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花式撩妻 > 第八百五十一章:神秘資產
?    “他要約您出去?”

    “嗯,他約我晚上見面?!?br />
    顧霆鈞把電話放在一邊,深沉的眸子晦澀如海。

    “要不要我跟您一起去?”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意外,馮峰已經很不放心顧霆鈞一個人去做一些有危險隱患的事情。

    他一顆小心臟,著實驚不起這樣嚇!

    “不用,我自己去?!?br />
    顧霆鈞拒絕了,“在南城我是不會有事的,不會有人蠢到在這里對我下手?!?br />
    “可是...”馮峰表示還想跟,被顧霆鈞一個眼神震住了嘴。

    “叮!”

    短信提示音突然響起,顧霆鈞掃了一眼,把屏幕對準了馮峰,“去查一下這個地方,我們晚上會在這里見面?!?br />
    能在顧霆鈞的安全事業上做貢獻,馮峰還是很愿意的,“是,我這就去查!”

    待他離開,顧霆鈞晦澀的眸心悠然轉黑,他看著屏幕上的地址,微縮的眸心有洶涌的光。

    碧海苑內。

    男人把電話扔在了一邊,轉身過去拉開了窗簾,外面已是艷陽高照了。

    程天拿著一套嶄新的西裝走了進來,放在沙發上說道,“張哥,衣服準備好了,一小時后還有一場會議,結束的時間大概到中午了?!?br />
    “嗯,”張之亮點了點頭,“我約了他今晚見面,你去通知宋荷,讓她穿的素雅一點,不要噴香水,收起她那一套花枝招展的模樣,學學大家閨秀是什么樣的!”

    “張哥,他要是知道您約了宋荷,會不會不高興???”程天知道宋荷之前做的事,要是貿然帶宋荷過去,恐怕那人不會賣面子的。

    “這一點你不用擔心,我既然能帶過去,自然有本事能讓留下來!”張之亮胸有成竹,“而且,像宋荷這樣的人,他根本不會放在眼里,哪里會不高興?”

    關于南城的事情,馮峰辦事效率很快,不過十分鐘,他就返回來了。

    “總統,查好了,那間會所是新開的,實行會員制,沒有一定的資產是進不去的,里面的管理很嚴格,開業到現在去了不少有錢有勢的人,但沒有出現任何問題。會所實行的是股份制,老板有三個人,都有一定的背景?!?br />
    顧霆鈞抓住了三個字,“會員制?”

    “嗯,會員是充值的,起步十萬,加上年費一次消費最低也得五位數,進去的都不是一般人?!?br />
    就比如,他這樣的一般人,是進不去的!

    一個會員充值就把他卡出來了,這殘酷的金錢社會!

    太殘忍了!簡直不給普通人留一點活路!

    “嗯,知道了?!?br />
    馮峰看了看顧霆均的神色,想了想還是說道,“總統,我查了張之亮近五年來的資產狀況,發現他的流水金額都快趕上楚二哥的公司了,但在去年突然間就少了很多,現在的資產狀況完全符合一個中產階級的水平。而且,那間會所里并沒有查到他的會員記錄,”

    他頓了頓,又繼續說道,“我懷疑,那間會所,和他有關系!總統,要不要繼續查?”

    氣氛忽然間陷入了靜默,顧霆鈞垂眸看著文件上黑色的宋體,深沉的眉宇間看不出情緒。

    早在張之亮離開部隊的時候,他就隱約能感覺出來,那人不會是泛泛之輩。上一次見面的時候,得知那一大片球場都是他名下的,他也沒有多驚訝,畢竟,他的確有出人頭地的本事。

    在部隊里培養出來的信任,經歷了距離經歷了雨雪風霜,不過似乎,卻沒有經歷一項簡單的考驗。

    連他自己都拿不準,結果是不是和自己想的一樣?如若不一樣,這份情誼真的就斷送了!

    沉默許久,他終于開了口,“繼續查?!?br />
    自己看見的結果,才是最重要的!

    馮峰等的就是這句話,“是,我去忙了!”

    白家。

    自從封世鈞從這里走了之后,白和已經好幾天沒出門了。每天都是一副怏怏的慵懶,藥也是想起來才吃一次,最遠的距離就是從房間走到院子里,曬會兒太陽就又進房間了。

    殷和看的干著急沒辦法,他的話白和一個字也不肯聽,說多了就會炸毛,分分鐘有毀滅世界趨勢。

    他焦心不已,卻又無可奈何。

    一連幾天白和吃的東西屈指可數,今天突然間說要吃南城老城區一家名聲久遠的米糕,他忙不迭的以最快速度沖了過去,斥巨資從隊伍后面一躍到了最前面,買到了又飛速趕回來,生怕慢了一秒自家心思難測的少爺就不吃了!

    他捧著米糕,氣喘吁吁的跑了進來,“少爺,您要的米糕,這是剛做出來的,您嘗嘗!”

    他本來是想直接把師傅帶回來的,但師傅說做米糕的程序特別復雜,還需要他們店里特有的工具。殷和看了一眼占據了大半間屋子的石頭工具,琢磨半天覺得拆下來也挺麻煩,重點是很耽誤時間,還是作罷了!

    “哦?!?br />
    白和懶懶的瞥了一眼,發現米糕就是自己很久之前吃的那一種,這才有興趣拆了包裝。

    哪知一口下去,還沒咽就被他吐了出來。他不悅的瞪著殷和,“怎么和我要的不一樣?你是不是偷懶了?”

    殷和頓時自己比竇娥還冤,“我怎么敢偷懶,這就是您要的那一家啊,地址和招牌都沒有變的!”

    “那怎么味道不一樣?”白和顯然是沒事找事。

    殷和不敢辯解,只能苦著臉說道,“您說的那家店的確是百年老店,但是手藝是代代相傳的,現在制作米糕的師傅是第三代傳人了,可能味道就和您之前吃的不一樣了?!?br />
    現在的白和完全就是個*,一言不合就炸了,他只能順著來,不然一言不合他就被打包送走了!

    “哦,原來是換人了!”

    白和的表情忽然安靜下來,眼底有淡淡的惆悵。

    他看了一眼桌上的白色的米糕,直覺的礙眼無比,“拿去扔了吧!”

    殷和不敢耽擱,包好米糕就往外走,“等等,”

    聽到召喚,他忙轉了身,“還有事嗎少爺?”

    “你,幫我把小月月找來,就說我有事找她!”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