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們的電影時代 > 第479章 三天
    一個晚上,美食餐廳變成主題沙龍,朗讀情書,分享見解。

    京城藍光文化和【上圖】展開的活動已經取得很好的成果,出乎很多人的意料,或者說,出乎很多人對愛情類型的意料,那些已經發生、正在發生的愛情多種多樣,引來大眾的共鳴和感懷。

    在這其中,京城藍光文化的電影宣發也被很多人納入眼簾,它這次為甘敬和陳若清新作《戀戀筆記本》的宣發路線又很與眾不同。

    現在已經有公司在通過圈內熟人接觸京城藍光的宣發總監張天順,覺得這是一個大大的人才。

    【上圖】里分享的情書有悲有喜有生活有展望,很多以前寫下的情書拿到當今來看都頗為有趣,當然,有的也顯心酸。

    過往時代里書寫在紙上的想法仿佛隨著字跡的不同代表著每個人在時光里的命運痕跡,因為真實,所以生動。

    同樣,《東方美食》節目組的導演陸森覺得這一晚拍攝到幾位嘉賓的朗讀也很真實,包括此前雖然言語上不鬧騰但行動上很鬧騰的甘敬,他的表情似乎多了些鄭重。

    只是,這種真實和生動有點偏離節目開工前的立意……

    陸森不知道這種偏離算好算壞,作為一名綜藝節目導演,他知道最終結果的評論都要依收視率來定,然而即便這樣,他心里還是想試一試這種帶著歡快和感動的偏離。

    或許,可以和最佳導演請教一下后期剪輯的想法?

    陸森目睹餐廳這一晚的結束,他本想找甘敬聊聊卻發現嘉賓楊舒文已經主動找上了甘敬。

    節目一共是有7大1小8位嘉賓,要說其中和甘敬互動最多的應該是張中暉,最少的那便是楊舒文了——畢竟兩人不曾有過合作,唯一一次交集還是導演論壇上的不諧言論。

    更別提,楊舒文在那之后是和新娛的趙函有了合作。

    節目組之所以請楊舒文既有資源上的交互,也考慮到有過這么一檔子提高看點的事。

    陸森來了精神,招呼著攝影師往前走走。

    不料,楊舒文回頭要求道:“我和甘導聊兩句,先別拍了好吧?”

    兩名跟拍攝影師默默后退,導演陸森有些悻悻然,莫名覺得自己錯過一個爆點。

    “甘導……”楊舒文剛開口又停住,有些犯了難,她對找甘敬詢問從劉沛川聽到的內容本就猶豫,實在是按捺不住心里的情緒才決定聊聊,可這怎么問呢?

    難道問:甘導,你特么為什么不用我?既然覺得我合適,你特么倒是給我個試鏡???你特么這樣讓我怎么死的安心?

    楊舒文“咳”一聲:“甘導,希望以后有機會多多合作,我演戲不怕吃苦的?!?br />
    甘敬的眼神在這一刻略顯幽深,只是點頭,連口也沒開。

    這個天便是聊不下去了。

    楊舒文無關的客套兩句,重新理智的認識到一件事,從劉沛川口中聽到有極大概率是真實的話其實沒什么用了,再問下去也不過是徒增煩惱。

    兩位跟拍攝影師在兩位嘉賓們分開后沒有跟上,餐廳內有固定攝像頭,他們并不是無時無刻都要跟著的。

    “甘哥?!眲⑴娲ㄔ诟示崔D角走向房間的時候突然出現。

    甘敬稍微一驚,吐槽道:“你貓在這里干什么?”

    “那個,呃,那個?!眲⑴娲ツ\嘰。

    “在國外得注意用詞,尤其是‘那個’這詞?!备示葱Φ?,“什么事?難道你也發了情書,想走后門?”

    劉沛川搖頭:“不,不是這個,呃,是……甘哥,我沒想到你沒和文姐說角色的事……”

    甘敬恍然:“噢,我說她怎么突然找我?!?br />
    劉沛川覺得挺尷尬。

    “我還以為我們會有男人間的默契?!备示次⑽⒁恍?,“現在看來,你還不夠成熟啊?!?br />
    劉沛川更覺尷尬了。

    甘敬拍了拍這位下一代演技擔當的肩膀:“沒事,早點休息?!?br />
    劉沛川側身看著甘敬的身影消失在房間里,心中有著很大好奇,文姐找甘哥會是怎么說呢?這種事是不是碰見了都很尷尬?

    ……

    《東方餐廳》的拍攝錄制有些與眾不同,所做所見都既出乎嘉賓也出乎導演意料,可是,甘敬卻迅速的膩了。

    他就一個感覺,不好玩啊。

    第一天、第二天的新鮮感很快過去,這餐廳里也就晁嫣的笑容挺養眼,其他人……就算老張,他和秦婉是一對在一起,也不聊工作室工作,那自己和二思困在這里有嘛意思?

    甘敬強忍了一天,找到張中暉打招呼:“老張,我不想錄了啊,我回頭和導演說聲,讓他找找嘉賓來頂一頂?!?br />
    “不錄了?你這才幾天!”張中暉不悅。

    “我合同又不是和你簽的,能陪你玩幾天已經不錯了?!备示蠢硭斎坏恼f道。

    “那你還簽著合同呢,陸森昨天還和我說,他覺得節目效果一定很不錯?!睆堉袝熖嵝训?。

    甘敬搖頭,不以為然道:“我簽的合同寬,都是按天算,這幾天估計也夠他們剪個兩三期,應該不虧出場費吧,好不容易有時間帶二思出來一趟,我想和她逛逛法國?!?br />
    張中暉皺眉,盤算,正色道:“三天,再錄三天!你也得給節目組找人時間啊,你就是不給我面子,也得給央視面子,你不給央視面子,難道不考慮下晁嫣的處境嗎?”

    “OK。你說服我了。我是一個很講道理的人?!备示刺籼裘?,覺得老張說的有道理,也就暫時打消了念頭。

    這個六月份的時間還是比較充足的,再多錄三天也沒什么。

    既然決定繼續錄,甘敬也就擺正態度,比之前還稍微提高了一些參與度,順道又向導演不吝分享有關后期剪輯的思考。

    三天之后,甘敬再次請辭。

    這一次,張中暉有所準備,他找來了晁嫣。

    “甘敬,你看著晁嫣,你真的不考慮她在央視的情況嗎?”張中暉義正言辭,“三天,再錄三天,這樣錄制時間超過一半,各方面都好交代啊?!?br />
    甘敬爆發了:“說好的三天,三天之后又三天,是不是三天之后還三天?張中暉,你演我呢?”

    張中暉無言,只是默默看向晁嫣。

    晁嫣無言,只是默默調制奶茶。

    “算了,最后三天,童叟無欺,我再食言就從昂蒂布這邊跳下海!”甘敬鏗鏘有力的說道。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