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花式撩妻 > 第二百五十六章:再見故土
    草地的高度只及腳踝,深秋時節草尖都已經范了黃,遠遠望去像是鋪了條黃色的地毯,毛茸茸的給人暖意。

    楚琋月并不知道南城還有這么一大片草原,還是在半山腰上,距離楚家還不是很遠。她忽然想起以前在決定住哪里的時候,楚云峰和楚老爺子持有不同意見,最后還是沒能拗過楚老爺子選擇了現在的楚家。

    現在看來,楚老爺子明顯不是貿然買下來的地皮,更像是從很久之前就已經決定了,或許是從他打算去鄉下的時候都安排好了。

    楚老爺子看著草原默默發呆,一雙眼睛竟有了點老淚縱橫的意味。

    眼前的草原完全看不出昔日的戰火痕跡,所有不好的事情都被深深埋在了底下,或許只有真正經歷過的人,才會對往日的一切念念不忘,站在故土上的時候仿佛回到了昔日并肩作戰的奮勇時刻。

    “爺爺,”楚琋月不解的問道,“三哥的父母當初不是因為車禍走的嗎?您怎么說是在這里?”

    “嗯?”楚老爺子迅速回過神來,他看著前方的眼神忽然變的犀利,“這些事你怎么知道?”

    楚琋月的眼神有一瞬間的躲閃,“那天三哥他們說起來的...”

    她并沒有說清楚是不是顧霆鈞告訴她的,幸好楚老爺子也沒有多想,不過他也沒有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糾結,“哦,很多事情都是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世人只看到了表面,也不會去深究罷了?!?br />
    楚琋月大致上聽明白了楚老爺子的意思,或許顧霆鈞的父母出事的地方并不是因為車禍!

    而且,顧霆鈞自己也只是知道因為車禍而已,這其中必定有什么難言之隱。

    “月丫頭啊,”楚老爺子幽幽的說道,“這片地上爺爺交給了你,希望你能好好對待這個地方!這個地方承載了我們這一代人的希望和絕望,能走過來著實不易!這件事,你先不要告訴其他人,就當作你和爺爺之間的小秘密吧?!?br />
    “嗯,我知道了,爺爺!”楚琋月攙著楚老爺子,不想他再觸景傷情,便說道,“時候不早了,我們也回去吧?”

    楚老爺子臉上浮現了流連之意,他也知道繼續呆著只會讓人心情越來越低落,他便說道,“嗯,那行吧,走吧?!?br />
    臨走時,楚老爺子還是回過頭看了一眼,彌漫的水汽之中,他仿佛又看見了故人的音容笑貌,卻在一瞬之間越來越模糊。

    無人的草原又恢復了寂靜,孤獨的重復一個又一個的日夜,將歲月模糊在世人的記憶里。

    熟悉的消毒水味像是山上終年不散的濃霧一般,籠罩了醫院的每個角落。

    馮峰站在病房門口,透過上面的玻璃向里看了一眼,見里面的人是醒著的,這才輕輕的打開了門。

    卓昭云側躺在床上,看到馮峰進來了表情也沒什么變化,還是一貫的清冷,仔細看去神情之間卻略微帶有一絲笑意。

    知道她被悶的難受心情不好,馮峰也沒有把她的冷漠態度放在心上,還笑著說道,“今天天氣不錯,要不我帶你下去轉轉?”

    卓昭云一副興致缺缺的模樣,她換了個話題問道,“我什么時候可以回部隊?”

    “你需要好好養傷,”馮峰說道,“部隊最近除了集訓也沒什么事情,你是醫生也不需要跟他們一起集訓。況且忙了那么久,加上在桐城的傷,趁機好好養養吧,免得落下病根!”

    “我是醫生,我的身體什么情況自己最清楚?!弊空言撇焕頃T峰的用心良苦,把視線轉向他直接問道,“大哥,這是你的意思,還是他的意思?”

    馮峰自然知道她說的是誰,他避開了目光說道,“不要再浪費時間了?!?br />
    “連你也這樣說...”失望劃過卓昭云泫然欲泣的眼睛,她盯著天花板目光渙散,“我這么多年說怎么過來的,你不知道嗎?勸我放棄?”

    她輕笑了一聲,繼續說道,“你們所有人都勸我放棄,我喜歡他,到底礙著你們什么事了?你們勸我放棄,怎么不去給楚琋月說?我明明比她在霆鈞身邊的時間更久,憑什么?憑什么她就能不費吹灰之力呆在他身邊?為什么我就不行?為什么?你倒是說???”

    馮峰頭痛欲裂,卓昭云的執著早在軍校的時候大家都有目共睹,不然也不會趁著喝酒的時候慫恿她去表白,哪知道會是這個結果?他頓時很想把那些多嘴的人都打一頓!

    “這個...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強的!將軍他是什么性子,我想你比我更清楚。他要是會喜歡你,也不會讓你等這么多年,所以,不要再做無謂的掙扎了,到頭來傷的只有你自己??!”

    關于卓昭云的事情,馮峰本不想插手,兩人是兄妹的關系知道的人少之又少,他明白卓昭云的心思,也就順從她的意思不走的太近。

    顧霆鈞能安排他來照顧卓昭云明顯是有意為之,表面上他的身份是最合適,實際上不過是兄妹關系罷了。顧霆鈞都做的這么明顯了,卓昭云還是執迷不悟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肯自拔,他該如何是好?

    卓昭云眼里的焦距漸漸聚在了一起,她冷淡的說道,“我想去看看楚夫人?!?br />
    “楚夫人的狀況你也之都,你去看她做什么?”馮峰納悶道。

    “醫生不是說了嗎?必要的刺激也是很重要的?!弊空言普f的平淡,卻不掩眼里意味不明的神色。

    馮峰收斂了神色,正色道,“不管你有什么想法,都立刻收起來。什么事不該做,你心里清楚,要是不想被趕出去,趁早打消了你的念頭?!?br />
    卓昭云突然笑了出來,“大哥,霆鈞他知道你會跟維護他一樣維護楚家嗎?要是知道,你說他會不會感激你?”

    “不要拿我跟將軍開玩笑,”馮峰冷了臉色,無比的嚴肅,“這不是你該說的話?!?br />
    卓昭云一般不會口無遮攔的說話,她心思比很多人都敏感細膩,馮峰只當她是心情不好所以沒想太多,轉身去準備下樓要用的東西去了。

    卓昭云在他轉身的一瞬間,眼睛看向了門外,神色復雜。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