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花式撩妻 > 第七百三十五章:美人上門
    楚琋月乖巧的趴在顧霆鈞的胸口,耳朵貼著的地方正好是他的胸口。來自皮膚下的心臟沉穩而有力的跳著,一下一下的和著她的心跳。

    心中那些奇怪的情緒,似乎都隨著這樣的心跳而煙消云散了。她忽然覺得是自己想太多了,明明顧霆鈞就在身邊,她還有什么理由心慌?

    這個人在身邊十幾年,就算有莫大的心慌不安,時間也能撫平一切了。

    “三哥,”她抱著顧霆鈞窄勁的腰身,軟糯的嗓音柔柔的,像羽毛刷在心上一般癢癢的,“你最近是不是很忙???我記得之前的總統,就是因為太忙冷落了妻子和杜驍,后來杜驍才變的那么偏執狠戾。要是他當時多注意一點杜驍,或許就不會有后來的事情了。你說,權勢到底是個什么都東西呢?為什么那么多人趨之若鶩,非要爭個你死我活不可?”

    顧霆鈞一手輕拍著她的肩膀,一手拉著她柔軟的小手,淡淡的語氣聽不出喜怒,“權勢這個東西,很像一把利劍,就看是用來披荊斬棘,還是用來奮戰血海了?!?br />
    “那么,對你來說是什么?”

    空氣忽然陷入了靜默,耳朵里都是沉穩的呼吸聲,一點點昭示著生命的活力。

    良久,低沉磁性的嗓音才重新流淌在空氣里,“對我來說,是利劍。我能握著這把利劍,去保護我想保護的人,也能刺傷,心懷不軌之人?!?br />
    什么都有,唯獨沒有狼子野心。

    楚琋月扭了下身子,撐起胳膊看著顧霆鈞的眼睛,“三哥,要是你聽從爺爺的話,也就不會邁出這一步。那這么多年來,你會不會覺得很委屈?”

    明明有實力可以去爭取自己想要的一切,卻因為家人的話不得不把所有心思都掩藏起來,過著處驚不變的生活,把過往都拋在身后。

    這對顧霆鈞而言,的確很不公平。

    “琋月,”顧霆鈞的大手撫上了她的臉頰,眼底的情緒似水般流淌,“不管爺爺對我有什么要求,我都會遵從他的意見。是他帶我出了魔窟,沒有他,就不會有現在的我。爺爺帶我出來的那一刻,我便知道他不會害我。就算是隱忍著生活,也是我的韜光養晦。不過幸好,在那樣的生活里,還有你陪我?!?br />
    顧霆鈞很少說什么甜言蜜語,但是一番誠摯而普通話,卻說的楚琋月忍不住淚了目。

    她小時候那樣調皮,在顧霆鈞眼里都勝似一切。要是之前她能多注意他一點,那樣他是不是就可以更高興一點?

    “三哥,”她凝視著顧霆鈞黑沉的眸子,嬌俏的臉上閃過一絲懊悔,“要是能回到從前就好了,我可以試著乖巧一點,就不讓你那么頭疼了?!?br />
    她是真的希望時間可以回到以前,她能讓楚老爺子早一點從鄉下回到南城,也能對顧霆鈞更好一點,能讓家里人不那么操心。甚至她可以不出國,就老實的呆在南城,陪在喜歡的人身邊。

    一輩子真的太短了,短到她還沒來得及的好好愛護家人,時間都過去了一大半。

    “琋月,不要皺眉頭?!?br />
    顧霆鈞揉著她的眉心,不想看到她臉上出現不悅的表情。

    小家伙這樣可愛,當然要一直笑著才行。

    楚琋月拿開了他的手握在手里,表情認真的說道,“我是說真的,要是能回到從前,我真的會變的很乖巧的!”

    “不用,你現在就很好?!?br />
    顧霆鈞才不想回到從前,要是楚琋月真的是個乖巧淑女的大家閨秀,他不一定能對她一見鐘情。

    讓他真正一眼喜歡上的,是她骨子里那種不怕天地的倔強和靈動。

    好看的外表很多,有趣的靈魂可不多見。

    他很慶幸,自己找到了一個擁有好看外面的有趣靈魂。

    雖說他的話聽起來沒有問題,但是楚琋月總感覺哪里不太對勁,“等等,你的意思是,要是我有所改變,你就不會喜歡我了?”

    她等著顧霆鈞的回答,軟糯的聲音一下子犀利起來。

    小家伙語氣里的威脅顧霆鈞哪里聽不到,他的薄唇彎出了弧度,俊朗的眉眼里都是對她的寵溺,“不管你變成什么樣子,我都喜歡。所以你就好好做你自己,不需要任何改變?!?br />
    曾幾何時,他還希望楚琋月可以變的體貼一點,但是真的看到她有了變化,他卻后悔了。

    她那么獨特,為什么要因為外在的目光,就改變最真實的自己?那樣的委屈真的不適合她。

    一早醒來,同床共枕的人再次沒了蹤影。

    下了樓,竟然看到顧霆鈞在餐廳吃飯,難得沒有一醒來就開始工作。

    “你怎么起來也不叫我?”

    楚琋月坐在椅子上,劉姨立馬把粥盛好了放在她面前。

    桌上的幾個精致的小菜,都是顧霆鈞喜歡吃的,做起來卻有些費功夫。這些菜是劉姨專門為顧霆鈞做的,好在能放很久,也就只有在顧霆鈞吃飯的時候才會拿出來。

    楚琋月夾了點菜放進碗里,嘗了一口發現還是記憶里的爽脆可口,看的出劉姨沒少下功夫。

    顧霆鈞迅速又麻利的吃著早餐,順嘴說道,“看你睡得沉,就沒有叫你?!?br />
    他們兩個人的作息時間有些不大一樣,只要不忙顧霆鈞晚上睡的都比較早。而楚琋月熬夜習慣了,沒到一定時間怎么也睡不著。一個作息時間基本固定早上也不會賴床,一個最喜歡的就是賴床,所以顧霆鈞早上起來的時候從不會叫楚琋月,想留著她多睡一會兒。

    楚琋月哦了一聲,又問道,“那今天你去部隊嗎?”

    顧霆鈞已經吃完了早餐,放下碗筷說道,“一會兒去,怎么了?”

    “許教授早上給我發了郵件,說讓我準備開始寫畢業論文了,我想去部隊問問律師,請教一下我之前參加過的審理要怎么入手才能不被許教授刷下來?!?br />
    要是一般的教授,楚琋月敢拍胸脯保證自己一定可以過,但是許教授的話,她的把握便打了折扣。實在是許教授太嚴格,甚至連錯別字都有規定的范圍,超過了便視同作廢,一切重新再來。

    “你給馮峰打個電話,看律師今天需不需要出去?!?br />
    “好,我吃完飯就打?!?br />
    在楚天祺回來期間,顧霆鈞的牧馬人徹底被霸占了,留給他的自然是新的座駕。

    顧霆鈞對自己的新座駕有些頭疼,已經有媒體拍到他繼任之后沒幾天便換了新車,對這件事抱有極大的揣測。雖說事情已經被公關解決了,但是留下的印象就不怎么好了。

    他在昨天晚上找過楚天祺拿鑰匙,但楚天祺卻覺得媒體們閑的無聊故意找事,竟然連自己的哥哥送的禮物都要有用色眼鏡看待,實在是無聊至極。

    他一向不理會無端的揣測,也同樣告訴顧霆鈞放心開,有任何問題他負責擺平。

    明白這是楚天祺的一份心,顧霆鈞也就沒有再拒絕,開車時也就無視了周圍人打量猜疑的目光,安心的做著自己的事情。

    坐在車里,楚琋月突然想起來一個問題,“三哥,你現在是總統,要是被人知道我利用你的關系在部隊里占用律師資源,會不會出現對你不利的消息???”

    這樣的顧慮,顧霆鈞用楚天祺的方式解決了,“無妨,這些事不用放在心上?!?br />
    這點小事要是能被媒體拿出來小題大做,只能說明政府的公關團隊實力太弱。

    轉眼間,部隊的大門已經出現在視野里。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