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萬域仙主 > 第二卷 靈界 第504章 遭遇追殺
    陸塵快步走到絕情宗大長老孟茹云身前,拱手行禮道,“前輩,晚輩打算明日回紫薇宗!這段時間,多謝前輩的關照!”

    孟茹云笑著說道,“陸塵,你是溪兒的朋友,不用和我見外,路上要注意安全!”

    隨后,陸塵便和溪婉怡一同回了住處。

    一路上,溪婉怡雖然面色平靜,卻是難掩離別的惆悵和不舍。

    到了洞府之后,溪婉怡說道,“陸塵,明日一早,你能陪我看日出么?”

    陸塵點點頭。

    第二日一早,溪婉怡便早早地便出現在了瀑布旁等候,只見她身著淡紫色衣裙,周身散發著一股仙子般的氣質。

    在陸塵走出洞府后,兩人很快來到了山峰峰頂,找了一塊大石頭并肩坐下。

    溪婉怡說道,“陸塵,你知道么,這段時間是我最快樂的日子。”

    說著說著,睫毛一顫,眼淚順著她的眼角流下。

    溪婉怡的聲音蘊含了似海柔情,她看著陸塵,真希望這一刻成為永恒。

    陸塵轉過頭,兩人的目光對視到一起,陸塵知道眼前這個女子,喜歡上了自己,雖然知道自己有五位道侶,但她始終不愿放棄。

    陸塵看著這絕美的女子,心中輕嘆一聲,臉上露出了一絲柔和的微笑。

    溪婉怡咬著下唇,俏臉羞紅地說道,“陸塵,你能抱我一下么?明年去紫薇宗的交流取消了,所以,我要閉關修煉五年!”

    看著溪婉怡一臉的期盼,陸塵終于還是同意了。

    溪婉怡聞言展顏一笑,螓首靠在陸塵懷里。

    陸塵輕輕地抱著溪婉怡,這一刻,他似乎有一種錯覺,自己懷里的女子便是多年不見的道侶林汐。

    這是兩人第一次擁抱,溪婉怡清晰的感應到,自己對陸塵的感情已經超出了好感,可以說是深深地喜歡上了對方,她可以為了陸塵放棄一切,包括放棄成為靈尊。

    過了一會兒,東方出現了一片魚肚白,隨著天上的云彩散開,一輪初陽慢慢升空。

    就在兩人起身的那一瞬間,溪婉怡突然在陸塵額頭上輕輕地吻了一下,說道,“陸塵,我會一直想你的,出關之后,我去絕情宗找你!”

    說完,溪婉怡身子一閃,一陣香風吹過,她已經不見了倩影。

    陸塵知道,這是溪婉怡不愿意自己看到她流淚的模樣。

    走下山峰,來到瀑布旁,陸塵朝著溪婉怡的洞府,深深地看了一眼。

    不知怎么的,在這離別之際,他的心中也隱隱多了一絲傷感。

    陸塵沒注意到的是,他手腕上的那個同心結印記亮起了一道光芒,雖然微弱,比之前卻是明亮了不少。

    按下心中的惆悵,陸塵化作一道長虹,離開了絕情宗。

    在陸塵離開的下一瞬,溪婉怡的洞府大門突然打開,只見她走了出來,美眸中留下了兩行淚水,自言自語道,“你個大壞人,幸虧有同心結提醒我,不然我還以為你心里沒我呢!”

    ……

    絕情宗一處洞府內,江興安正和一位黑衣男子密談著什么。

    “師兄,我想請你幫我去殺一個人!”江興安笑著說道。

    “師弟,你說的這人應該是陸塵吧!”青袍男子笑著說道,

    青袍男子名叫李逸,乃是江元華的五弟子,渡劫中期修為。

    “對!”江興安點點頭。

    “師弟,你也知道,大長老對此人刮目相看,有傳聞說她有把溪師妹嫁給陸塵的打算,如果我把陸塵殺了,你讓師兄我在絕情宗還怎么呆的下去?”李逸說道。

    “師兄,這我知道,但陸塵身上寶物極多,光五階上品靈器就有一件,而且這二十場切磋下來,此人贏了十多萬極品靈石。”

    “你讓我想想!”李逸眼中露出火熱之色。

    江興安繼續勸說道:

    “最近不是有血靈宗的妖人出來作亂么,陸塵和對方結了仇,對方來找他復仇,如果陸塵出事,那就是血靈宗弟子干的!”

    “如果師兄愿意出馬,陸塵身上所有的靈石和法寶都歸師兄所有,師弟我什么都不圖,就希望此人徹底隕落,這樣他就沒法和我爭溪師妹了!”

    “不過我得找個合適的借口出宗才行!”李逸說道。

    江興安大喜,笑道,“這還不簡單,師兄去宗門大殿隨便找個宗門任務不就行了?”

    想到陸塵身上那么多的靈石和那把墨竹劍,李逸心頭一片火熱,快步走出了洞府。

    ……

    當初被陸塵逼得遁逃的血靈宗弟子桓明杰此刻正在某座城中一處酒樓內喝酒,在他旁邊坐著一位渡劫后期修士,正是他的同門師兄,孫禹。

    桓明杰態度恭敬地對孫禹說道,“師兄,這次小弟吃了這么大一個虧,還請師兄為我做主!事成之后,小弟會想辦法搞到五顆渡劫初期境界的血靈珠孝敬師兄!”

    孫禹很不客氣地說道,“桓師弟,我實在搞不懂,你堂堂渡劫中期修士怎么會敗在一個合體大圓滿修士手上?”

    桓明杰露出誠惶誠恐之色,“師兄,此人手段非常詭異,小弟一時不慎才會落敗,此人和絕情宗一名弟子相識,我猜他此刻肯定還在東靈洲南部區域。”

    孫禹嘆了一口氣說道,“看在你堂妹是我侍妾的份上,我幫你一次!不過,如果一個月內找不到此人的行蹤,此事便暫時作罷!”

    桓明杰聞言大喜,抱拳說道,“多謝師兄!”

    再說陸塵這里,在離開絕情宗后的第三天,他便被一個陌生修士攔住了去路。

    “閣下,找我有什么事?”看著面前這名黑衣男子,陸塵眉頭微皺道。

    “沒什么事,只是有人讓我取你的性命而已!”黑衣男子笑著說道,此人正是絕情宗李逸。

    陸塵面色平靜地說道,“能如此迫不及待要我命的人,應該是江興安吧!”

    李逸說道,“你倒是挺聰明的,只是可惜,太聰明的人往往都沒什么好下場!”

    陸塵目光一閃,祭出墨竹劍,一劍揮出。

    一陣破空聲傳出,接著一道巨大的墨綠色劍芒朝著李逸疾馳斬落。

    劍芒從半空中劃過,散發出一股恐怖的靈力波動。

    李逸冷笑一聲,伸手一拍儲物袋,一把白色如意飛出,從中閃爍出道道耀眼光芒。

    這些光芒瞬間凝實,化成數層厚厚的白色光幕,擋在其身前。

    轟!

    劍芒斬在一道白色光幕上,砰地一聲,光幕瞬間碎裂開來。

    很快,光幕一層層破裂。

    但劍芒威力也隨之不斷變弱,最終在斬破最后一層白色光幕后,黯淡到了極點,閃爍一下后化作無數劍光崩散消失。

    李逸眼中殺機一閃,朝著陸塵拋出一塊青石。

    還沒等陸塵催動靈劍斬碎青石,這青石在半空中漲到幾十丈大小后,自動碎裂分成五根石柱。

    接連五聲巨響后,這五根石柱按五個方位落到地上,將陸塵圍在中央。

    隨即,李逸打出五個手印。

    手印沒入石柱內瞬間消失不變,隨即這些石柱綻放出耀眼青色光芒,迅速連成一個玄奧的五角圖案。

    李逸得意洋洋地笑道,“陸塵,這是一個五階火屬性殺陣,今日你在劫難逃,哈哈!”

    在此人看來,耗費一塊能布置出五階殺陣的陣石,換取十幾萬靈石,還是劃算的。

    話音剛落,隨著地面隆隆晃動,這個靈陣開始運轉起來,

    陣法中的陸塵,發現有一股炙熱高溫從陣法內散發而出,隨即,這五根石柱表面迅速噴出一道道青色火焰。

    這些火焰迅速化為五只青色火鳥,齊齊嘶鳴一聲,朝著陸塵呼嘯撲來。

    陣法外的李逸聽到有鳥鳴聲,心中大喜,殺陣已經開始了攻擊,李逸估計,以陸塵合體大圓滿境界,在陣法內最多堅持十息。

    就在此時,陸塵眉心亮起,鳳凰印記浮現而出,一道火紅色光芒射出,凝聚成一只火鳳凰虛影。

    只聽到清脆的鳳鳴聲響起,這五只青色火鳥渾身顫栗不止,它們雖不是實體,但鳳凰一族卻是銘刻在它們的靈魂中,這是它們的王。

    陣法外的李逸心中疑惑不已,怎么會有鳳凰的叫聲。

    在鳳凰虛影出現后,這五只火焰幻化的青鳥便脫離了陣法的控制。

    鳳凰見大功告成,便重新變成印記模樣飛入陸塵眉心,消失不見。

    當李逸看到陸塵毫發無損地出現在他面前的時候,此人驚呆了,而真正讓他感到恐懼的是,陣法召喚的五只青色火鳥此刻卻是乖巧地盤旋在陸塵頭頂上方。

    陸塵右手一指,這五只青鳥頓時目露兇光,朝著李逸呼嘯飛去。

    李逸嚇得肝膽俱裂,他深知這些火鳥的威力,

    沒有絲毫猶豫,此人身上遁光立刻大盛,朝著絕情宗方向疾馳逃去。

    此人眼見火鳥和自己的距離越來越近,一道白光閃過,手中多了一塊玉佩。

    捏碎之后,一團白光從玉佩中飛出,將此人包裹住。

    此人遁逃的速度立刻陡增了數倍。

    那五只青色火鳥體表光芒大作,轉眼間融合成一只巨型青鳥。

    片刻之后,巨型青鳥便追上了李逸。

    就在兩者相距不過百丈之時,巨型青鳥化為一團青色烈焰,朝著前方的李逸飛卷而去。

    猝不及防之下,只聽到凄厲慘叫聲響起,李逸瞬間神魂俱滅。

    此人掉落到地上的儲物袋被趕過來的陸塵一把抓在手中。

    神識探入一看,除了有一萬多極品靈石外,還有此人剛才防御用的那把玉如意,陸塵面色一喜,這竟然是一件五階中品靈器,能輕松擋下渡劫初期修士的全力一擊。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