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從敖丙開始的神級選擇 > 第140章 羅宣的“靈感”
    只見蘇橙突然將手中的覆海神龍戟高高舉起,轟隆一聲,一道雷霆炸開!

    “父王,二叔,三叔,準備動手殺了這廝!”蘇橙眼中散發著冰冷的殺氣,冷然看著羅宣!

    羅宣頓時大驚,他連忙激發靈力,將手中的法寶一同祭出,同時驚恐地大喊道:“敖丙!你是什么意思?難道我說的話不夠清楚嗎?我看誰敢動手!”

    “這……丙兒……”老龍王敖廣頓時一陣遲疑。

    但蘇橙卻絲毫沒有猶豫地繼續說道:“不用怕!殺了他,大不了我以命相還就是了!”

    “以命相還?”羅宣頓時一怔,隨即大怒道:“你還個屁!我的命比你們這些螻蟻要值錢得多!殺了我,你們整個龍族一起還都還不上!”

    “哼!羅宣,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蘇橙冷笑道:“我承認,你若引發萬鴉壺的靈力勢必會引起截教仙人的發現,但是那又如何?到時候我把一切事情都扛在自己身上,再背棄龍族,逃到闡教的昆侖山去!到時候,就算截教的人過來找龍族的麻煩,也于理不通!頂多也就是趁著元始天尊不在上昆侖山尋仇罷了,到時候就算我人微言輕,不能讓闡教庇護,最多也就是一命換一命罷了。再說了,如今封神大戰在即,我闡教還真未必會給你截教的面子!受死吧!”

    他手中一擰覆海神龍戟,猛地在空中一踏,整個人飛身躍起,轟然間覆海神龍戟向羅宣砸了下去。

    “爾敢!”

    羅宣大驚,左右分出兩只手來,各執飛煙劍橫在空中,擋住覆海神龍戟。

    轟隆!

    覆海神龍戟帶著雷霆萬鈞轟然間轟在了飛煙劍上,頓時,火花炸裂,羅宣整個人被從空中陡然壓下了五丈!他整個人感受到一股極為強大的巨力,心神巨震。

    蘇橙雖然修為弱于羅宣,但是論起身體強度和自身的力道,卻完爆羅宣。此時一方天畫戟轟了下來,帶著萬鈞巨力,羅宣虎口頓時破裂,流出火紅的鮮血來,若非飛煙劍也是強大的靈寶,只怕這一擊就要身受重傷。

    “可惡……!”羅宣見了血,心中大怒,就想要催動照天印再一次去砸蘇橙。但是此時突然間三聲龍吼齊齊響起,緊接著三大龍王幾乎是同時祭出了龍珠,龍珠的三道金光頓時糾纏到了羅宣的身上,將其禁錮得動彈不得!

    滋滋……

    強大的金光瘋狂地印在羅宣的身體上,一陣陣黑煙從他的身體上冒了出來。

    “啊啊啊——!快住手!”

    羅宣極為痛苦地掙扎大吼道:“行了,有話好好說!你們快住手。否則我就真的要引爆萬鴉壺,魚死網破了!”

    “羅宣!你還有何話好說?你不是已經決定魚死網破了嗎!”蘇橙并沒有住手,而是更加全力地催動起了法力,覆海神龍戟散發出一道道的雷霆電光。

    同時,在羅宣沒有注意到的地方,一絲絲暗金色的火焰從雷霆中緩緩漂浮而起。正是玄燭天火!

    羅宣還不知道自己手里有著玄燭天火這最后的底牌,自己仍然有機會借助玄燭天火的特性吸收萬鴉壺爆發的威能……只是,不到萬不得已,蘇橙還不想這么做。

    畢竟,玄燭天火未必能夠完全擋住萬鴉壺的威能。退一萬步來說,就算可以,這強大的功德靈寶萬鴉壺恐怕也要因此而毀了。

    他能感覺得到,羅宣身為三昧火精,能夠完全掌控這萬鴉壺!引爆萬鴉壺中的靈力,也并不是開玩笑,而是真的有可能做得到。

    另一方,羅宣一開始還以為蘇橙只是在做戲。但感覺到了那方天畫戟之中狂暴的雷電靈力,他真的怕了。

    這敖丙簡直是一個瘋子!他真的要殺我!

    羅宣連忙嘶吼道:“敖丙,你快住手!我們本沒有不死不休的因果,何必非得弄到兩敗俱傷呢!這樣,你放了我,我現在立刻就走。絕對不再報復你龍族!”

    蘇橙聞言,似乎神色略微一動,但隨即便再一次加深力道,左手猛地一拂衣襟,右手單手持戟陡然按下,雷霆轟然之聲再次響了起來!

    “呵呵,你還想騙我?今天我還真是就要跟你不死不休了!”蘇橙目光冰冷地說道。

    三大龍王見狀,也顧不得那許多了,一起催動神通,龍珠散發出的金光威能更加巨大,羅宣頓時感覺全身上下仿佛要炸裂了一樣,幸好他本身是火中精華,又有幾寶加持,才沒有登時身死。

    但是,即便如此,羅宣此時也感覺到神魂巨震,法力漸漸地流失。

    完了……

    他不禁暗恨,自己怎么這么蠢!

    都說初生牛犢不怕虎,這敖丙沒準真的敢跟自己同歸于盡!

    敖丙死了倒是不要緊,可是自己乃是三昧火精,一身修為得之不易,未來成就大羅金仙的境界也不是不可能!如今有大羅金仙在旁邊環視,自己今日若在此身死,恐怕連神魂都逃脫不了,真靈能不能保存都是一件未知之數!自己為什么剛剛非得惹怒龍族呢……本來,事情還是有轉圜的機會的!

    難道……自己真的要引爆萬鴉壺嗎?可是就算如此,截教真的會為了自己得罪闡教嗎?自己在截教真的有這個分量嗎?而且,萬一要是引發了更嚴重的后果,比如說闡截大戰……

    他不禁陷入到了猶豫之中。

    然而就在這時,突然間,兩塊玉佩在他的眼前飄過。

    羅宣三只頭顱的瞳孔突然同時一縮。

    那兩塊玉佩一白一黑,都是小巧精致。白的像龜甲,在羅宣的眼中倒是沒什么特異之處,但是黑色的玉佩,他卻認得!

    “敖丙住手!我是申公豹道兄的結義兄弟啊!”羅宣腦海中靈光一閃,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地大吼道:“這是誤會啊!真的是誤會啊!你腰上的玉佩是申公豹給你的吧?他是你的師父吧?我和他可是八拜為交啊!”

    “結義兄弟?”

    蘇橙頓時一愣,雙眼茫然地眨了眨眼睛。他收了收力道,羅宣頓時感覺到周身壓力一輕。

    見到自己的話語有效,求生的頓時令他再一次心中激動了起來,連忙大聲道:“敖丙侄兒,我真沒想到,我那兄弟竟然就是你的師父!唉,如果我早知道,豈能無端地就禍害你水族啊?侄兒啊,這件事全都是叔叔我的錯!我這就和你道歉!”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