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斬天魔祖 > 第五十一章 突生異變
    楚曦白了皇甫云一眼,“你說你先前離去,是為了斬殺一只妖獸,那只妖獸很強嗎?是什么種族?”

    皇甫云平靜道:“是荒象族,開元境五重妖獸,實力強勁,但已離死不遠?!?br />
    “什么?!你是說象霸?!”吳清怎么也不會想到,才第一次見少年,就被再次震撼。

    楚曦美眸之中流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荒象族的戰斗力遠在藍魔蝶之上,這個家伙又一次讓人出乎意料。

    “那頭荒象受了重傷,我撿便宜,和它交手兩次,它現在就在不遠處,二十幾里之外?!?br />
    皇甫云表情凝重,仔細地觀察著四周,并沒有發現天魔所說的機緣。

    “和這群人待在一起,機緣自然而來,引著他們去那頭荒象所在之地,斬殺荒象?!碧炷烂C的聲音從皇甫云識海傳出。

    吳清看向皇甫云,兩手抱拳,鄭重道:“小兄弟,你可愿意和我們合作,聯手一同探索這片小世界?”

    吳清所說是聯手,而不是加入他們,這讓皇甫云內心頗有好感,他點了點頭,“行,沒問題,不過我有一點要求,我要所有的妖獸尸體和妖圣子嗣尸體!”

    幾位師兄師姐相互對望,許琳低聲道:“這小家伙也太貪心了,妖圣子嗣尸體都蘊含豐富的血肉精華,能夠淬煉肉身,改善體質,他一個人拿去,煉化的完嗎?”

    楚曦似乎不滿意她這種說法,回懟道:“許師姐,我們沒有黃鐵牛,可斬殺不了妖圣子嗣,況且,就算真的把妖圣子嗣尸體給你,你敢收取嗎?那可是各大妖族的候選妖族圣子!”

    其余幾位師兄師姐覺得有道理,紛紛回應。

    “的確,門派喜靜,不參與大陸爭斗,要是憑空惹出幾大妖族上門報復,實屬給師門增添麻煩,即使各位老師、長老都不懼怕,但還是盡量避免為好?!?br />
    “我同意,我覺得完全沒問題,咱們能活著離開青銅門就行了,還貪什么其他身外之物,門派里也是有這些東西的,只要努力,都可以得到!”

    “我也贊成,不過小兄弟,要是我們撿到什么罕有之物,上古法寶這些,你該不會也要去吧?”一位師兄看著他,等待答復。

    “諸位放心,我只要血肉能量濃厚的妖獸尸體,其余機緣,我們各憑本事,我不會強人所難?!被矢υ破届o道。

    “好,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許琳也閉嘴,妥協答應,吳清對皇甫云索要妖獸尸體非常好奇,“小兄弟,你為什么要這些東西?要知道,有些妖獸帶有毒素,并不適合人體淬煉吸收??!”

    “很簡單,我要突破境界,僅此而已!”

    皇甫云身形一閃,迅速將幾只被吳清斬殺的妖獸尸體收走,那條想咬楚曦的黑色小蛇他也沒放過,一并放入儲物戒。

    “好快的身法,只是,這種身法有點眼熟,鵬族神通?!”

    吳清驚訝,皇甫云沖他微微一笑,似乎是默認了。

    “諸位,多余的事情就不要再聊了,我現在急著斬殺荒象,你們跟緊我,現在出發!”

    皇甫云背后生起一雙金色翅膀,貼著地面,神速離去,吳清幾人爆發全力,都看不到他的影子,只能憑借地面上留下的殘影認路。

    “好快!這絕對不是普通鵬族演化的身法,難道是金翅大鵬族身法簡化版?”吳清心里暗暗想著。

    楚曦和一眾師兄師姐都累暈了,好在路程不遠,只有二十幾里,以他們開元境的速度很快就到了。

    皇甫云憑著空氣中淡淡的妖氣找到了象霸。

    小山般大小的荒象橫尸在地,尸體中央,一道恐怖的傷口把荒象整個身體對半分開,從脖頸延伸到尾巴,巨大的象尸帶著一股血煞之氣,皇甫云走到尸體旁,感受到一縷熟悉的氣息。

    “上古修士斬殺妖祖的煞氣!”

    他被驚住了,之前吸收幾大妖祖的時候,妖祖尸骸上都帶有一種煞氣,除卻自身的煞氣,還夾雜著一縷人族氣息。

    胸前人形印記發光,荒象尸體被吸收,皇甫云這次沒有突破境界,荒象能量只溢滿丹田三分之二左右。

    他感覺這荒象尸體似乎被汲取了大部分生機,他吸收的血肉精氣只有原來的兩三成左右。

    吳清幾人趕到時,皇甫云已經吸收完畢,呆愣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兄弟,你怎么了?”吳清詢問道。

    “諸位,可能有大變化發生,我剛到這里,荒象就死了,尸體也不見了,你們最好有心里準備?!被矢υ瞥谅暤?。

    他不能告訴眾人荒象被上古修士劍氣劈為兩半,那樣等同他看見了尸體,如今尸體不見了,眾人肯定會懷疑他拿走,要求他拿出來驗證真假。

    “若是人形印記不吞噬尸體也就好了,真相只能暫時隱瞞了?!被矢υ菩睦锇底試@道。

    一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怎么剛剛還說要來斬殺荒象,如今就說荒象被其他人殺死,尸體都不見了,真要刻意不讓大家看見,也不避撒謊吧?

    吳清心里也有些猜疑,楚曦看著皇甫云,頓了頓,“我相信你!”

    “轟隆??!”

    這時,不遠處,上古修士石像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高數萬丈,看不清面貌的石像逐漸縮小,直至消失在小世界所有生靈的眼中。

    “怎么了?。?!發生了什么情況?!”

    各大妖圣子嗣慌了,隨著石像的變化,小世界里充斥著一股排擠妖族的力量,但凡散發著妖氣的生靈,都會感覺到壓力,那種壓力在一點一滴增強。

    “界門已開,爾等速速撤離,吾之傳承者已有人選,即刻起,此界中的任何一物,你們都無權拿取?!?br />
    古老滄桑的聲音響起,一道閃耀著七色光輝的星門出現在小世界各地,各大勢力人族修士,被星門光芒照射,吸入門內,脫離了小世界。

    皇甫云與吳清幾人也被一道璀璨的星門送離,天魔在識海里屏蔽了他的妖族血脈,否則恐怕他難以脫身。

    “只剩下你們這些孽畜了,現在,你們當中,只有一半數量能活著安然離去,余下的,都要做我徒兒的祭品?!?br />
    上古修士的聲音傳遍每一位妖圣子嗣的耳朵,一群妖族都慌了神。

    “怎么辦?!上古修士殘魂完全復蘇,對我們提出這種要求,我們答應還是不答應?”

    一頭皮毛金黃的小熊口吐人言,看向另外一只妖獸。

    “金剛熊老弟,不必急躁,先按兵不動,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妖族也是如此,若是主動廝殺,沒有一個說法,萬一放對手活著逃走,回去以后可能引起兩族大戰,我們只能等待,誰想來殺我們,我們再去殺誰,即便是其他妖圣子嗣,這次也一樣得死!”

    說話的是一只白鶴,它羽毛雪白,渾身帶著圣潔與高貴,可說出的話卻顯得冰冷無情。

    “桀桀桀,我無所謂,誰來都一樣,照殺不誤!只要兩位先前說的同盟還算數就成?!?br />
    長相英俊的人族青年,笑著對兩位妖圣子嗣說道,他額頭生有一只赤金色螺旋紋的角,讓他看起來十分神秘。

    “赤鱗,你真惡心,喜歡用人族的形態與我們交流?!卑Q有些厭惡道。

    “哈哈哈,你不覺得人族很棒嗎?這次進入青銅門的人族,我可捉了不少,那真是人間美味啊?!背圜[舔了舔唇,神情冰冷道。

    上古修士石像下,劉浪盤坐在此,閉目修行,他身后脊梁上,一道青色小劍緊緊貼合著他的肌膚,滄桑古老的聲音落入他的識海。

    “徒兒,你既已拜我為師,那么為師就要送你一份入門大禮?!?br />
    劉浪識海中,一位兩鬢發白的老者,緩緩道:“過去這么久的時間里,我都沒能遇到一個天人之姿的劍修奇才,哪怕是你的師兄師姐,也達不到你的程度,記住了,學會藏拙,不要告訴任何人,你體內有什么,我就要消散了,外面那些妖獸是用來滋養你身上那塊劍骨的,往后要好好修行,為師會祝福你順利成長?!?br />
    識海外,小世界崩塌,一塊塊土地化作虛無,許多的妖獸被無形的力量拘起,劍氣劃過,數以千計的妖獸化作血雨。

    兩鬢發白的老者,大手一揮,小世界,余下活著的妖獸被扔了出去,血雨傾盆,化作純粹的能量,向老者的指間匯聚。

    老者輕輕將這些能量,送入劉浪的脊梁,一股熱流充斥著他的后背,他剛突破不久的境界一路攀升,從開元境一重直接升到了九重。

    老者在他后背專注地刻下一個古篆字符,將劉浪的修為封印,壓制在一重左右,只有他好好修行,積攢能量,把境界重修一遍,他就會超越現在的極限,達到一個可怕的高度。

    “不愧是絕世劍骨!沒想到,老夫塵正初此生還有機會見到傳說誕生,實屬榮幸啊,哈哈哈哈哈......”

    白發老者看著小世界一點點破碎,唏噓不已,身形逐漸淡化,不久后,他的殘魂跟隨著小世界一同消亡。

    劉浪識海精神一片朦朧,他依稀記得自己拜了一位白發老者為師,對方指點他劍術,告訴他劍蘊含的深意,沒過多久,他就昏迷過去,醒來已處于青銅門內的原始森林中。

    “我這是在哪兒?塵老師呢?!”

    劉浪驟然清醒,發現自己在一個灌木叢里躺著,他站起身來,環顧四周。

    “難道之前的都是幻覺?”

    他檢查了一遍身體,發現有幾篇劍訣排列成文字,飄浮在識海中央。

    劉浪仔細回憶發生的一切,片刻后,他朝著某個方向,緩緩跪下,鄭重地磕了三個響頭,隨即轉身前往青銅門內的某一處,那里藏著對他至關重要的東西。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