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花式撩妻 > 第六百四十三章:再度回歸
    牧馬人在固定的時間里再次出現在了部隊停車場里,顧霆鈞長腿一跨從車上走了下來,抬眼就看到了對面黑了一截的人。

    “將軍!”

    馮峰站在他的對面,隔著距離都能看見他眼里的不平靜。

    “回來了?!?br />
    顧霆鈞走了過去,伸過胳膊摟住了馮峰的脖子,給了他一個兄弟之間的擁抱,“辛苦了?!?br />
    “不辛苦!”

    馮峰勉強忍住了眼里的酸澀,“將軍,謝謝您,這一趟我沒白跑!”

    他整個人瘦了一大圈不說,胡子拉碴的樣子比走之前滄桑了不少,一雙眼眸倒還是和之前一樣凌厲,處處透著鋒芒。

    顧霆鈞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俊朗的眉峰微微皺了起來,“回來多久了?”

    一旁的垃圾桶上面一層煙蒂,有幾個還冒著細微的煙。顧霆鈞一看就知道馮峰這個執拗家伙肯定一回來就在這等他,連洗漱都舍不得去,生怕錯過了他。

    “沒多久,就幾個小時而已?!?br />
    馮峰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滄桑的面容上多了幾分靦腆。

    “整理儀容儀表,十五分鐘過來見我?!?br />
    顧霆鈞從容的下了命令,抬腿便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馮峰的眼里終于有了亮光,他看著漸漸走開的頎長身型,抬手敬禮說道,“是,將軍!”

    南城的太陽還高高掛在天空上,千里之外的東南亞卻潑著瓢潑大雨,雨幕在空中撒下了一道天然的屏障,模糊的視線看不清身邊是什么。

    雨林中的大樹勉強將雨滴趨緩了一點,還算能勉強不影響行動。即使在這樣的天氣下,也還是有幾個人穿著雨衣背著真槍實彈圍著院子巡邏著,警惕的看著周五的一舉一動,時刻提防著有意外發生。

    “廢物!”

    中間的房子里又傳出了一聲怒吼,外面的人早已見怪不怪,依舊忙著自己的事情,對剛才的怒吼熟視無睹。

    “讓你們找個人出來,這么長時間了還沒辦好!我養你們有什么用!”

    詹姆斯帶著怒意的眼睛掃過房間里一個個心思不一的人,接著說道,“另一批人都安排好了嗎?”

    房間里的人互相看了看,其中一個硬著頭皮說道,“一部分已經就位了,剩下的就在這幾天會安排好的!”

    “蠢貨!”

    詹姆斯氣的直接踹到了自己的椅子,“這么長時間這點事情都安排不好,還要我等到什么時候?!現在的局勢瞬息萬變,哪有那么多時間讓你們安排!”

    自己最得力的手下被抓了,詹姆斯越看剩下的人越覺得火大!

    他當初是因為龍能力出眾這才讓他去的,沒想到結果賠了夫人又折兵,好好的買賣就這樣唄葬送了!

    留下的這些人一個比一個沒用,加起來都比不過龍!

    底下的人有不服氣的,便大著膽子說道,“老板,南城的戒嚴比我們調查的要森嚴的多。我們是帶著一批黑戶過去,是不能被海關抓住的,連槍也不能隨便用,調集人手過去還要不被察覺,做起來沒那么簡單!”

    “我不想聽借口!”

    詹姆斯打斷了他,黑著臉在房子里走來走去,混合著外面不輕不重的語氣,氣氛更顯焦躁不安。

    他一個個掃過神色不一的面孔,目光里的陰郁越來越重,“我要他的命!我要用他的命,來贖回龍的命!”

    龍在他跟前十幾年了,他是真的舍不得!

    “老板...”

    底下的人面面相覷,互相茫然的看著,都對詹姆斯的決定沒有發表任何言論。

    詹姆斯一人獨大習慣了,他也不會在意屬下怎么想。

    在他的認知里,只要給錢就可以,根本不用在意其他人怎么想,他只要結果!

    聽到有人提出質疑,詹姆斯挨個掃了一邊,凌厲的眼神里藏著殺氣,“怎么,還沒聽明白?”

    屬下哪里還有人敢反對,卻沒有一個人吭聲認同。

    “很好!”

    詹姆斯不管不顧的說道,“把召集到的人分成兩批,一批去救孔,一批去找她,懂了嗎?”

    屬下只管點頭,還是沒有人吭一個字。

    “下去安排,三天之后,我要知道結果!”

    他坐在椅子上下了命令,沒再看其他人的臉色,揮手讓他們都出去了!

    空下來的房間里只剩下了他一個人,他抬頭盯著墻上那張如花的笑顏,眼神漸漸變的陰狠起來,“不怪我,是你自找的!”

    明亮的光線不遺余力的穿透玻璃沖了進來,在床邊的桌面上撲了一層泛光的陽光,刺眼的光線被折射起來照向天花板,剛剛好的光線溫暖著室內。

    “將軍?!?br />
    馮峰收拾完畢,換上了整齊的軍裝進來了。

    “嗯?!?br />
    顧霆鈞停下了手里的事情,放在一邊抬頭看著他,問道,“這一趟,玩的還愉快么?”

    “還好?!瘪T峰謙虛的說道,“好久沒出去,有點陌生!”

    顧霆鈞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對于他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表現想當鄙視。

    “確定了嗎?”

    正事一出來,馮峰立馬換了表情,正色道,“可以確定,之前去東南亞的人就是杜驍。他在墨西哥找了個替身代替他在酒店,在必要的時間段出來迷惑我們。這個人我已經找大了,因為身份問題還沒有帶回來。他和杜驍真的很相似,要不是知道杜驍在哪,我真以為他就是杜驍!”

    “嗯,把人看住,不能讓他跑了?!?br />
    顧霆鈞接著說道,“交代你的另一件事,結果確定了嗎?”

    “確定了?!?br />
    馮峰突然沉默起來,眼底也多了沉重,“將軍,這個結果我想到了,但一直不敢確定是真的!為什么她會這么糊涂,那樣的人都去相信!”

    “馮峰,”顧霆鈞突然打斷了他,“現在不是懊悔的時候,你該想想下一步怎么辦?!?br />
    “將軍,我明白!”

    馮峰勉強忍住了悲痛,強打起精神說道,“您之前的計劃我覺得很好,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自己實施,可以親手送他進去,也算是報了仇!”

    “丁零零...”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