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們的電影時代 > 第433章 殺青(下下)
    劇組拍戲不按故事時間線,可甘敬結局鏡頭的拍攝仿佛是吹響了最后進攻的號角。

    導演謝江是臨時回歸,他在導了兩天戲過過癮又和甘敬交流了一天之后就返回京城,這既有身體因素,也有心理因素,新導演改戲忒惹人煩。

    只是,謝江萬萬沒想到,他前腳剛到京城繼續休養,后腳就看到老伙計副導演李達禮尾隨而至。

    通常情況下,劇組拍戲是很安全的,但耐不住會碰見不正常事件。

    李達禮遇見了。

    甘敬則是第二次遇見。

    當不正常事件發生的時候,甘敬的第一反應是和女兒甘學思面面相覷。

    下一刻,小女孩滿懷擔憂和經驗的跑上前去,邊跑邊喊。

    “不要動,你不要動,越動會越痛的!我摔過!我摔過!這位爺爺你不要動!”

    《亡命西荒》的劇本里有一場騎馬的戲份,這是主角遇見第二家蒙古包的人所度過的歡樂時光,再之后他還騎馬找到了軍火販子復仇,這個過程自然是能展現這片土地最原始的風貌。

    甘敬騎馬沒問題,馬是本地牧民馴養的棕馬,很溫順。

    可因為在監視器里見到導演騎著很炫而好奇上馬的李達禮就有問題了,他騎著剛剛走兩步就被馬從背上甩了下來。

    不幸的事情再次發生,幸運的是,這位副導演只是摔斷了胳膊。

    “痛,痛!我胳膊很痛!”李達禮趴在地上強烈質疑自己要嘗試騎馬的決定。

    甘學思從人群里鉆進去,雙膝著地,小心翼翼的攥著李達禮的衣服,安慰道:“爺爺,你不要怕,我以前也騎馬摔過,現在已經好了?!?br />
    李達禮腦門上的汗珠都下來了,他聽到小女孩的經驗分享后又聽到了來自導演的聲音。

    “老李,不要慌,可能是硬傷,唔,也可能有點輕微腦震蕩,已經打120了。我們這邊有擔架,先把你抬車上往縣城送?!?br />
    甘敬的聲音很穩,一如他的心情,畢竟是第二次。

    劇組在導演的鎮定指揮下從慌亂變為有序,找擔架的找擔架,挪車的挪車,拿水的拿水,詢問醫院的詢問醫院……

    很快,副導演李達禮在眾人的目光中隨車駛向縣城。

    “爹爹,他一定很痛!”甘學思眼淚汪汪。

    甘敬牽著她的小手,嘆息道:“好端端的,我一轉頭他怎么竄馬上去了,簡直是折損一員虎將啊,放心吧,老李很堅強的?!?br />
    甘學思目睹了同樣落馬的場景,極有代入感:“李爺爺剛剛在上車前握著我的手說……”

    “說什么?”

    “說不要喊他爺爺,爹爹,爺爺到底多大???”

    “呃,以后喊伯伯吧?!?br />
    兩人對話的功夫,絡腮老漢甘南山晃晃悠悠的走了過來,感嘆道:“你這戲,有點費老頭啊,明天我帶思思回去了?!?br />
    甘敬驚訝道:“這么早?多留幾天啊?!?br />
    甘南山搖頭道:“不行,泳池里的魚要打氧了?!?br />
    甘敬把目光轉向女兒,他知道這老頭極其寵女兒,笑道:“二思,留下來看我拍戲好不好?”

    小女孩猶豫了一下,堅定的說道:“打氧!不然小魚們都會死掉的?!?br />
    甘敬有些意外的緩緩點頭,若有所思,這樣打氧養活的魚肉不知道好不好吃?鮮不鮮美?

    ……

    一場小意外只是花絮,副導演李達禮算是從為劇組流汗升級到為劇組流血了,他右臂骨折返回京城和謝江團聚,倒能以第三視角來和老導演聊聊甘敬的執導思路,做出另類貢獻。

    甘敬的拍攝自此駛入快車道。

    沙塵暴前后車輛追逐的完善、航拍展現牧民風光的平和、夕陽落日下單人騎馬的另類飚行、難得落雨時烏茫茫天地一色的壓抑……或需要等待時機或需要提前聯系的場景戲份逐一完成。

    甘敬在劇組拍的頗為愉快,只是在越來越臨近殺青的時候他有一件事稍有不適,這部戲的剪輯自己是在謝江探組的時候答應完全不插手了。

    雖然甘敬覺得由自己來參與剪輯成片這個過程會更好,但一想到后續自家公司里的影視計劃還要忙,那放手也就放手吧,畢竟老謝是名導呢。

    劇組剩余戲份越來越少,組內氣氛卻是越來越熱,很多人看向甘敬和林澍的眼神越來越微妙——相較于景泰這邊的天寒地凍,外面世界為春節檔的宣發是已經如火如荼的進行起來了。

    去年春節檔《夏洛特煩惱》的票房大爆炸讓國內影視公司集體興奮,今年定檔年假7天的電影超過20部,可謂競爭空前激烈。

    其中,京城藍光下半年以《功夫》擊敗新娛《大圣》刷新類型片記錄,過年又要以《無間道2》重新對壘新娛《凡人春光》,這無疑容易讓人聚焦兩者摩擦的火花。

    按理說,《無間道2》啟用年輕演員,第一部的兩位影帝都沒有出演,這肯定不是利好消息,而新娛拍攝的《凡人春光》既是觀眾愛看的喜劇片又挑選了不弱于《大圣》的出演陣容,那應該是大占優勢。

    可諸多媒體的八卦預測里竟然隱隱是更看好京城藍光,實是這家公司的上升勢頭過于兇猛。

    “這幾天我看林澍又重新沉默了,他的戲份已經拍完,也不回去哈?!?br />
    “咱們劇組也沒剩幾天,我感覺林澍等著和甘導吃殺青宴呢?!?br />
    “這倆人有意思,外面炒的熱火朝天,他倆在劇組里安靜拍戲,他們兩家公司也有意思,以前媒體都是把注意力放在電影、演員上,現在竟然是分析兩家公司怎么著怎么著?!?br />
    “會不會是炒作的一種?呃,那種默契的炒作?”

    “天知道!”

    劇組內有關林澍和甘敬關系的猜測一片熱鬧,當事人卻都沒有在意,林澍是性格如此,甘敬就純粹是忙的團團轉了。

    導、演、溝通、連線、決策,饒是甘敬自詡精力過人也難免疲憊。

    好在這樣的忙碌是有時效的,時間到了一月底,甘敬白天的工作內容轉為補拍鏡頭,劇組的主體戲份基本是拍攝完畢。

    如此又過兩天,零零碎碎的補拍鏡頭也宣告結束,《亡命西荒》劇組于2月2號正式宣布殺青,它將會進入到可預測的漫長剪輯期。

    殺青宴上,甘敬一團和氣,端著飲料有目標的挑選聊天。

    “嗨,你覺得京城藍光怎么樣,尚制片/吳攝影/杜指導?”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