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斬天魔祖 > 第五十三章 一切結束
    “砰!”

    皇甫云一拳轟出,馮宏逸倒飛出去十幾米,身上卻沒留下任何傷口。

    “好小子,肉身真是強大,這也是那種禁忌功法帶來的效果嗎?嘿嘿嘿......”

    馮宏逸露出一抹怪笑,先前在他身邊的怨靈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奇怪,怎么會一點傷痕都沒有?”皇甫云疑惑道。

    不遠處,楚曦幾人布置完陣法,吳清見皇甫云對馮宏逸無可奈何,大喊道:“小兄弟,當心!那家伙修行的功法可以卸力,肉身修行者很難對付他,除非肉身遠超他數倍,若只是高過一大截,無法輕易拿下他!”

    “功法卸力?那就意味著使用時會流失真氣,可他是開元境巔峰修士,我該怎么消耗他的真氣?”

    皇甫云陷入沉思,一柄怨靈組成的長鐮從他脖頸劃過,他反應敏銳,快速躲避,一縷發絲落地,不禁讓他有些惱怒。

    “轟隆??!”

    幾枚球狀雷電落下,馮宏逸嚇得心驚膽戰,奮力催動怨靈抵擋。

    經過閃電果淬煉提升的雷電之力,比過去更為強大,那是由玄黃蒼龍血脈賦予的法則,雷光跳動,怨靈在狂暴的雷電里化為灰燼,馮宏逸受到部分余波震得踉蹌后退,一口鮮血噴出,他死死地盯著皇甫云,“雷電之力的確很強!可這么巨大的威力,你能用幾次?”

    皇甫云蹙眉,確實,他體內的真氣剛才揮霍的太猛,境界提升之后又沒有得到補充,現在丹田里的真氣少的可憐,怕是普通的雷電真氣都要無法調動了。

    “用那塊玉匾,它可以讓真氣失效?!?br />
    天魔的聲音響起,皇甫云隨即取出玉匾,玉匾流露出的氣息,使得青銅古殿內,那尊人族青年石像,微微顫抖了一下。

    馮宏逸眼神示意剩下的馮家五人動手,皇甫云搶先一步,拎起玉匾對準一個馮家弟子猛砸,霸道的肉身之力附加在玉匾上,那玉匾不知道是什么材質的玉石制成,漫長歲月過去,依然堅硬無比,絲毫不損。

    那位馮家高手只覺得身體快要裂開,一股古老的氣息封住了他的真氣,使得他無法動用身法逃離。

    “轟!”

    金色霸氣凝為一把匕首,瞬間刺穿那位馮家高手的心脈,皇甫云又干掉一個開元境敵人,他迅速將尸體收走,還剩四個馮家高手。

    “你先前不是說我不是人嗎?我給你個機會,見識一下,我究竟是不是人?!被矢υ茮_著先前那位身材矮小,被他嚇得摔倒的馮家高手,勾了勾手指,挑釁道。

    “你......你別過來!”身材矮小的馮家高手渾身發抖,想要轉身逃跑,一只漆黑的鬼爪穿透了他的身體,馮宏逸無情地看著腳下的尸體,冰冷道:“馮家沒有會逃跑的人,在你轉身那刻起,你就已經從家族除名了!”

    馮宏逸從儲物戒里拿出一個小瓶,倒在那具馮家高手尸體上,不一會兒,尸體就成為一灘血水。

    “避免一會兒被你搶去,所以我還是先下手為強?!瘪T宏逸嘲笑道。

    皇甫云白了他一眼,“我對逃兵也確實不感興趣,你準備好赴死了嗎?”

    “小子,別這么狂妄,我為你準備了一份驚喜!”

    馮宏逸嘴角上揚,露出獰笑,他抬手召集剩下的怨靈,再次組成一柄長鐮,血光噴涌,三位馮家高手緩緩倒下,他們的尸體被怨靈啃噬,直至完全消失。

    那柄怨靈組成的長鐮,外表從漆黑變為暗紅,馮宏逸劃開手腕,滴落下鮮血,暗紅色的長鐮貪婪地汲取著血液,馮宏逸的一條手臂干癟下去,他取出一枚赤紅色的丹藥吞服,手腕上的傷口不再流血,干癟的手臂也逐漸恢復。

    “耗費我馮家三條人命,加上我一條手臂精氣為代價,你肉身再強,這次也得給我屈服!”

    馮宏逸單手提著那柄暗紅長鐮斬向皇甫云,當的一聲,玉匾輕松抵擋住了長鐮,皇甫云雙手掄動玉匾,瘋狂砸向對手,他的招式雜亂無章,讓人無跡可循。

    馮宏逸不斷倒退,嘴里咳出大量鮮血,他不敢相信,血祭之術加持的怨靈長鐮,竟然如此脆弱不堪,連對方的一塊破匾都砍不動。

    “呔!”

    皇甫云怒喝,剎那間,他體外純正的霸氣喚起玉匾上蘊藏的力量,驚人的劍氣爆發,猛地劈向馮宏逸。

    “啊......”

    一條帶血的手臂高高飛起,皇甫云毫不猶豫,繼續發起進攻,他雙手緊攥住兩米長的玉匾,模仿劉浪曾經施展過的招式,一道劍氣劈出,如長虹貫日,馮宏逸身上濺起一片血雨。

    “不,這不可能!我不可能會輸!”

    馮宏逸將怨靈解體,化作黑霧,掩護他撤離,他拼了命的奔跑,皇甫云施展極速,緊跟著他的步伐。

    “從你轉身的那刻起,你就已經不配做我的對手了?!?br />
    馮宏逸聽后,嘴里再次吐出幾大口鮮血,這個小子太氣人了!竟然把他先前對那個馮家弟子說的話稍微修改,再原封不動的還給他。

    皇甫云眸光冰冷,揮動玉匾斬出三道劍氣,直直地落在馮宏逸脖頸處,一顆神色驚恐的人頭落地,胸前人形印記釋放,汲取了尸體部分精華,便停住了。

    皇甫云看著馮宏逸的尸體沒有發生太多變化,不禁嘆了一聲,看向胸口人形印記,“總算最后關頭你沒有全部吸收,不然我可就暴露了?!?br />
    古老的人族青年石像,一直默默地注視著皇甫云的戰斗,終于,他斬殺掉了對手,還是跨越了這么多的境界,石像內的殘魂發出贊嘆:“此子真乃古今罕有之姿,我便收他為徒,將傳承交付于他,而且,他身上帶有新拜入師傅門下那位小師弟的氣息,想來二人也是相識,真是一段緣分?!?br />
    皇甫云將玉匾收回,返回楚曦身邊,吳清投來敬佩的目光,“鐵牛小兄弟,我吳清,這輩子沒佩服過幾個人,現在起,你也算其中之一!”

    “哈哈哈!吳大哥高看我了,你們幾人沒有受什么傷吧?”皇甫云問道。

    “托你的福,布下這個陣以后,沒有任何人敢過來,我們都已恢復精神,隨時可戰!”吳清振奮道。

    就連一直對皇甫云不太友好的許琳,也拋來幾個媚眼,一副任君采擷的樣子,看的皇甫云內心騰起一股燥熱,很快楚曦就黑著臉死死地盯著他。

    虛空中,青銅古殿傳出一縷波動,滄桑的聲音悠悠飄蕩,“試煉結束,不合格的人,全部剔除,回歸原來的世界?!?br />
    淡藍色的星光閃爍,余下活著的人族修士被送至外界,吳清、楚曦幾人漸漸虛化,被藍色星光纏繞,將要脫離,而皇甫云卻紋絲不動,眾人皆驚。

    “小兄弟,原來被選中的繼承者是你!眼下時間緊迫,你聽好了,我的師門,在青銅門外,聽楚曦師妹說,你或許是孤身一人前來,沒有任何倚靠,你成功獲得傳承之后,離開肯定會遭到堵截,你聽我的,加入我身后的師門,不管是妖獸,還是人族,沒有哪方敢動你!”吳清自信道。

    皇甫云驚訝,楚曦神情期待,希望他加入,他思考了一會兒,剛想提出拒絕,識海的天魔傳音道:“答應他,便是一樁大機緣!”

    “好,我同意!等我順利出去以后,便加入你們身后的勢力!”皇甫鄭重道。

    “那我便放心了!”

    眨眼間,吳清幾人被藍色星光轉移走,最后,楚曦沖他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隨后安心離去。

    “少年,到我這里來?!?br />
    青銅古殿上的人族石像開口,皇甫云被一道莫名的力量籠罩,飛向青銅古殿,緩緩落下,石像散發出一股柔和的力量,滋潤著他的身軀。

    戰斗時所消耗的真氣被完全補充,皇甫云感受著體內充盈的力量,心情非常舒坦。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