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們的電影時代 > 第581章 籌建
    浪漫之都的春天格外春,正是適合拍攝《愛在日落黃昏時》。

    這部片子和它的前作《愛在黎明破曉前》有著相同的基因,男女主演、話癆對白、優美配樂,但也有不同,如果說第一部是兩個人的一見鐘情,那這一部就是久別重逢的歷久彌香。

    相較于首作拍出來浪漫、輕快、熱烈的氣質,這一部一定要加上時光的成熟風韻。

    “你覺得我能拍好嗎?”

    劇組悄無聲息的在巴黎一角開工,莫嘉娜直到此刻才向甘大導演問了個問題。

    甘敬毫不猶豫的答道:“當然可以?!?br />
    莫嘉娜有些忐忑的問道:“為什么?”

    甘敬臉上浮現一抹笑意,反問道:“昨天你不是口口聲聲說你在英國攻讀了很久的導演專業么?為什么今天又突然這樣沒信心?”

    莫嘉娜看了眼攝影師,躊躇了一下,老老實實的說道:“我也不知道,只是忽然很慌?!?br />
    “首先,這部電影的拍攝不高,鏡頭素材可以多補,其次,主演陣容沒變,前作因果明確,故事線索很簡單?!备示催@下選擇鼓勵,“最后,演員之間的化學反應還是不錯的?!?br />
    莫嘉娜的心情好了一些,笑道:“還沒開拍,你就知道演員間的化學反應?”

    “當然,某種角度上來說,我們和劇本里的情況是相似的,許久不見,唔,我是指我在國內、你在倫敦的狀態?!备示雌届o的說道,“就如同上部戲一樣你可以代入到那種熱烈的情緒里,現在把時間拉長你也可以有清醒些的視角?!?br />
    他繼續說道:“這對于角色的同理是很有好處的,演員演好了,導演使用鏡頭會容易的多?!?br />
    莫嘉娜的情緒忽然滑落了一些,湛藍色的眼睛看著甘敬的臉:“角色上的同理還有什么好處?”

    甘敬稍微思考,尋找到合適的詞匯,舉例道:“比如兩個主角見面后的克制?就像我們一樣的克制?”

    莫嘉娜臉上的笑容徹底不見,她掃了一眼旁邊自從劇組開工就拍攝著甘敬的攝影師吳瑞瑞,轉身特意對著鏡頭吐出了兩個漢字。

    “瑪,德?!?br />
    然后,莫嘉娜走向劇組攝影師,為黃昏的開拍做最后調試。

    劇組開工,吳瑞瑞便開工,但他拍了一陣就發現自己聽不懂法語,也無從知曉兩人在認真的聊什么,可最后熟悉的兩個字他還是明白的。

    “甘哥,怎么了?你們在聊什么?”吳瑞瑞大膽的向當事人詢問了一句。

    甘敬聳聳肩,解釋道:“一些復雜的表演上的不值一提的東西?!?br />
    吳瑞瑞懵逼道:“導演剛才是對我不滿嗎?”

    “對的,這段記得刪掉?!备示磸纳迫缌?,他說完之后也走向了攝影師打算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幫助。

    稍遠一些但能目睹全程的經紀人賀月吐槽道:“瑪德,渣男?!?br />
    吳瑞瑞更懵逼了:“月姐?你能聽懂法語嗎?”

    “雖然聽不懂,但我能看到表情、聽見語氣?!辟R月沒好氣的說道,“記得刪掉。我怎么可能說老板?我剛才是說你的!渣男,你到了巴黎居然不給女朋友買化妝品!”

    吳瑞瑞愕然的看了看老板的背影又看了看賀月的身影,滿心委屈,昨天不是你說這邊不是打折季,不要買的嗎?

    就在跟拍攝影師無奈刪掉攝影機里的內容時,《愛在日落黃昏時》開始拍攝劇組的第一幕鏡頭,這是繼前作男女主角相遇的九年之后,兩人在書店相遇。

    九年時光足以改變兩個人的狀態,男主角成了暢銷書作家,他在書店舉行讀者見面會要聊的書正是九年前和女主角一見如故又分別的內容,女主角則成為一名法國的環保組織成員。

    因為這種時間的關系,甘敬和莫嘉娜已經上好的妝容都把兩人畫的更為成熟,甘敬換了個略顯邋遢的發型,莫嘉娜略著了幾絲魚尾紋。

    今天鏡頭要拍的正是兩人在書店外久別重逢的畫面。

    “嗨,你好?!?br />
    “嗨,你好?!?br />
    兩人重逢后的首次招呼理應充滿生分和克制,然而……

    甘敬抿了抿嘴:“莫嘉娜,需要我幫你喊卡嗎?”

    莫嘉娜搖搖頭,沒說話,伸手示意攝影師重來一遍,她不用看監視器就知道自己剛才演的很糟糕。

    這部戲是文藝片,而且劇情簡單,它需要帶給喜歡這類題材觀眾的就是感覺。

    感覺對了,一切都對。

    莫嘉娜早就和甘敬交流過這部戲,也知道自己拜他所賜,現在感覺很不對。

    第二遍重新來過。

    這一遍比剛才強了幾句臺詞,但仍然不夠,歸根結底,莫嘉娜這兩年攻讀的是導演專業,作為演員,她的狀態是不穩定的。

    甘敬想了想,在第三遍開始之前提供了幫助:“莫嘉娜,我以前和你說過《愛在》可以拍三部的對吧?”

    “嗯?!蹦文扔行┟曰鬄槭裁磿谶@種時候說這個。

    “我不打算在拍第三部了,所以,這一部之后就沒有《愛在》了?!备示赐ㄖ藢а葑约旱臎Q定。

    莫嘉娜驚訝道:“為什么?”

    “我不想拍那個故事,挺無聊的要聊婚姻里的事?!备示春唵谓忉屃艘痪?,話雖然不多,但意思表達的很明確。

    莫嘉娜有些怔怔。

    甘敬啟發道:“要珍惜時光啊,這部戲要好好拍才是?!?br />
    “嗯,我覺得我需要調整下情緒?!蹦文群袅艘豢跉?,“給我十分鐘時間?!?br />
    甘敬點點頭,目睹女主角走到一邊重新翻看劇本。

    兩分鐘之后,經紀人賀月瞧見還不開拍,湊到老板身邊問道:“甘哥,怎么還不開拍?”

    “莫嘉娜狀態不好,需要些調整?!备示吹ń忉?,又問道,“幫我聯系羅伯特了么?”

    賀月反應慢了兩秒才說道:“聯系了,發出邀請了,可對方說要考慮考慮,我看可能性不大,還是要重新物色男主角?!?br />
    甘敬皺眉沉吟,片刻后說道:“重新擬定一份演員名單,縮小范圍,不用一線、二線了,這樣的演員顧慮太多,檔期也難排,把目標對準那種他們國內臉熟的演員?!?br />
    他頓了頓又補充道:“紅過,現在落魄的也行?!?br />
    賀月想了想:“票房毒藥那種?恐怕會耽誤以后的發行?!?br />
    “這部戲沒法在國內上映,美國方面的院線發行暫且存疑,我們把目標放在歐洲這邊,想來他們也樂意看到一部諷刺美國的電影?!备示慈绱苏f道。

    “好,明白了,我重新篩選下演員?!辟R月慢慢點頭,余光忽然瞥見吳瑞瑞在拍,立即說道,“拍甘哥啊,別拍我??!”

    吳瑞瑞悶聲悶氣的說道:“這種討論劇本主創的選擇不應該是被記錄的嗎?甘哥,你說是不是?”

    甘敬答道:“嗯,是的,可以拍?!?br />
    賀月看老板都這樣說了,只能對吳瑞瑞翻個“你膽子變大”了的白眼,她繼續匯報了句:“制片人方面有兩個回復表示了興趣,但都要求薪酬要先付?!?br />
    “這意思是覺得我們是不靠譜的肥羊?”甘敬笑了笑,“把這兩個制片人的資料放我電腦里,等會收工回去后我看看?!?br />
    賀月點頭,瞧見莫嘉娜已經走了過來,她干脆的轉身準備先處理工作。

    吳瑞瑞學了個乖,扛著攝影機拉開距離,只拍畫面,不錄聲音。

    “好了,我調整好了?!蹦文冗@位導演請示著男主角。

    “來吧?!备示错斨粋€邋遢的發行隨時都沒問題。

    《愛在日落黃昏時》的第一幕第三遍開始,這一次莫嘉娜的情緒就相當到位,她用她的表現證明了甘敬的側面點撥是有效果的。

    不過劇組第一天正式開拍沒有拍太久,黃昏時間很快過去,想要相同的場面來保持最好效果要等第二天了。

    這天晚上,甘敬自來巴黎之后少有的清靜,無波……無瀾,只有筆記本里的制片人和臨時重新篩選出來的眾多演員資料。

    兩位有答復意向的制片人都是白人男性,履歷上也差不多,跟過的電影沒有太大的制作,經手的作品也都是不溫不火,但經驗看起來還是比較豐富的。

    一位開出的預付價是140萬美元,另一位是130萬美元。

    這種價格毫無疑問是有溢價,甘敬按照履歷估計,兩人的價格打個對折差不多是他們自己接美國劇組的薪酬,不過,自己現在還是挺缺時間的。

    “賀月,你聯系這兩個制片人,100萬的報價,不采用預付,干就干,不干重新找人?!备示创蛲私浖o人的電話,“這兩個是執行制片,我們公司……算了,你過來,當面聊?!?br />
    賀月在電話里“哦”了一聲,頓了頓,小心翼翼的說道:“甘哥,現在過去嗎?方便嗎?”

    “方便,有什么不方便的,事無不可對人言?!备示创罅x凜然的說道。

    “五分鐘就到?!辟R月掛掉了電話。

    甘敬繼續物色名單上的人選,除了男主角,他還需要一群配角,這些工作可以由制片人來負責,但為了電影的質量他還是想把一個框架先確定下來。

    五分鐘后,賀月準時出現在房間里。

    “老板,你說?!辟R月打開手機準備記錄。

    “我們公司的人什么時候能到?”甘敬先問道。

    “恐怕還需要半個月的時間,按照你的要求,化妝和道具放在美國劇組算是學習,我們自己用一位攝影師,副導演由劉沛川占個位置,制片人比較麻煩,公司里的制片人溝通都不太行?!辟R月匯報道。

    甘敬思忖道:“語言能力是個問題,后續科幻片的海外上映也不能忽視這個問題,一方面督促公司里的人注意這個,另一方面再從外面挖掘下人才吧?!?br />
    賀月無奈吐槽道:“甘哥,這兩年隨著咱們公司的發展,外面公司的競業協議都規范了很多,上面的不少條款也加高了價格?!?br />
    “何至于此?!备示措S口嘆道。

    “等下我先和慧姐說一下這個事,另外,俞總剛才給我打了電話,她可能得晚點才能到巴黎,公司架構重組涉及到人員變動需要協調處理?!辟R月笑道,“等俞總處理好,下次如果再有美國劇組要搭建,那應該順利多了?!?br />
    “俞婧還是挺努力的?!备示促潛P了一聲,然后他把自己標注了的演員名單遞過去,“這上面我畫了圈的演員你再拿點詳細的資料,另外,你不要直接詢問演員了,等把制片人談好讓他們去聊,這也是他們的工作范圍?!?br />
    賀月接過名單,掃了一眼,答應下來,又問道:“別的呢?”

    甘敬沉吟道:“還有就是發行的事了,嗯……這個不行,美國那邊你完全不熟,還是等制片人談下來再說吧?!?br />
    賀月沒有沮喪,這是正常的,換了別人也是不……呃,除了老板,換了別人也是不熟的。

    “那,甘哥,我們現在這個劇組呢?”她問了一句。

    “這部戲沒什么要處理的,嗯,就聯系下老馬,配樂方面需要他幫忙,其他不用注意?!备示聪肓讼?,也就這么一個事。

    賀月點點頭,再次詢問之后沒有其他事就先離開了房間。

    要說這當甘哥的經紀人就是充實,哪怕前兩天還在香榭麗舍大街無所事事,現在立即能忙得不可開交,談制片人、查演員信息、聊電影配樂、問國內情況、催劇組成員。

    甘哥、甘哥,他真……賀月在走廊里碰見了導演莫嘉娜,沖她點頭微笑打招呼繼續往前走后才在心里補全了后半句話,他真不是人!

    ……

    三月初,天公作美,巴黎的天氣轉晴,《愛在日落黃昏時》劇組得以有連續的恰當時間用來拍攝,同時,女主角莫嘉娜找到狀態,戲份進度也相當不錯。

    最起碼,當國內年輕演員、《華爾街之狼》副導演劉沛川抵達巴黎的時候,他看到的就是一幅男女主角默契拍攝的畫面。

    “甘哥,我來了,公司的合同已經簽好了,嘿嘿,五年?!眲⑴娲ㄒ姷礁示词紫缺響B,“老板,以后我就跟您混了,可得好好罩著我?!?br />
    “嗯?簽了是吧,行,正好美國劇組在籌建呢,你跟著打打雜吧,你買張機票去紐約吧,俞婧會在那邊和你匯合的?!备示匆稽c沒客氣。

    “???現在嗎?”劉沛川剛下飛機沒多久。

    “合同真簽了嗎?”甘敬詢問。

    “是啊,白紙黑字?!眲⑴娲ù鸬?。

    甘敬點點頭,確實了上個問題的答案:“嗯,那就是現在?!?br />
    劉沛川:“……”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