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花式撩妻 > 第六十七章:情敵相見
    但是看顧霆鈞的眼神,那可不是看妹妹該有的眼神啊。

    一絲陰狠掠過杜驍的眼睛,想到此時身在何處,他忙掩了神色離開部隊。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顧霆鈞靠著桌子,狹長的眼睛里全是戲虐。

    楚琋月瞬間紅了臉,“才沒有!我是來看看新兵團訓練的?!?br />
    “是嗎”顧霆鈞“看的可還高興?”

    要是自己回答高興,新兵團估計要遭殃了,可是要回答不高興,新兵團也要遭殃!楚琋月進退兩難,暗自咬牙,“我...”

    馮峰匆匆進來,本要說出的話頓時住了口,“將軍,上面...”

    顧霆鈞收起戲虐,聲音嚴肅,“無妨,說?!?br />
    馮峰看了一眼楚琋月,接著說道:“上面給了指令,說有任務,讓您安排行動?!?br />
    一看馮峰還有事沒說完,楚琋月知道自己在這不方便,沒等顧霆鈞說話她便道,“三哥,你們聊,我先回去了?!?br />
    楚琋月順手帶上了門。

    顧霆鈞對著馮峰接著道,“繼續?!?br />
    “是,將軍?!瘪T峰斂了神色,“今晚...”

    楚琋月坐在訓練場陰涼處托著腮看新兵團訓練。

    真是越看越無聊!她歪著頭到處瞎看,不遠處,一身迷彩的卓昭蕓正朝著楚琋月走過來。

    情敵相見,分外眼紅。

    楚琋月盯著卓昭蕓款款而來身影,放佛看到了一朵蓮花。

    在某些方面,卓昭蕓跟林曼溪給人的感覺很相似。一個乖巧憐人,一個清高孤傲,林曼溪像杯飲料,久了就讓人沒了興趣,但是卓昭蕓不一樣,她的長相和感覺似品茶一般,越品越有味。

    可是,不管是茶還是飲料,都不是省油的燈!

    卓昭蕓在距離楚琋月幾步的時候停了下來,面若清風,悠悠開口:“楚小姐,你好?!?br />
    楚琋月在心里暗自腹誹,既然互相不喜歡,見了面就該當作沒看見。為什么非要來打個招呼?

    有時候女人的腦回路她都不懂!

    “你好?!背N月除了這兩個字不知道該說什么,跟一個打顧霆鈞主意的人,她真是連話都懶得說。

    似乎沒把楚琋月不涼不熱的態度看在眼里,卓昭蕓依舊笑著開口,“大熱天的楚小姐怎么一個人坐在外面,霆鈞是在忙嗎?”

    一口一個霆鈞,叫的倒是親密。

    裝來裝去都不嫌累嗎,楚琋月涼涼的回了過去,“三哥他日理萬機,我沒去打擾他?!?br />
    楚琋月言外之意不就是顧霆鈞忙,最好誰都別去打擾嗎。卓昭蕓面上的平和差點就維持不住了,要不是顧霆鈞看中楚琋月,她也不愿意跟楚琋月虛與委蛇。

    忍住內心的不痛快,卓昭蕓再次盈盈開口,“身為將軍的貼身醫生,我也不過是關心將軍,做好分內之事罷了?!?br />
    楚琋月不解,“可我三哥他最近身體很健康啊?!?br />
    見識過楚琋月的伶牙俐齒,卻沒想到她連基本的客套話都不愿意說,卓昭蕓想不通,為什么顧霆鈞就偏偏喜歡她?

    “我也沒別的意思,請楚小姐不要多想?!弊空咽|也是無語,楚琋月會這樣說話還真是讓人為難。

    “喔?!背N月也是納悶,明明天都聊死了,卓昭蕓怎么還能繼續說下去,“我沒有多想,我只是好奇,既然你說這些是你的分內之事,那你應該去問三哥???”

    楚琋月無意間的一句話戳到了卓昭蕓的痛處。要是顧霆鈞愿意讓讓她接近,她才不愿意跟楚琋月說一句話。

    卓昭蕓險些控制不住清冷的表情,穩住心神,淡淡開口,“楚小姐說的是,是我思慮不周了?!?br />
    “恩,小事情。要是你沒什么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背N月拍拍身上的雜草,直接轉身就走了。

    卓昭蕓盯著楚琋月遠去的背影,內心無比嫉恨。

    楚琋月越走越遠,卻總感覺背后有一道目光如影隨用,看的她背后發涼。

    不遠處,顧霆鈞冰冷的眸光似利箭一般掃過來,卓昭蕓心下一驚,忙掩住神色,恭敬開口道:“將軍?!?br />
    顧霆鈞在與馮峰談話結束后出來找楚琋月,卻看見她已經出了部隊,而卓昭蕓的目光一直緊緊跟隨。他心下不悅,語氣都沒了溫度,“記住你自己不該跨越的界限?!?br />
    顧霆鈞竟這般護楚琋月護的萬全。

    卓昭蕓悲痛的無以復加,面上沒了清冷只剩委屈,“霆鈞,我沒想做什么,我只是...”

    “夠了,”顧霆鈞打斷了卓昭蕓的話,“不要再接近她?!?br />
    “我知道了?!弊空咽|淡淡回應。

    顧霆鈞沒在說什么,轉身離開。

    卓昭蕓自己也知道是沒什么可能,但就是不想放棄,不到最后一刻,誰能知道是什么結果。

    心中的執念日漸濃烈,看向顧霆鈞背影的眼中透著堅定。直到他的身影消失不見,卓昭蕓才收回目光,轉身回了醫務室。

    天色漸晚,城郊廢氣的廠房里影影綽綽。一輛墨綠色的牧馬人遠遠的停在了樹林里,借著灌木和樹葉的遮擋,牧馬人像變色龍一樣隱了身。

    顧霆鈞關燈熄火,靜靜地坐在車里,拿著望遠鏡觀察著廠房里的動靜。里面光線昏暗,拿著望遠鏡也看的不是很真切。

    據線報消息,今晚在廠房里會有毒品交易,里面就有他上次要抓卻被跑掉的人。

    夜色漸濃,廠房里還是沒什么動靜,顧霆鈞下了車,悄悄向廠房附近靠近。耳機里突然傳來了馮峰的聲音,“將軍,要交易的人還沒有到?!?br />
    聞言,顧霆鈞停下腳步,就近蹲下掩住自己,低聲詢問,“有消息嗎?”

    馮峰回道,“暫時還沒有?!?br />
    不遠處,傳來了汽車發動機的聲音。雖然刻意消了聲音,在這空曠的野外,還是清晰可聞。顧霆鈞透過間隙看過去,只來了一輛車,而車上卻只下來兩個人。

    顧霆鈞暗道不對勁,銳利的眼眸里如潑了墨一般深暗。

    那兩個人觀望了一陣才下車,進了廠房之后再沒了動靜。

    等了半響,顧霆鈞再次發問,“如何?”

    未等馮峰回答,廠房里突然沖出來幾個人,手持槍械,直接朝顧霆鈞的位置奔了過來!

    “將軍,快撤!”馮峰焦急的聲音出現在耳機里。

    顧霆鈞穩住心神,邊反擊邊后退。

    那些人怎么就那么準確的知道自己的位置?這次的任務除了總統知道的人沒幾個,難道是總統走了消息?不可能!上次總統并不知道,消息也走露了。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