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花式撩妻 > 第四百六十一:合作愉快
    繁忙的碼頭在輪船駛離之后,終于又恢復了平日里安靜。波瀾四起的海面吞噬了輪船駛過的痕跡,一切都變的平靜起來。

    一排排整齊的集裝箱擺在岸邊的場地里,呼嘯的海風吹的集裝箱的鐵皮霹靂吧啦的響著,嘈雜的聲音混在一起,竟然有蓋過風聲的趨勢。

    “老板,都已經安排好了?!?br />
    手下匆匆的跑了進來,觸及到鄭光眼里的神色之時瞬間站住了,他戰戰兢兢的走到跟前,說道,“老板,楚天琪已經在來的路上了,車上只有司機和他。那個司機不是楚氏集團里的人,以前也沒有見過他?!?br />
    鄭光掐滅了手里的煙,冒著精光的眼睛惡狠狠的,“我就知道他不可能一個人來!這么多年都竟然都沒發現楚天琪也在插手毒品這條路子,藏的可真夠深的!”

    他碾著地上冒著火星的煙蒂,似乎是在自言自語,“楚家好像還有個老軍人,楚天琪這樣做,肯定不敢讓他知道,如果真的出現了差池,就不要怪我心狠了!”

    手下隱隱約約能感覺到這一次的情況好像和以往的不一樣,而他的老板也比以前浮躁了很多。他卻說不上來是為什么,只能做好自己的手里的工作,爭取不被鄭光挑出刺來。

    而鄭光此時的眼神陰森到嚇人,他也從沒見過鄭光這幅模樣,好像面前需要面對的是比洪水猛獸還可怕狠毒的東西,稍有不慎便會傾家蕩產萬劫不復。

    距離碼頭越來越近,窩在后座上的楚天琪倒是越來越平靜,他甚至要求司機打開了音樂,悠揚的鋼琴曲回蕩在不大的車廂里,與要去執行的任務非常的不搭調。

    “二哥,準備好了嗎?”

    楚琋月的聲音突然傳了出來,瞬間便打破了詭異的氛圍。

    楚天琪皺了皺眉頭,壓下了被人打攪的不快,“別小看你二哥,這點事不在話下!”

    “那就好?!背N月匆匆扔下一句便沒了聲音。

    “她就為了說這一句話?”楚天琪指著聲音傳出來的地方愣住了,而前面的司機也是摸不著頭腦,身后談論的人可是自家將軍熱氣騰騰的媳婦,他說的每一個字都是用命在傳遞的,為了保命還是什么都不說比較好。

    “楚總,到了?!?br />
    有了上次的見面,楚天琪直接把車開進了碼頭里,一路暢通無阻,和上次的待遇有著天壤之別。

    楚天琪轉頭研究著進來的路線,車上隱秘的攝像頭也在記錄著里面的環境。車子按著鄭光給的路線繞了一大圈,七拐八拐的總算找到了目的地!

    楚天琪盯著眼前熟悉的地方氣的想打人,這個地方他最少經過了三次不止,鄭光是在逗著他玩的嗎?

    他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把該藏的東西都收了起來,搭在把手上的手起了青筋,到底玩誰還不知道呢!

    “走,提著東西我們下車!”

    碼頭之外的另一邊,楚琋月聽著耳朵里傳來的動靜,全神貫注的盯著電腦屏幕上的畫面,不時被遮擋的影像看起來很是費力。

    而車上還坐了兩個人,是顧霆鈞帶來的,任務和自己的沒什么差別,只是兩人都冷著臉不說話,車廂里除了傳出來不怎么清晰的交談聲之外,什么都沒有。

    緊閉的車門突然被打開,一身黑色毛呢大衣的顧霆鈞出現了,楚琋月偏頭看過去,還是覺得顧霆鈞比楚天琪好看多了。

    “三哥,你怎么才回來?”他這幾天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楚琋月一天也和他呆不了多久,此時看見他還真的有點高興。

    顧霆鈞伸手非常自然的把她耳邊的碎發攏在了耳后,目光溫柔,“現在怎么樣了?”

    楚琋月下意識的就朝那兩個不說話的人看了過去,發現別人只是帶著耳機盯著屏幕,連眼角都沒有轉過來的意思,她這才把屏幕轉向了顧霆鈞,壓低了聲音說到,“二哥剛進去,估計還需要些時間才能說到正事上,我們再等一等吧!”

    “嗯?!鳖欥x看著屏幕的眼神又變的凝重起來,畫面上依稀能看見鄭光的臉,和他身后站著的三個人,簡陋的集裝箱里面除了一張破舊的桌子之外,什么都沒有。

    集裝箱里四面透風,楚天琪為了方便,穿的本就不多,此時多站了幾分鐘就感覺冷意從四面八方侵襲著他,他小幅度的剁著腳,直奔主題道,“鄭總,東西我已經帶來了,您驗驗貨,看看成色還看得上眼嗎?”

    鄭光的笑容里有一絲奸詐,他假意推脫道,“楚總,我們才剛見面,不急于這一時。而且既然我們都能合作,對對方的人品當然是信得過的!”

    對于一個即將被抓的人,楚天琪也沒有耐心去和他東拉西扯,他把手揣進了口袋里,略帶歉意的說道,“鄭總,既然您這么說,那我就說句話您別介意!”

    “當然不會介意,”鄭光表現的很大度,“楚總請說吧,我不會介意的?!?br />
    楚天琪抱著衣服,瞅了一圈集裝箱里簡陋的環境,苦著臉說道,“主要是這里太冷了,我們還是早點結束吧?!?br />
    鄭光顯然沒想到會是這個理由,他被噎了一下,隨即才反應了過來,表情也有了幾分不自然,“這里就是冷了一點,我們皮糙肉厚的習慣了,難為楚總了?!?br />
    他沖手下揮了下手,手下自覺的結果司機手里的箱子,轉身就放在桌上打開了。

    碼的整整齊齊的塑料包裝袋安靜的躺在箱子里,白色的粉末看起來和面粉沒什么差別,實質卻是天壤之別。

    一個害人,一個養人,在本質上兩個都是能相提并論的!

    楚天琪用余光掃了一眼,很快便將眼底的痛恨和不忍掩了下去。在看到鄭光眼里的興奮和欲望時,心底除了深深的厭惡和排斥之外,再無其他。

    手下用手指沾了點粉末放進了嘴里,咂摸了幾下點了點頭,他扣上了盒子對鄭光說道,“老板,是好東西?!?br />
    “嗯?!编嵐鉂M意的揮了手讓手下退了下去,這才對楚天琪伸出了手,“楚總,祝我們以后合作愉快!”

    “我也,”楚天琪也伸出了手,“是這樣想的!”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