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們的電影時代 > 第620章 哭不過(4/4)
    “我說我如坐針氈不是因為這是我執導的戲?!?br />
    “不是因為節目組選用沒在國內上映的《華爾街之狼》?!?br />
    “不是因為攝影機對準我想看我大驚失色的模樣?!?br />
    甘敬拿著話筒連續三句否定讓滿場的人都想笑,就是,就是,就是吧?

    前面一排導師位置上坐著的陸瑋忍不住拿起話筒說道:“好你一個阿甘,嚇我一跳,我以為是哪里特別不好讓你這樣評價呢,你不知道,為了能讓林皓和邱冉直觀的看到這部戲,我們一起飛到了海參崴為你的電影貢獻了幾張電影票?!?br />
    《華爾街之狼》有在俄國上映,從京城飛往海參崴是兩個小時出頭的行程,不算很遠。

    但一來一回加上觀看電影,這樣的時間安排還是相當相當緊張的。

    甘敬自拿起話筒就一直很嚴肅,此刻聽到老朋友的話仍舊沒露出笑意,認真謝道:“謝謝陸哥,等錄制結束后請你喝果汁,可我是認真的,不僅僅是如坐針氈,還如芒刺背,如鯁在喉?!?br />
    錄制現場本來輕松下來的氣氛一下子又重新繃緊,三連“如”比三連“不”的效應要強多了。

    陸瑋的臉色變得有點僵硬,玩真的???

    “首先,我得和大家說明一下,邱冉和林皓表演的這一段來自我正在海外上映的《華爾街之狼》,它目前是三天拿到一億美元的票房?!?br />
    甘敬侃侃而談,渾然忘了之前還考慮不招搖的決定,他說完這句頓了頓果不其然的聽到了現場觀眾的驚訝聲。

    然后,他繼續說道:“我不是要拿這個數字炫耀什么,我是想說,這是一部定位極其明確的商業片,它是一部黑色喜劇,荒誕、諷刺,劇情緊湊,節奏輕快,涉及到金錢、性、藥等元素?!?br />
    “聽明白了嗎?核心就三個字,商業片,其他元素是圍繞這個事來的,要表達、要諷刺、要黑色、要緊湊等等等等,都要為商業服務?!?br />
    “也因此,邱冉和林皓他們兩人這段截出來的戲同樣有這樣的屬性,邱冉這個角色是由一位德裔演員索菲亞出演,這個角色的戲份在整部電影里不算特別多,我對她就一個要求?!?br />
    甘敬看向舞臺上的女演員邱冉,說道:“展現她身體的優點,我得說,商業片的觀眾愛看這個,身材、腿,剛才邱冉你坐在床尾脫靴子是為了表達導演什么樣的意圖?”

    舞臺上的邱冉有點怔然,支支吾吾的說道:“呃,呃,動作上不太、不太專心,敷衍丈夫?!?br />
    “還有呢?”甘敬問道。

    邱冉反應過來了,輕聲說道:“腿?”

    “對,我選擇索菲亞這個演員的時候很大程度上就是考慮她的腿很美,可能有些人看到過這部戲的宣發海報,上面就是索菲亞穿著高跟鞋坐在地上抬腿踩在拉塞爾的臉上?!备示醋匀舻恼f道,“這段戲的脫靴子就是給觀眾看腿的?!?br />
    現場響起一陣輕微的嗡嗡聲,舞臺上的邱冉不知道為什么忽然有點想臉紅,她竭力控制著自己的感覺。

    甘敬無視小小的騷動,侃侃而談:“腿有問題嗎?美麗的腿不能展現嗎?這是一個明顯的商業元素細節。但國內很多人拍戲、演戲,該商業的不商業,該藝術的不藝術,這是毛病啊?!?br />
    “就還拿剛才邱冉這段戲,她不僅僅沒展現出身體的優點,甚至有意無意的在躲掉這一點,還有后面的‘性’,這個改掉了?!?br />
    陸瑋發言了,他要護住自己的兩位選手:“我改掉的,我們電視機前的觀眾可能不太適合?!?br />
    甘敬點點頭:“我理解,我不是不允許改動,是你改的有問題,OK,我們不脫褲子,現場表演也不太好借位,那你能不能改成接吻,這總沒問題吧?”

    他一口氣接著說道:“先強吻,再反吻,后濕吻,然后咬住舌頭,恨到咬出血,還可以掙扎、掙脫,這么多方式的表達,你為什么不用?”

    陸瑋愣了愣,劇本里性元素改為言語上的交流,為了矛盾還增添了臺詞的復雜性,至于吻……

    他老實的說道:“我倒是沒往這個方向想?!?br />
    “沒往這個方向想?!备示粗貜完懍|的話,“所以,商業該有的東西沒了,返回到這段表演,我看得很別扭,整段表演用兩個字來說,瑟縮?!?br />
    甘敬微微一哂:“你們覺得這樣拍還能拿到三天一億的成績嗎?可能我說的有些矯枉過正,但這樣的細節在臺上不是一處,反應的是整個邏輯上的問題?!?br />
    “很多電影又想商業又想藝術,但最終就是四不像,反而不如專心做商業來得好?!?br />
    “謝謝大家,如有冒犯,還請多多包涵?!?br />
    甘敬說到這里突然想起自己來之前“不招搖”的原則,連忙真誠的表示感謝和歉意,話說的有點多有點沖,看陸瑋的臉色都黑了……

    誒,怎么就沒管住我這張嘴?!

    不過,李早瑜的臉上怎么都是興致勃勃的神情?

    甘敬“咳”了一聲,緩緩坐下。

    臺上的主持人廖悠倒是沒覺得什么,反而挺欣賞這番話,國內有一波人就是瞎拍,其中不乏某些成名人物,現在真能讓他們看看,再有名有甘敬有名嗎?

    人家甘敬在國外媒體上都是被黑出水來的了!

    “謝謝甘導的精彩點評,我們的舞臺上就是愿意看到對電影不同角度的思考。碰撞、交流、進步,這樣才能越來越好?!绷斡坪唵慰偨Y,看向這番對話里落入下風的陸瑋導師,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剛才甘導從整體角度來分析兩位演員的表演,陸導師,你對他們具體的表演怎么看?”

    陸瑋慢慢開口道:“我也如坐針氈了,如果這一組表演的不夠好,那么全是我的問題,劇組的改動是我來主導的。剛才阿甘沒對演員多評價想必也是這樣的原因?!?br />
    他扭頭看向左后方的甘敬:“對吧?”

    甘敬躊躇了下,還是簡潔道:“林皓的表演有些僵化,還行。邱冉的表演痕跡感稍微重了點,還行?!?br />
    陸瑋的臉徹底黑了,這是哪門子的還行?什么標準的還行?

    他不滿道:“喂,喂,阿甘,我們為了這部戲可是飛到海參崴,連路上都在廢寢忘食的討論啊,你看你把邱冉都點評哭了?!?br />
    臺上的邱冉已經變得淚眼婆娑,這完全和開始想象的不一樣!

    甘敬淡淡的看了眼臺上:“哭有用的話,還要演技干什么?”

    這句話的語速略慢,只是,隨著開口,他眼里的淚水忽然大滴大滴的自臉頰滑落,與此相應的是,表情仍舊很淡。

    導師、嘉賓、觀眾、選手,乃至看著鏡頭畫面的節目組,全都愣住了。

    臺上邱冉不哭了,湊表臉,欺負人!

    瑪德,哭不過影帝!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