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花式撩妻 > 第一百六十七章:放手去做
    古香古色的房間內,滿頭白發的老者坐在太師椅上,冰涼的聲音沒有一絲溫度,“站??!”

    封世筠停了腳步,轉過了身,盯著老者的目光同樣也沒有溫度,“您又想說什么?”

    老者從容不迫的站了起來,他走到封世筠的跟前,冷靜的語氣像是在對一個陌生人說話,“我只是想提醒你一句,連楚家都對付不了的事,你還是不要插手了?!?br />
    “爺爺,如果我說不呢?”封世筠倔強的看著老者。

    老者瞬間氣的胡子都翹了起來,他強忍著怒氣說道,“我這是為你好!楚家能人異士多的是,不少你一個。楚云峰今天能被保釋,他出來也只是時間的問題。先不管他們家會不會記你恩情,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你已過世的父母交代?”

    “我已經說過了,我不需要楚家記我的恩情,只要顧霆鈞能記得就行了,別人我看不上也沒有必要?!彼壑须[約有著隱忍,“還有,希望您以后,不要跟我提我的父母!”

    “你!”老者的怒意爬到了臉上,他拼命壓下去之后又繼續說道,“世筠,我們家已經不是以前的封家了,爺爺已經老了,只想在有生之年盡力護你周全,你難道想看爺爺死不瞑目嗎?”

    老者的臉上顯出頹然之色,他后退了幾步,午后的陽光打在臉上,封世筠突然發現,他一直不怎么待見的老人是真的老了。

    “爺爺,”封世筠第一次在老者面前緩和了臉色,“我不知道您為什么執意不讓我跟楚家有牽扯,但我也沒興趣知道答案。我已經有分辨是非的能力了,不想一直活在您的庇護之下。而且,就算是封家只剩我一個,我也要去做我想做的事情,我不想恨您,也希望您也不要阻止我?!?br />
    以往封世筠和老者說話,總是以吵架之后封世筠摔門而走收場。

    老者的神情有著難得的動容,他向前走了幾步,幾欲向封世筠伸出手去,略有些激動的說道,“世筠啊,封家的情況你也明白,沒剩幾個人了!我和你父母以前留下的人,都已經人走茶涼了。爺爺老了,幫不了你什么了!”

    “爺爺,”封世筠態度堅定,“我有能力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您不用幫我?!?br />
    在二十年前封家可算是大戶人家,比起楚家有過之無不及??稍诮洑v了一場政變之后,封世筠的父母慘遭毒手,他的爺爺拼死將他救了出來,封氏父母的遺言便是不讓封世筠卷入政局,落得與他們一樣的結果。

    多年來老人一直謹記在心,再得到封世筠跟楚家牽扯的消息之后,他不由得大發雷霆。他想阻止封世筠,卻發現已經阻止不了了。

    腦海中再一次想起來那個慘絕人寰的夜晚,他永遠忘不了幕后的那張讓人恨之入骨的臉。

    封世筠見老人在發呆,面色黑沉的可怕。他抬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叫到,“爺爺?”

    “嗯?”老人回過神來,不好意思的說道,“人老了就容易走神!世筠,楚家的水太深,爺爺只奉勸你一句,凡事盡力而為?!?br />
    封世筠點點頭,說道,“嗯,我知道了?!?br />
    老者揮揮手,似乎并不想多說什么了,“行,你想去就去吧,記住爺爺說的話就好?!?br />
    “嗯,我出去了?!?br />
    老者看著封世筠出了門,他轉身做回了太師椅上,古香古色的房間里,寂靜的讓人心慌。

    醫院里,一頭栗色短發的女人出現在醫院里。

    她鬼鬼祟祟的向顧瀾心的病房里望了望,發現里面空無一人。

    “難道她出院了?”她走到護士臺前問道,“護士,請問里面住的楚夫人去哪了?”

    護士突然看見一個長相清麗的女人打聽楚家的事,板著臉說道,“你是她什么人?”

    林慧陪著笑臉說道,“我是楚夫人的朋友,上次在樓底下碰巧遇見了,今天正好過來想看看她。她去哪了???”

    基本信息清楚,護士這才說道,“楚夫人回家了?!?br />
    “回家?”林慧提高了聲音,“這么快就回去了嗎?”

    她上次在花園里看到的顧瀾心,可不像一時半會就能出院的樣子啊。

    護士見她一直在問,不耐煩的說道,“跟她丈夫回去了,你想看她去她家里好了!”

    丈夫?楚云峰?

    林慧壓下心驚,笑著說道,“謝謝你啊護士?!闭f完她拿著包轉身走了。

    “奇奇怪怪的!”護士看著林慧走遠,總覺得哪里不對勁。

    林慧站在樓下,清麗的臉龐因為嫉恨變的扭曲。她回頭望了一眼醫院大樓,眼里恨意滔天。

    午后的酒吧內,幾乎沒有什么顧客。服務員在忙前忙后的準備開門,幾個身材妖嬈的女人坐在吧臺前嬌聲談話。

    其中一個及腰的大卷發,頭發幾乎遮住了整個纖細的腰身。她突然站起來,笑著對旁邊的人說了句話便離開了座位。

    大廳角落的沙發上斜靠著一個男人,他低著頭,微長的頭發遮住了眼睛,看不清情緒。

    女人與角落的男人擦肩而過,背后突然響起了嘲諷的聲音,

    “昔日?;S為酒吧女,不知心里有什么感想?”

    女人回過頭來,濃墨重彩的妝容之下,遮不住清純的容貌。她走到沙發旁,一手搭在扶手上,微彎著腰嫵媚的說道,“你都自身難保了,還有時間關心我?”

    林曼溪身上厚重的香水味聞得封世筠很不舒服,他伸手推理她,曼斯條理的說道,“我當然沒時間也沒心情關心你。對你,你覺得除了落井下石還有別的嗎?”

    “你!”林曼溪本想發火,卻突然忍住了。她沖封世筠嫣然一笑,說道,“你今天來,不會只是跟我說這些無聊的事情吧!”

    “是也不是,”封世筠還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看到你過的不好,我就放心了?!边€未等林曼溪再次動怒,他又迅速的說道,“不過,我今天來找你,對你有好處?!?/div>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