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斬天魔祖 > 第五十二章 古殿試煉
    古老的大殿,一尊高約九丈,外形威嚴的人族雕像佇立在中央。

    睜眼醒來,皇甫云身處一塊水晶平臺之上。

    “這里是哪兒?”

    放眼望去,一大群人族修士都匯集在這里,足有數百人之多。

    每個人腳下都有一塊五米長的水晶平臺,水晶平臺下面,是看不見底的深淵。

    水晶平臺被一股特殊的磁力懸浮在空中,每座水晶平臺之間,相隔十幾米,空氣里充斥著詭異的能量。

    “各位繼承者候選人,歡迎來到最終試煉。”古老的聲音悠悠回蕩。

    所有水晶平臺都朝著一個方向,各方人族修士望去,一座古老的青銅大殿飄浮在虛空,大殿正中,有一尊人族石像屹立。

    人族石像雕刻的是一位青年男子,那男子面孔完美無瑕,散發著一種超然出塵的氣質,宛若一尊謫仙。

    石像外,五顏六色的霞光流轉,帶著濃濃的大道氣息,許多心理承受能力差的修士,立馬跪拜行禮,膜拜這尊古老的人族強者。

    “修士不跪天,不跪地,只跪父母,你們視我如神明,是因為我修為強大,這世上還有比我更強的生靈,若是你們再遇,是否還要跪拜?”

    石像開口了,一道法則降臨,跪拜的人族修士,腳下水晶平臺變為齏粉,紛紛墜落進深淵。

    石像僅僅是因為看不慣這群人的卑微、軟弱,就隨手淘汰了人族修士總人數的三分之一。

    “下面開始混戰,活著的人,接受最終考核。”

    石像簡短滄桑的話語落入余下百位修士耳中,接著,一塊塊水晶平臺發出轟隆聲,撞擊在一起,成為一塊巨型水晶戰斗擂臺。

    水晶擂臺的邊緣沒有任何防護措施,若是不小心掉下去,便永遠都沒有機會再上來。

    呼喝聲、怒吼聲不斷響起,大批散修碟血,人頭滾落,東域馮家剩下九人,沒有一人修為低于開元境七重,瘋狂橫掃著其他人族修士。

    皇甫云與一位開元境八重修士對上,霸氣覆蓋的拳頭轟出,那位人族修士身體開裂,心脈絞碎而亡。

    吳清帶著一眾師弟師妹與幾大勢力周旋,馮家九人清理完一群弱小的修士后,把目光盯上了他們。

    “吳兄,今日你我兩大勢力,怕是得分個高低了。”

    馮宏逸雙手后負,眼神陰冷的看向吳清,他身后八位都是馮家精銳戰力,每一個都戰力非凡,可以一抵數。

    “馮宏逸,不必再虛偽地掩飾了,之前你我聯手,是迫于形勢,如今才是你真實的面貌,你要打,就別那么多廢話,直接上就行,我還會怕你這種陰陽怪氣的家伙不成?”吳清笑道,絲毫不懼。

    “哼!你也就現在逞兇,等會我把你擒拿下來,看你還有沒有底氣說這種話!”

    馮宏逸取出一個紫色的水晶球,里面布滿了密密麻麻的人形黑影,那些是怨靈,是被他擒獲的人族修士,折磨致死誕生的怨念物。

    馮家功法主要依靠生靈魂魄來修行,只要是得到家族核心功法的弟子,都必須走上殘酷的殺生之道,不顧好壞,肆意屠戮生靈,折磨、煉化對方的魂魄,供自己功法修行。

    鋪天蓋地的怨靈放出,黑壓壓的一片,籠罩在吳清幾人頭頂上空,他皺了皺眉,上次與南域四妖交戰時,馮宏逸的怨靈數量遠沒有現在這么多,這才過去多久?莫非他偷偷屠殺其他勢力修士?

    “結陣!”吳清快速地做了決定,轉身對其他人喊道。

    吳清作為隊伍的核心,站在隊伍最前面,許琳、楚曦待在中間,余下四人分別占據東、南、西、北,四個方位。

    吳清嘴里不停念叨著咒語,另外六人也都跟隨念咒,七道光柱騰起,釋放浩然正氣,結成一道白色屏障,將怨靈阻攔在外。

    “你們的真氣能撐多久?不如痛快淋漓的打一場,那樣才像個男人!”馮宏逸看著龜縮在陣法里的吳清,嘲諷道。

    “你不必激我,眾所周知,馮家卑鄙歹毒,正面交手,不是你們的強項,你提出這種要求,我若答應,怕是會落入你的圈套,我只等一個人,那人來了,我就散陣!”

    吳清看著馮宏逸,冷冷的回了一句。

    “懦夫!還想仰仗外人援助!”馮宏逸看著一群怨靈撞上白色屏障,身體竟然開始燃燒,幾息過后,便灰飛煙滅。

    “回來,暫時不動!”

    馮宏逸召集怨靈回到身邊,惡毒的看著吳清七人,“等你們耗盡力氣那刻,就是我大開殺戒之時!”

    皇甫云背后生出一對金色翅膀,腳尖一點,朝天空飛去,水晶擂臺溢散出的詭異的能量讓他無法飛的太高,只能離地三米左右,他巡視著正在激戰的人群,想要找到楚曦一行人。

    天魔說和他們隊伍混在一起,會有大機緣誕生,為此他十分上心。

    皇甫云翱翔在天,他憑著一絲熟悉的真氣波動,成功找到了吳清七人。

    “在那里!!”

    天空照耀出一片金光,噼里啪啦的雷電落下,馮宏逸的怨靈在霸道的雷電中滅亡,轉眼就少了三分之一。

    皇甫云瞬息出現在馮家一位高手身后,咔嚓一聲,他單手握爪,輕松穿透那高手頭顱,尸體立即被收走。

    馮家其他高手反應過來,想要斬殺皇甫云,發現留在原地的人,不過是對方身法殘留的虛影。

    皇甫云扇動翅膀,降落在吳清幾人面前。

    “鐵牛小兄弟,我沒有看錯人,你果然會來!”吳清大笑道。

    楚曦臉色煞白,真氣快要耗盡,皇甫云看了她一眼,心里微微一軟,從儲物戒里取出七十二根元磁神針,丟給吳清。

    “你們會結陣,這玩意應該也會用吧?我不擅長陣法,你們會,就用它擺陣。”皇甫云頭也不回,再次殺向馮家眾人。

    “這......是元磁神針!好東西!好東西啊!”吳清命令所有人停止輸送真氣,陣法驟然停下,屏障散去,他立刻把七十二根元磁神針分發給六人,每個人開始布置陣法。

    元磁神針在大陸上比較少見,只有底蘊豐厚的勢力,才會擁有這種東西,因為元磁神針祭煉復雜,鍛造材料又特別罕見,很少有勢力愿意拿去拍賣,吳清身后的師門,早年憑借著過人的手段,拍下一家落魄勢力全部的元磁神針,所以他們對于這東西并不陌生。

    “哪來的野小子,竟敢滅殺我的怨靈,今日誰都救不走你!”馮宏逸怒道。

    “馮家很強,我承認,但遇上我,今天你們全都要死!”

    皇甫云全身真氣涌動,一股狂霸的氣息撲面而來,馮宏逸震驚,眼前的少年所散發的真氣波動,不過才煉氣四重,剛才怎么可能突然擊斃馮家隊伍開元境七重的修士?!

    馮家另外幾人也都被皇甫云如今展現的境界感到驚奇。

    還未等他們多思考,皇甫云再次出現,雙拳轟出,兩位馮家弟子炸開,胸前人形印記閃爍,將尸體血肉精華吸盡,尸骨都未留下。

    兩位達到開元境八重的血肉能量滋養著皇甫云的丹田,一剎那,噴涌的真氣瘋狂對丹田進行沖擊,他的境界又一次提升,晉升至煉氣五重。

    突破之后,皇甫云明顯感覺丹田真氣容量又大了許多,他感到真氣的不足,他需要立即補充。

    “人族的肉身太弱了,你們遠不夠妖族強大,不夠我盡興,但還是要感謝你們,讓我提升境界!”

    皇甫云邪魅一笑,退離數米遠,他的笑容在馮家弟子眼里,就是猙獰的惡鬼,一位身材矮小的馮家弟子嚇得跌在地上,指著皇甫云,顫抖道:“你是邪修!你不是人類!”

    “小子,你絕對不是煉氣境!但是你所修功法我很感興趣,我決定暫時不殺你了,我要把你抓住,拷問你掌握的禁忌功法!”馮宏逸冷笑道。

    皇甫云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吳清、楚曦,好在他們并沒有發現自己剛才吞噬吸收人族尸體,不禁松了一口氣。

    “都看見了,就只能早點去陪你們的同伴了。”皇甫云眼含殺機,背生金翅,正面和馮宏逸對拼。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