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們的電影時代 > 第568章 太難了(二合一)
    京城藍光有一部分的精力是用在了海外市場,在亞洲是兼顧電影上映的票房收入與藍光碟片的銷售收入,在歐洲則是順著國家關系的好壞側重于后者。

    華夏和法國關系好,那來自京城藍光的藍光光碟就可以暢通無阻,甚至,甘敬本人還隨著《東方餐廳》在法國老城昂蒂布錄制了綜藝節目。

    這種層面的影響力讓企業和個人都是不能逆勢而動只能順勢而為的。

    所以,甘敬這幾年在適應熟悉當今的環境之后對于美國市場一直沒有什么想法,他是萬萬沒想到自己出現在那邊的視野中是以這么一個莫名其妙的姿態。

    還是那句話,有點冤啊。

    這《紐約時報》在頭版頭條把自己刊登上去又選用“黑天鵝”是采信了沙雕網友的沙雕分析?

    權威媒體會這么不靠譜?

    甘敬在心中保持了三分希望,一直到筆記本上收到張天順給自己發來的原版稿件后才徹底明白,就是這么不靠譜。

    不過,這篇報道里面倒不是全是對自己的陰謀論,還有對華夏電影市場以及亞洲市場的分析,也算有些干貨。

    甘敬在摒棄讓人不悅的部分之后有些津津有味的看了起來。

    “甘敬,甘敬,你上報紙了!”

    謝歆拿著手機興沖沖闖進客廳的聲音打斷甘敬閱讀后的思考。

    “嗯?”甘敬回神之后有點無奈,“你經常穿著拖鞋來去真的很破壞‘天后’這個詞在我心中的份量?!?br />
    “《紐約時報》誒,你看到沒?你被人黑了,黑到國外去了?!敝x歆有種莫名的昂揚,然后忽然一頓,狐疑的看著沙發的甘敬,“等等,環亞的事真是你讓人挑起來的嗎?”

    “你不是跟著一起參加了老張的婚禮嗎?那個時間點怎么可能是我動手?”甘敬仰頭長嘆,深深感受到輿論的魅力,它能讓人化身圣人,也能把人推進深淵。

    這竟然來串門的天后都這么想自己了,那外面不得怎么傳?

    “也不一定啊,又不是要你親手去做,找人啊、吩咐啊,我看你那位公關總監張天順就挺能干的,是個很有能力的人物?!?br />
    謝歆越琢磨越覺得有問題:“不然之前在機場你為什么那么鎮靜?是心里早有準備吧?事成在兩可之間,下了飛機是知道事情辦成了?”

    甘敬定定的看著天后,沒想到這時候連鎮靜都成了錯。

    “被拆穿了?”謝歆感覺甘敬的目光就是在承認。

    “算了,你覺得《紐約時報》選擇的這張照片怎么樣?”甘敬嘆口氣,不想越描越黑,轉移了話題,“他們雖然行文有些無恥,可照片還不錯,居然是我在京城電影節拿起獎杯的照片?!?br />
    “是挺不錯的,臉上的微笑很得體,仿佛影帝就是你應拿的,也沒表現的多激動?!敝x歆若有所思,“不過,你憑借《當幸福來敲門》拿那個編劇獎的時候表現也不錯,我記得你獲獎就說了兩句話吧?”

    甘敬微微挑眉。

    “‘只要是玩電影,再來一輩子我都樂意?!敝x歆笑道,“第二句就是感謝。誒,我下次拿金曲獎的時候應該向你多學學?!?br />
    “你居然記得我這個獲獎感言?記性不錯?!备示从行┮馔?。

    謝歆笑瞇瞇的沒說話,自己又沒出席那個電影節,這是后來翻看才知道的。

    “《紐約時報》是個挺嚴肅的媒體,連他們都這么寫,我覺得這一下真是讓槍口調轉一百八十度的對準我了?!备示磽u搖頭,“我能想象接下來太平洋對岸會怎么嘲笑、黑我了?!?br />
    謝歆不以為然的說道:“怕什么?我們又不靠對面混飯吃?!?br />
    “只是對事實的扭曲感到不爽,明明是兩邊的傲慢卻往我身上套?!备示磭@道。

    謝歆安靜了。

    片刻之后,正當甘敬覺得天后是對輿論有和自己同樣的荒謬感,他聽到了來自謝歆的疑問,她甚至改變了稱呼。

    “阿甘,你別瞞我了,到底是不是你做的?”

    甘敬咬著牙崩出幾個字:“我想靜靜?!?br />
    謝歆瞧著甘敬的臉色忍住了老掉牙的接梗,但她也只能忍到自己走到門口的距離,回頭笑道:“靜靜是誰?”

    語畢,來亦如風,去亦如風。

    然而,這天下午過去,天后如同往常一樣很自然的想來蹭飯時卻突然瞧見了一位不速之客。

    “你好,謝歆?!?br />
    字正腔圓,漢語八級,完全聽不出是外國人的發音。

    謝歆在院子里時能瞧見客廳里性感的如同一道火焰的莫嘉娜正同甘敬相談甚歡,待到走近更能確認甘敬的心情已經和中午不可同日而語。

    “哎,謝歆,我給你介紹下,這是伊莎貝爾·雅斯敏·莫嘉娜,叫她莫嘉娜就好?!备示葱χ鵀榕笥呀榻B朋友,繼續說道,“前法國非著名超模,現京城藍光吃空餉女演員,未來不知道能不能混出名堂的女導演?!?br />
    謝歆露出符合身份的標準笑容,點頭道:“你好,莫嘉娜?!?br />
    她又對甘敬說道:“不用介紹這么詳細,我看過你們倆的電影,她沒去英國入讀導演系之前我們也見過?!?br />
    甘敬對這樣的小事記不太清,也沒細究,只是笑道:“過來吃飯的吧?坐吧,自己開電視看?!?br />
    謝歆一口氣憋在嗓子眼,心生懊惱,謝歆啊謝歆,你好歹也是一位天后,怎么能不注意形象呢?隨隨便便的穿搭,隨隨便便的挽起頭發,隨隨便便的穿雙拖鞋,你對得起自己嗎!

    “不是,我想看下思思有沒有放學,想問下她的歌曲學習情況?!敝x歆斷然否認自己前來蹭飯的目的,帶了些強行淡然的說道。

    “哦,二思今晚不回來吃了,俞婧說要去接她吃完再回來?!备示聪肓讼?,轉頭對莫嘉娜說道,“說起來,我讓我女兒有學習法語,今天或者明天你聽聽看她的法語標不標準,也學了有一陣?!?br />
    莫嘉娜是今天剛從倫敦飛到京城,她用湛藍色的眼睛看著甘敬,笑道:“你的法語比我說的還像法國人,你自己聽聽不就行了?!?br />
    “我看女兒都是百般好,我知道我法語很地道,可二思不知道啊,我覺得她如果得到一位法國人的肯定一定會更有信心的?!备示慈绱苏f道。

    “你剛才說你買了一家馬場,明天可以一起去騎馬,我晚上調時差,明天正好為小女孩增加信心?!蹦文妊鄄鬓D,金發耀眼。

    “思思沒在,那我先回去了,等下還要錄歌?!敝x歆這時插嘴說了一句。

    “好的,好的,去吧,好好錄,我等你新專輯等好久了?!备示催B連點頭。

    “回見,謝歆,我很喜歡你的聲音?!蹦文纫泊蛄苏泻?。

    謝歆含笑點頭,轉身走向庭院,臉上表情變為了懊惱。

    剛剛走出甘敬家中,金白唱片的助理打了電話過來:“歆姐,明天幾點來錄音棚?”

    “明天不錄了!”謝歆怒氣沖沖的掛掉電話,一口氣沖上自己別墅里的音樂室,拿起吉他一陣亂彈。

    片刻之后,馬錘的電話打了過來,謝歆直到第二遍才接。

    “怎么了?出什么問題了?詞不滿意還是旋律不滿意?”馬錘關切的問道。

    “太難了,太難了!”謝歆咬牙切齒的說道。

    “難嗎?”馬錘有些摸不到頭腦,鼓勵道,“難也得錄啊,不能再跳票了,多試試就行了啊?!?br />
    “真的嗎?”謝歆停下亂彈的吉他旋律。

    “真的啊?!瘪R錘認真的說道,“這次和以前一樣就行了啊?!?br />
    “這一次不一樣!”謝歆忍不住用吉他給自己配了個悲傷的背景音樂,分外恰當。

    馬錘納悶道:“哪不一樣?”

    謝歆說不出來,只是說道:“就是不一樣?!?br />
    馬錘想了想,說道:“那要不讓甘敬來給你寫一首,他這段時間個人上應該不算忙,只是公司事情多?!?br />
    電話中背景音樂的吉他聲陡然從哀婉惆悵變得金戈鐵馬。

    馬錘認真的聽了一會,指出道:“謝歆,剛才有幾個音彈錯了啊?!?br />
    啪,電話掛斷了。

    謝歆把電話和吉他都丟在了一邊,她的情緒已經發泄的差不多了,這個世界上果然只有音樂才是最能撫平人的精神。

    從哪里跌倒就從哪里爬起來。

    謝歆認認真真的先洗了個頭,把頭發吹到半干,這樣能從整體上更有味道。

    然后,她坐在梳妝臺前略施粉黛,勾勒眉眼,輕描紅唇。

    最后,謝歆幾經打量考慮還打電話給助理討論了下穿搭,選擇一身適合這個時節的白色針織衫加上裙裝,還搭上了用來配色的圍巾。

    如此如此,天后在踏出房間的時候想好了說辭,原本從甘敬家里出來的時候是說自己晚上要去錄歌不吃飯,現在可以說公司助理臨時請假回家,那不就有時間了嘛!

    不然,回家專門換了身衣服又專門過來還挺突兀的。

    謝歆這么想著推開了甘敬庭院的大門,然后看著烏漆嘛黑的別墅陷入了沉默。

    人呢?人呢?

    莫嘉娜呢?出來比一比??!

    甘敬呢?你不是被黑了心情不好嗎?晚上還出門亂跑什么?!

    還有,還有,你們出門怎么連家門也不鎖?!

    謝歆扯掉圍巾悶頭往家走,但沒走兩步路就被車燈閃了兩下,一輛黑色轎車緩緩靠近。

    “歆歆,干嘛呢?”俞婧放下車窗打了聲招呼,她看到天后的裝扮,問道,“要出門???去公司嗎?這么正式?!?br />
    “歆姐姐!你要出去玩嗎?”甘學思放下后車窗,探出腦袋。

    “剛想出去錄歌,但是助理有事?!敝x歆若無其事的把圍巾捏在手里,笑道,“你們倆怎么回來這么早?我聽甘敬說你們晚上在外面吃?!?br />
    俞婧點點頭:“本來想的,可是發現有狗仔跟車就只能回來了,我得問問是哪一家的,我看這狗有點危險駕駛的意思。歆歆,先進去坐吧,晚上我要親自下廚?!?br />
    “好,思思,下來,讓你小姨去停車?!庇徭洪_了車門,順手把圍巾戴在了甘學思的脖子上。

    小女孩任由她戴好才仰著小臉的問道:“歆姐姐,好看嗎?”

    “好看,好看,這條圍巾才是最好看的?!敝x歆強調了一下,又說道,“拍一張發給你爸好不好?”

    “好!”甘學思更開心了。

    謝歆自拍了一張兩人的合照發給甘敬。

    稍過一會,等到庭院和客廳里的燈都按開,她收到了甘敬的回復,只有兩個字:“好看?!?br />
    謝歆“哼”了一聲,掀開甘敬常用的筆記本搜索到今天有關《紐約時報》的突發新聞,這是一個可以和俞婧聊的共同話題。

    透過新聞描人物,就看看甘敬有多黑吧!

    ……

    國內有關美國電影上映的波瀾囿于上層意志被按在平靜的水面之下,大洋彼岸卻大大不同了,本就對立的兩邊雖然有漸漸緩和的趨勢,但互相抹黑是極其正常的操作。

    嚴格意義上來說,院線返點的潛規則被曝出確實提供了一個攻擊點,隨后要求噤聲也被對面媒體大書特書,甘敬這個角色在其中就充當著當頭炮的作用。

    如今華夏市場誰最火?

    春節檔直接和麥恩影業競爭的《火蟻》是哪一家?

    這簡直是不用怎么選的操作。

    不過,就在國內很多人看到國外新聞都相信甘敬在“返點事件”中充當了重要角色的時候,京城藍光內部悄然啟動了一個延期很久的影視立項,《愛在日落黃昏時》要開拍了。

    這一次的主演不換,導演卻由甘敬變更為莫嘉娜,據說,還要去國外實地拍攝,不再采用布景+綠幕的方式。

    當然,這仍舊是一部小成本電影。

    但值此主角被美國媒體大黑特黑之際,公司里的很多人也在琢磨這一舉動有沒有什么別的特殊意義。

    2月初,單看國內仿佛已經沒有了院線返點消息的時候,京城藍光召開了高層會議,張天順主要是通報了一個消息。

    美國方面有獨立電影公司要拍片諷刺《火蟻》在華夏的遭遇,甚至,他們極其迅速的向京城藍光發起了具有羞辱意義的邀請——讓甘敬來演甘敬。

    片酬,八美元,他們說,八在華夏語中是個幸運的數字,希望這次春節檔也能讓甘敬這么幸運。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