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花式撩妻 > 第四百八十四章:婚禮計劃
    “不是說了,以后我負責你上學嗎?”

    男人平淡的聲音在天地之中去了點凌厲,不仔細聽出來都能聽出里面包含的柔情。

    楚琋月莞爾一笑,“知道,所以我們回去吧!”

    “嗯?!?br />
    顧霆鈞沒有追究,自動屏蔽了周圍各色的眼神,拉著她的手上了車,腳下的油門踩的很利索,眾人回過神來時牧馬人已經沒了影子。

    遠離了學校,楚琋月才算徹底擺脫了那股不適感。

    車窗邊熟悉的景色不住的倒退著,楚琋月坐在椅子上盯著窗外,鼻尖都是顧霆鈞身上清冽安心的味道,心情莫名的放松了下來。

    她的腦海里那雙復雜的眼睛揮之不去,她甩了甩腦袋,還是覺得哪里不對勁。

    “怎么了?”

    顧霆鈞的聲音瞬間安撫了她不安的心情,她搖搖頭說道,“沒什么,就是覺得今天的天氣太重了,沉甸甸的?!?br />
    不大的車廂里突然陷入了沉默,沉靜卻不尷尬,久處不厭的踏實。

    似乎自己每一次心慌的時候,只要待在顧霆鈞身邊,她的心就能奇跡般地安定下來。

    在遇到危急的時候,似乎也只要想到他,她就不會感到害怕。能自己逃脫的就努力,實在不能搞定就安靜的等著他來。

    很堅定的事實就是,她不管在哪里,總能等到顧霆鈞!

    男人一手搭在方向盤上,銳利的眼睛隨意的看著路面,眼角眉梢都透著平靜。

    楚琋月還記掛著跟蹤她的人,她掏出電話給白和發了條心里,不過一秒就有了回信。白和的回信意思很明朗,也是他一貫的作風:哎呦,不要那么心急嘛!

    楚琋月甚至都能想到白和說這句話時的嘴臉,她滿臉黑線的把電話又塞回了口袋里,暗自決定除非白和忍不住說出來,否則她絕對不會先開口問!

    白家滿地的落葉已經被清理干凈了,地上奇跡般地出現了綠色的草坪,軟軟的青翠在灰暗的冬天里格外喜人,看上去就會讓人心情很好。

    殷和提著鏟子癱坐在地上,自從來了南城之后,他就對自己前途產生了深深的擔憂!

    現在的他整日不是閑逛就是研究跟自己職責大相徑庭的事情,現在甚至還當起了園藝!

    滿眼的翠綠是很有成就感,可是這不是他要的生活好嗎?至少現在不是!

    “你種的?”

    白和驚奇的聲音突然冒了出來,殷和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還沒看清白和是從哪進來的,他人就已經到了院子里,大門甚至都沒有打開的動靜。

    而更神奇的是,還有個半死不活的人躺在他腳邊,半長的頭發遮住了臉,看不清長什么樣子。

    “少爺,我們改行販賣人口了嗎?”殷和丟了鏟子踢了一腳躺在地上的人,那人順著他的力道動了幾下,又繼續一動不動。

    他驚訝的瞪大了眼睛,“少爺,您把一個死人扛回來干什么?”

    “你才死人呢!”白和沒好氣的踹了他一腳,“大白天的他不這樣,我怎么帶他回來?”

    “這倒也是!”殷和饒有興趣的圍著地上的人踱了一圈,“少爺,您帶他回來做什么?”

    白和冷冷的看著地上的人,說道,“這個人是和楚琋月一起上學的,不知道為什么突然開始跟蹤她。這小子嘴很嚴實,一路上我還真沒問出什么來?!?br />
    白和想起自己一路上對牛彈琴的蠢樣子,沒忍住也踢了一腳,“他交給你了,動作快點知道嗎?”

    “沒問題!”刑訊逼供殷和自認為還是很擅長的,他興奮的把地上的人往地下室拖去,至少不用當園藝,換換其他的口味也不錯!

    墨綠色的牧馬人一路駛進了市中心,霸氣的車身在一眾轎車和常見的越野中間很是奪目,透明的擋風玻璃遮不住司機俊朗的皮相,加上顧霆鈞早就被曝光了的車牌號,這一路上走走停停不知被拍了多少回,而當事人還是一副毫不自知的表情,繼續不耐煩的盯著前面走走停停的車。

    楚琋月升起了玻璃,又拉下了遮陽板,勉強遮住了自己一般的小臉。她轉過頭看到顧霆鈞正繃著臉,平靜的眸子散發著凌厲的氣息。

    市中心的路本來就不順暢,現在的時間點還是上下班的高峰期,紅綠燈似乎永遠都是紅燈,而綠燈稍微不注意就沒了。

    “三哥,我們來這里干什么?”

    楚琋月眼見著他都快繃不住了,想找點話題分散一下注意力。

    顧霆鈞很少出現在這里,一個是沒什么必要,二來就是市中心的路況實在令人堪憂!比如現在,獎金半個小時挪動了一公里都不到,他眼睜睜的看著被他遠遠扔在身后拄著拐杖的老人都超越了他,甚至有把他扔在后面的趨勢。

    他沒有回答楚琋月的問題,反而扔給了她另一個問題,“你喜歡什么樣的婚禮?”

    婚禮?

    楚琋月一度懷疑自己聽錯了,前言不搭后語也就算了,關鍵是場合和氣氛都很不對,她現在任何喜歡的心思都沒有!

    “三哥,你是說婚禮嗎?”

    她不想在這個時候談論這個話題,可是身邊的溫度明顯低了下來,她沒出息的違背著自己的意愿。

    顧霆鈞偏過頭一眨不眨的看著她,“嗯,婚禮?!?br />
    還真的是婚禮???

    楚琋月還真的沒想過這個問題,在很久以前她也幻想過自己的婚禮會是什么樣子,可是隨著年齡和見識的增長,她已經很久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了,更別說婚禮的男主角還是顧霆鈞,這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假設!

    顧霆鈞一邊開著車,又不依不饒的問道,“你有什么想法嗎?”

    楚琋月嚴肅的看著他,老實的說道,“沒有?!?br />
    “啊呀!”

    一個說不清楚是不是故意的急剎車直接把楚琋月貼在了擋風玻璃上,她迅速擺正了歪斜的身體,呲牙咧嘴的揉著被撞痛的位置。

    而男人的嘴角還掛著小計謀得逞后幼稚的弧度,楚琋月黑著臉控訴道,“顧霆鈞,你故意的是不是?!”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