妙。

    他們不是意外古萊特的意圖,而是對陳曌感到莫名其妙。

    即便是他們絞盡腦汁,也想不通這家伙到底是來做什么的。

    自縛一證清白?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