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花式撩妻 > 第八百六十章:舊友上門
?    馮峰跟著顧霆鈞進了辦公室,不等他開口便匯報道,“稅務局的人已經到了,宋清輝也去了公司,估計這次他們是躲不掉了!”

    “有人查遞送資料的事情嗎?”

    “宋清輝已經派人去查了,不過他什么都不會查到的?!瘪T峰肯定說道,“在宋明朗接手之后,曾經有一回因為送禮的事情和稅務局的人鬧的不愉快,那個人現在就是稅務局的副局長,就算沒有舉報資料,稅務局早晚會查到宋氏頭上的。不過這件事宋清輝并不知道,還以為是商場上有人故意陷害他們!”

    商場如戰場,宋明朗這回有淚都哭不出來了!

    一旦宋清輝知道這件事,肯定會大發雷霆,到時候宋明朗就算能保得住現在的位置,他在宋清輝心里的地位也會下降的。

    經過這一遭,宋氏必定會元氣大傷。

    顧霆鈞坐了下來,眉宇間有淡淡的印記,“宋家的事情速戰速決,今天務必有結果,明白嗎?”

    “明白!”

    “宋荷那邊,今天和他有接觸嗎?”

    “宋荷被禁足了,不能跨出家門一步。新聞和稅務的事情攪在一起,宋清輝肯定不會管宋荷的,總統,我們要不要來個將計就計?”

    凌厲的視線忽然變的深沉起來,“怎么說?”

    “昨晚宋荷能出現在會所,肯定是他提前安排好的。今天出了事情,肯定有人忙著查是誰拍了照片還發了微博,沒時間理會宋荷。我們不如找人去連線,或許能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信息?!?br />
    顧霆鈞沉默良久,開口道,“沒必要,宋荷什么都不知道?!?br />
    “總統,您為什么這么肯定?”關鍵時刻,馮峰再一次看不懂顧霆鈞了。

    “我了解他?!?br />
    一句話,便能解釋一切。

    “和他合作的人,即使他再信任,也不會把自己的目的說出來,哪怕這個人已經跟隨他十幾年了,更何況是宋荷,一個認識他不過短短幾天的人。宋荷到現在,或許連他真實的姓名都不知道?!?br />
    馮峰:...

    和這樣的人合作,十個宋荷都玩不過。

    “我不理解的是,宋荷一無背景二無權勢,甚至在宋家都沒有什么地位可言,他為什么會選中宋荷?”

    “呵...”

    顧霆鈞唇邊溢出了一絲輕笑,嘴角勾起了幾分沒有溫度的弧度,“這才是他高明的地方。一個無權無勢又沒有什么心機的人,就算是出了事情,出了忍氣吞聲,并沒有反戰的能力。他能選中宋荷,最大的原因是宋荷喜歡我!宋荷三番兩次沒有得到好處,已經讓她在宋家失去信任和地位,這時候要是有人向她承諾,只需要做一點微不足道的事情,就可以接近我,你覺得,宋荷會怎么選擇?”

    “當然是答應了!”

    這點道理,馮峰還是能想明白的。

    要是能達到目的當然最好,不但從此能過上榮華富貴的生活,還可以在宋家河南城狠狠出一口惡氣。要是不行,也還有宋家最后的退路。無非就是賭一把,反正宋荷現在在南城的名媛圈里名聲已經不怎么樣了,對她來說已經無所謂了。

    況且對象是顧霆鈞,她肯定會牢牢抓住機會的!

    他嘖嘖搖著頭,女人真是太恐怖了,看來太吸引女人也不是件好事!

    碧海苑。

    “張哥,查到了!”

    程天消失了一個小時之后,終于有了結果。

    “在宋清輝把公司交給宋明朗沒多久,因為經費的問題宋明朗曾經河稅務局的鬧的不愉快,那個人現在就是稅務局的副局長。今天宋氏之所以會遭殃,一方面是因為舉報資料,一方面是因為他之前得罪的那個人?!?br />
    張之亮聽完后,不屑的冷笑了一聲,“哼,枉宋清輝一生都奉獻在了那個公司,到頭來都抵不上兒子一次的沖動!那宋荷是怎么回事?”

    “估計是因為她之前處事不當,這次就被人當成了*?!背烫炀徚丝跉?,繼續說道,“有一回參加宴會的時候,顧霆鈞也曾出席。宋荷一是不備崴了腳,顧霆鈞剛好扶了一下,沒想到第二天就成了頭條。有意思的是,那場宴會的私密性很好,不允許記者入內,在臨走的時候 被拍了照片,顧霆鈞的怒火可想而知。不過,出頭的并不是他,而是他的未婚妻,楚琋月?!?br />
    “好一個楚琋月,沒想到顧霆鈞對她,還真是上心的很吶!”張之亮皮笑肉不笑,陰測測的模樣看的程天心神懼沉。

    “砰砰!”

    敲門聲突然響起來,程天看來張之亮一眼,警惕的朝門口走去,“誰?”

    門外響起一道溫柔的聲音傳了進來,“是我?!?br />
    張之亮站了起來,說道,“程天,開門吧?!?br />
    “是?!?br />
    房門打開,門外站著一位眉清目秀的女人,一身偏職業的衣服讓她看上去英姿煞爽,不由得讓人眼前一亮。

    “快進來!”

    張之亮笑著迎了上去,“麻煩你了,專程跑著一趟!”

    “你太客氣了!”

    來人臉上掛著笑,仿若清風拂面,看的人神清氣爽。

    “坐,”張之亮轉頭朝程天說道,“去倒杯咖啡過來,不要加糖?!?br />
    “好?!?br />
    來人嘴角的笑意更深,眼底有泛濫的驚喜和愛意,“沒想到,過了這么久,你還記得我喜歡喝什么?”

    “那當然了,忘了誰的都不能忘了你的!”

    張之亮大大方方地看著她,唯獨沒有接住她眼里的愛意,“這么久了,你的口味還是沒變!要是喜歡一件事,真的能喜歡一輩子呢!”

    “我不是早都告訴過你了嗎?我本就是一個專情的人吶!”來人裝作若無其事,心里卻滿是失望的苦澀。

    程天適時端上了咖啡,瓷杯碰觸玻璃,發出了一聲清脆,來人偏頭道謝,慢慢的端起咖啡杯輕輕抿了一小口,低頭笑道,“同樣都是不加糖的咖啡,怎么每次在你這里喝的,都比我在別的地方喝的苦一些?”

    張之亮佯裝納悶的開玩笑道,“大概是因為水加少了,下次給你多加一點,就沒有那么苦了!”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