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花式撩妻 > 第一百五十四章:心生憐意
    一行四人誰都沒有再說話。

    顧霆鈞拉著楚琋月走在前面,馮峰跟在最后時刻注意卓昭云的一舉一動。

    卓昭云折了根樹枝充當拐杖,一個人艱難的在山林里移動著。

    雨滴順著樹葉落在四人身上,顧霆鈞的肩膀上濕了一片。他轉頭看了看楚琋月,松開手將身上的外套脫下來披在她的身上。

    “三哥,我不冷,你自己穿著吧?!?br />
    楚琋月抬手就準備將衣服拿下來,顧霆鈞手下使力阻止了她的動作。

    “不用,你不能著涼?!?br />
    你情我儂的一幕看的馮峰恨不得立即消失在此刻尷尬的氣氛里。

    雖然顧大將軍拒絕的方式絲毫不拖泥帶水,但是心碎的妹子還在后面跟著,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將軍都不知道嗎?

    哎!人太完美就是容易招桃花,還是死心塌地的那種。

    卓昭云剛一抬頭,就看到了這一幕。

    似乎被刺激到了,她腳步不穩隨即摔在了地上,半個身子都濺上了泥漿。

    摔倒后的第一時間,她立刻抬起頭去看顧霆鈞的神色。卻見他臉上平靜一片,連眼神都沒有任何變化。

    一時間,羞憤和恨意在她心里不住的侵蝕著她千瘡百孔的心。

    卓昭云心如死灰,她付出了這么多,還是無濟于事。

    顧霆鈞回過頭,對馮峰說道,“你背她回去?!?br />
    馮峰連忙跑過去扶起了卓昭云,“卓醫生,還是我背著你吧?!?br />
    卓昭云還想拒絕,馮峰側身擋住顧霆鈞的視線,在她耳邊輕輕說道,“再摔倒可就不好看了?!?br />
    “嗯,謝謝你?!弊空言茲M面落寞,她將手搭在馮峰的胳膊上,倚著他慢慢對向前走著。

    楚琋月雖然不喜歡卓昭云,見她接二連三的摔倒也看不下去了。她湊到顧霆鈞跟前小聲的問道,“卓醫生真的不會有事嗎?”

    顧霆鈞目視前方,淡淡的說道,“她經歷過系統的軍事訓練,尋常的扭傷不會有事的?!?br />
    可是她想說的不是這個??!

    身為一個女人,她都有寫同情卓昭云了。愛上顧霆鈞本就是一件超越承受能力的事情,任誰被冷刺了無數回也不會好過吧。

    “三哥,卓醫生也挺可憐的?!?br />
    楚琋月的話讓顧霆鈞非常意外。

    他以為楚琋月會記著換藥時間帶給她的不公和委屈,可是她現在卻在幫卓昭云說話!

    曾幾何時,她哪里忍得了這樣的待遇?

    顧霆鈞心里倍覺欣慰,他的小家伙真的是在一天天長大,一次次帶給他驚喜的變化。

    “琋月,不必可憐任何人。對她來說,并不是一件壞事?!?br />
    顧霆鈞拒絕人的方式非常果斷,絲毫不給不感興趣的人留任何希望。他的處事方式是與生俱來的,楚琋月自覺并不能改變他,她也無權去改變他。

    不過顧霆鈞從不會憐香惜玉的心,沒有誰比她更明白。

    一次次部隊的魔鬼訓練,讓她特別理解卓昭云。她向后看了一眼,卓昭云半靠在馮峰身上步履蹣跚,清高如卓昭云,大概也不需要自己的理解吧。

    顧霆鈞低頭看了一眼,楚琋月還在神游天外,他低沉的聲音在她頭頂響起,“專心趕路?!?br />
    楚琋月愣了一下,回過神說道,“好,我會當心的?!?br />
    前方和風細雨,后方烏云密布。

    馮峰都能聽的到美人心碎一地的聲音。

    此情此景,讓他不由得生出一種作詩的意境來。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哨所今天發生了件大事,正牌女友和緋聞女友竟然和男主一同出現在哨所門口。狼狽的三人完全不影響圍觀群眾的八卦心態。

    一旁士兵們聚集在一起討論開了。

    “我賭十塊,今天卓醫生還是被殘忍拒絕了!”

    “我壓二十,肯定被拒絕了?!?br />
    “我壓三十,楚小姐肯定吃醋了?!?br />
    “四十!楚小姐沒吃錯?!?br />
    ......

    幾人討論的過于投入,聲音都傳到了馮峰的耳朵里。

    馮峰都不敢抬頭看顧霆鈞能凍死人的臉色,他說,“卓醫生,我放開了??!”說完迅速的跑過去了。

    顧霆鈞腳步不停,拉著楚琋月直接進了房間。

    卓昭云形單影只的立在門口,早有小護士看見她落單了,趕緊快步過去把她扶著進去了。

    “咳咳!”

    馮峰背著手站在小隊伍的一旁,士兵們還在熱切的討論,沒有注意到他。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抬手就在距他最近的腦袋上狠狠來了個暴栗。

    被打的人捂著腦袋正要發火,猛的看見馮峰在他背后,頓時就變了臉色。

    “上,上校!”

    一群人頓時鴉雀無聲,見馮峰正準備找被打的倒霉鬼訓斥,旁邊的人連錢都沒有收拾飛快做鳥獸散。

    “你,你們也太無恥了!”

    被打的人預感大難臨頭,他把地上的鈔票攏作一堆捧到馮峰面前,顫顫巍巍的說道,“上,上校,這是孝敬您的?!?br />
    “還敢賄賂我!”馮峰抬手又是一個暴栗,“看來你們是閑的慌!參與嚼舌根的人每人負重二十公斤,趕晚飯前繞著山底一圈回來?!?br />
    “不是吧,上校!”倒霉鬼一看馮峰的臉色自知逃不過,他迅速的點點頭說道,“是!上校!”

    他快速的從地上爬起來哭著臉去找背信棄義的小伙伴去了。

    走廊中央的房間門口,楚琋月站在門邊,一張俏臉紅霞滿布。

    身后的門突然打開,顧霆鈞一身墨綠色的軍裝神清氣爽的出現在門口。

    楚琋月渾身不自在的轉過身,她的眼睛都不敢落在顧霆鈞身上,“三哥,你換好了啊?!?br />
    說完之后她恨不得咬舌自盡!

    這不是明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嗯,”顧霆鈞一雙眼睛飽含促狹,深不見底的黑眸里倒映著她的身影,“害羞了?”

    楚琋月心口一燙,慌忙移開視線,心臟砰砰亂跳,“顧霆鈞,你夠了!”

    顧霆鈞盯著她的鷹眸漸漸幽深,原本是想繼續逗她的,這會他卻改變主意了。她突然傾身靠近她,清冽的男性氣息瞬間包圍了她,“怎么會去找我?”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