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周王侯 > 第一二三九章 動之以情
    “愛卿的病可好些了么?朕之前命御醫前來為愛卿診治,卻被你身邊的人拒絕了。說是已有醫者治療,醫多則亂。朕認為這話也對,重要的是有能治病的醫者,而無需人多。人一多反而麻煩,各自醫治的手段不同,用藥開方也自不同,反而對病情無益。所以朕便也沒再堅持。”郭旭關切的看著楊俊道。

    楊俊忙拱手道:“多謝皇上關心,皇上的心意老臣也受到了,宮中御醫送來的藥物補品老臣也都收到了。但確實因為已經請了醫,便沒敢留下御醫們。臣這病其實便是急怒攻心之癥,也不算什么棘手的病癥,任何一個醫者都可以診治。用藥用方其實也大同小異。倘若是疑難之癥,不用皇上派御醫來,老臣怕也要請求皇上準許御醫來給老臣拿捏病癥了。臣的病也說不上好壞,這急怒攻心之癥,說白了便是心病,也沒那么容易便痊愈。所以臣便只能遵照醫囑,在府中靜養。回京這么多天也沒能去叩見皇上,老臣心中著實難安。還請皇上恕罪。”

    楊俊應對的滴水不漏,事實上前幾日郭旭確實派了御醫來給楊俊診治。但楊俊豈敢讓他們診治,那豈非暴露了自己病情沒什么大不了的事實,自己還怎么能以病重為借口躲在家里。所以當然是拒絕了御醫的診治。

    “愛卿你這么說,朕便更為自責了。這段時間,朕躬省自身,越發覺得慚愧。眼下局面若此,可說都是朕的責任。當初朕要聯女真北征之時,你可是竭力勸說過朕的。可是朕當時利令智昏,不聽你們的勸告,一意孤行。現在想來,朕慚愧自責不已。愛卿在那種情形下愿意挺身而出,領軍出征,其實便是對朕最大的忠誠。你一定心中知道此次北征有可能會失敗,但你沒有逃避責任,這便是我大周的楊樞密啊,從來都是迎難而上,絕不推諉。朕每想通此節,心中便欽佩不已,慨嘆不已。同時也慚愧無地啊。如今愛卿因此而病重,朕真的是心急如焚。朕早就想來看望愛4無奈朝廷這段時間事務太多,朕不得不忙于這些事情,只能讓貴妃來探望你。貴妃回宮后稟報說你病情嚴重,朕便再也坐不住了。這不,今日朝中要務處置的差不多了,朕便抽空來看你了。”

    郭旭坐在竹塌之旁,輕聲說這這些話,眉頭緊皺,神情懊悔,讓人感覺這一切都發自于內心之中,言語懇切之極。

    楊俊心中本來對郭旭這夜晚來訪甚是疑惑,他懷疑郭旭是來問罪的,所以心中充滿了戒備。但現在,楊俊忽然產生了一些另外的感覺,他覺得郭旭說的這些話似乎不像是虛假之言。這些話他能說出來,足見他是深思過整件事的。也許皇上是真的覺得自己決策失誤導致了現在的結果也未可知。自己之前心中的戒備是否太重了些。皇上也許根本就沒有興師問罪之意。

    “愛卿,朕知道你現在心中一定很惶恐不安,一定難以靜下心來養病。朕也不向你隱瞞,這段時間,朕接到了群臣彈劾你,希望朕問罪于你的奏折不下百份,其中也包括了呂相在內。但你盡管放寬心,這些奏折朕一份也不會批奏下去。朕會將這些奏折付之一炬。他們要彈劾你,那便等同于彈劾朕一般。朕當初請你領軍出征之時便說過,無論勝敗,責任都由朕來擔當。你是替朕去作戰,所有的后果朕都會攬著。朕是天子,一言九鼎,朕不會食言。所以,你放心的養病,早日康復,早日回歸朝堂之上才是朕現在唯一期盼的事情。我大周不能沒有你,你是朕的股肱之臣,朕還要依靠你。”

    楊俊呆呆的看著郭旭,忽然他爬起身來跪在竹塌上朝著郭旭連連磕頭,激動的嘴唇抖動著。郭旭的話真的打動了楊俊。皇上如此維護自己,自己豈能不感激涕零。

    “老臣……老臣不知說什么才好,老臣汗顏無地,老臣辜負了皇上的期待啊。局面如此,老臣真的痛心疾首啊。”楊俊哽咽叫道。

    “愛卿,莫要如此,莫要傷了身子,快躺下。愛卿……莫要說什么辜負不辜負的話,朕這么做也是為了江山社稷著想。我大周不能少了你這樣的賢臣良將。朕也了解了一些事情,戰事失利是有將領不聽你的號令冒進所致,那個韓剛攻涿州首戰便敗,壞了大軍的士氣。還有那個馬青山,攻析津府時辜負了你的信任,攻城決策有失誤,沒能考慮周全。靠你一人之力,確實勉為其難。說白了,還是我大周良將太少了,而愛卿獨木難支啊。這種情形下,朕怎么會指責你戰敗了這一戰。朕知道他們會圍攻你,但朕不會允許他們這么做。我那外祖父……呂相的心思朕也很清楚,他想利用這次機會彈劾你,朕心里如明鏡一般。但朕不會允許他這么做。朕不但不會允許他們彈劾你,朕還打算等你身子好了,朕便冊立貴妃為皇后,那時你便是朕的國丈了。朕反而要重用你……”

    “皇上……老臣慚愧啊。”楊俊匍匐在竹塌之聲身子顫抖著。

    到現在為止,他心中的疑慮已經幾乎完全消失殆盡。郭旭今天來探望自己,真的沒有半點的責怪之意,所說的這些話句句讓人安心感動。楊俊都不知道該如何才能表達自己內心的感激之情,唯有不斷的磕頭,不斷的自責。

    “愛卿,朕今晚來便是跟你說這些話的,你安心養病吧,時候也不早了,朕該走了。哎,朕……朕回去還得擬一份詔書。真是造化弄人啊,當初我父皇為了變法之事和青教作亂之事擬了罪己詔。朕當時認為父皇實在不該這么做。但現在,朕是理解了父皇當時的心境了。朕也要像父皇一樣頒布罪己詔,公告天下臣民了。”郭旭嘆息兩聲,站起身來便要走。

    楊俊叫道:“皇上,您要下罪己詔么?”

    郭旭轉頭停步,輕嘆道:“是啊,朕說了,這責任朕要承擔。如此大敗……朝廷上下,大周各地一片嘩然,都在要求有人站出來擔責。朕只能站出來了,否則如何平息他們的憤怒?今日廷議已然議定了和遼人談和的條款。哎,那條款一旦公布,更是會讓臣民憤怒,更是會天下震動。朕此刻都在擔心,即便是下罪己詔也未必能平息民憤啊。”

    楊俊默然無語,保持著跪在竹塌上的姿勢皺眉沉吟。

    郭旭嘆了口氣擺手道:“罷了,朕不該跟你說這些事,這豈非讓愛卿讓國事擔心,影響身體的康復?朕走了,愛卿好好養病便是。”

    郭旭輕嘆一聲,舉步往亭外走去,慢慢的步下臺階。

    “皇上,請留步。”楊俊忽然叫道。

    郭旭在黑暗中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轉過頭來時卻是一臉的嚴肅和無奈的表情。

    “愛卿還有何事?”

    “皇上,這罪己詔不能下啊。”楊俊叫道。

    “為何不能下罪己詔?”郭旭滿臉的詫異問道。

    “皇上……罪己詔一下,便將成為口實。皇上本就……根基未穩,此番登基剛一年,便要承擔這樣的責任,有心之人會大做文章。民心動.亂,則居心叵測之人便會趁機大肆鼓動。比如郭冰郭昆和林覺這一桿反賊,便會乘機大肆宣嚷。不明真相的人會紛紛投奔他們,他們會乘機坐大。老臣擔心,這么做的話,皇上會失了人心,事情反而會更加的棘手啊。此事的危害,甚至不亞于外敵侵入之危。還請皇上三思而后行啊。”楊俊急促而激動的說道。

    郭旭呆呆而立,皺眉想了想,攤手苦笑道:“愛卿說的很有道理,可是……朕能怎么辦呢?朕若不擔此責,如何平息朝野之怒?如何平復百姓之怨?朕也不想下罪己詔啊,可是朕別無選擇。難道朕要按照他們的要求懲罰愛卿不成?那不是讓愛卿背負不該有的責罰么?不成,朕不能那么做。罪在朕身,朕豈能推諉于人?”

    楊俊坐在那里皺眉沉思不語,他也不想將罪責攬在自己身上。否則的話,他自己也完了。可皇上若是下罪己詔,后果真的會很嚴重。郭旭的皇位本就是搶奪而來,天下人被強力手段壓制著不得談論此事。北征原本是可以讓郭旭正名的機會,現在鬧成這樣,害的大周社稷面臨崩塌的境地,再讓郭旭罪己,后果不堪設想。若是以前,自己也許可以不去管這些,但現在,自己和郭旭已然走到了一起。此刻不為郭旭著想,便是不為自己著想。郭旭只要能渡過這次難關,之后自己便要成為國丈,便可和呂中天分庭抗禮了。郭旭不再是外人,而是自己必須要保住的人,保住了他,便保住了自己。自己怎么能置之不理。

    郭旭看著楊俊半晌,忽然道:“愛卿,朕忽然有個想法。”

    “皇上請說。”

    “要不這么著,愛卿可否假意上奏請罪,這樣也可平息眾人之怒。但愛卿放心,朕不會重重處罰你的,你即便攬責,朕也會為你辯護。你為朕平息眾人之怒,朕不用下這罪己詔。朕只奪你爵位,罰你俸祿,加以申斥。另外朕會替你將責任歸于韓剛馬青山等幾名將領身上,朕就說他們臨戰不聽你的號令,導致了敗局。朕殺了他們幾個,也為你開脫了罪名。這樣,你的罪責便大大的減輕。朕也會去跟呂相去談,這種時候他若不顧大局,一心內斗,朕也不會答應。呂相睿智之極,他不會不懂朕的心思,朕倒下了,他也沒好日子過。這樣便可達成妥協。事情便會慢慢的平息。待日后事情完全平息下來,朕再找個機會給你平反,恢復你的聲譽。你若是能忍辱負重,替朕擔負此責的話,朕對愛卿將感恩在心,朕不會忘了愛卿在這關鍵時候的付出的。愛卿你看……如何?”郭旭沉聲說道。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