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們的電影時代 > 第398章 顧安江和甘敬(第三更)
    甘敬的京城藍光和業內龍頭新娛是在八月份小小交手了一番,后者功夫類型片的成績還行,但在《功夫》面前是黯然失色。

    影帝??灯匠良?,影后楊琪佳無聲,導演趙函默默出國,新娛公關轉移話題。

    據說,整個《大圣》團隊都沒有拿到太像樣的紅包,哪怕,這是一部破了13年8月份以前功夫片記錄的作品。

    沒辦法,珠玉在后,且,《功夫》是一部僅隔了一星期的珠玉。

    《大圣》票房6億,《功夫》票房12.9億,單純以成績來論,這完全不是能拿到一個層面上比拼的作品,尤其,后者的宣發簡直是連滾帶爬的匆忙。

    新娛的人有時候會有那么一丟丟念頭,如果趙函不惹人家,自家成績會不會更好點?對方能得到充分的宣發時間是不是也能更好點?

    那樣不就是雙贏了嗎!

    一切的開始到底是特么的因為什么??!

    不過,縱使贏了趙函一手,甘敬也沒把這種勝利擴大到對整個新娛層面來看,對方畢竟是龍頭嘛,資源和能力都還是相當不錯的,京城藍光距離他們還有一段不短的距離。

    約定時間是在周六,劇組拍攝一切照常。

    相較于知道了自家老板和新娛老總“約架”而感覺有些激動的劇組成員,導演甘敬和主演李早瑜在時不時的竊竊私語中保持著平靜。

    這種平靜在影后陳若清從國外度假回來后稍微被打破了一點。

    “哇,甘哥,你要去見顧總了啊,可以可以?!?br />
    “甘哥,你有什么想法???”

    “顧總為什么要見你???”

    甘敬覺得陳若清有點不正常,指了指監視器里的李早瑜,問道:“你看李早瑜的表演狀態怎么樣?”

    “很投入啊?!标惾羟暹M組后自然是了解了進度。

    “不只投入,還很澎湃呢?!备示袋c評道,“你看李早瑜多鎮定,對什么參觀不參觀的完全不在意?!?br />
    陳若清“呵呵”笑了兩聲:“哥,是我被封殺的,不是早瑜啊……你得幫我帶句話給顧總?!?br />
    “你為什么還叫他顧總,你這么有怨念,難道不應該是老顧、顧老賊,或者,顧安江這樣直呼其名么?”甘敬好奇道,“說吧,什么話?”

    “五年合同,雪藏一半時間,可是,當初也是他挑中我?!标惾羟逵悬c復雜的說道。

    甘敬忽然笑了兩聲。

    “你笑什么?”

    “我在想,我是在你被人揚言封殺的時候把你簽進公司,也是五年,如果我們發生不愉快,那你會不會以后也叫我一聲甘總、甘哥?”甘敬說道。

    陳若清笑吟吟的承諾道:“那不能夠,光這樣稱呼顯示不出來我對你的感激,我得叫一聲,甘老大?!?br />
    “讓我帶什么話還沒說呢?!备示磿和S^看監視器里的拍攝效果,瞧了一眼窩在布景里皺眉思考的李早瑜,覺得這家伙演戲的時候真的挺投入的。

    “我一直聽說是顧總親口說的要封殺我,你幫我問問是不是這回事?!标惾羟宀恍α?。

    “是又怎么樣?不是又怎么樣?你都在藍光了?!?br />
    “落個明白?!标惾羟逭J真說道,“我特別不喜歡在心里放事,這個事我已經在心里放了很久?!?br />
    甘敬輕巧的說道:“那你跟我一起去得了,正好咱們票房擊垮他們的電影,你跟我一起還解氣還能落個明白?!?br />
    陳若清露出一絲笑容,謙讓道:“不了,不了?!?br />
    她搶在甘敬開口前解釋道:“我倒不是怕,我就是覺得這種場面多個人會很奇怪,兩位公司老總王對王多酷,平白多一個場外的因素站在邊上就一點也不酷了?!?br />
    甘敬絲毫不磨嘰:“滿足你?;貋砗笪視嬖V你他的答案的?!?br />
    如此一句,陳若清便覺得有些牽腸掛肚起來,進而很是輾轉反復。

    到了周五晚上,影后回顧自己的職業生涯有些黯然,失眠許久,再醒來已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星期六——甘哥早帶著賀月前往新娛參觀去了。

    “月月,怎么樣了?到了嗎?嚓,我睡過頭了!”陳若清連忙給賀月發信息。

    “剛剛到,下車了,新娛有幾個人很正式迎接,沒見到顧總?!辟R月消息回復的相當快。

    “收到,保持聯系,我要第一手消息!”陳若清連早飯都沒有胃口,捏著手機也不知道自己作何感想,新娛是演員夢開始、也差不多是夢碎的地方。

    “見到顧總了,兩名副總裁陪著我們一起逛公司。呃,顧總沒說話,副總裁在介紹新娛的發展歷史,走廊上好多海報,呃,甘哥也沒說話?!?br />
    賀月的短信描述給陳若清帶來了一定的畫面感,顧總和兩名副總裁陪著甘哥、賀月一起參觀新娛公司?副總裁走在旁邊介紹過往?顧總和甘哥都是保持沉默?他們是笑著沉默還是滿臉嚴肅?

    陳若清腦補了一番,她知道新娛有一層專門是用來存放公司作品海報和獎杯的,那地方自己去過好多次,現在五個人一定是在那里。

    誒,后悔了,應該跟著一起的!

    “甘哥問了,問是不是顧總封殺你以及為什么,我手機沒電了?;厝フf?!辟R月的又一條短信打斷陳若清的腦補,然后……

    陳若清手機一個沒控制住是失手摔落地面,英勇犧牲,她整個人在房間里繞了一圈又一圈,險些得了抑郁癥和躁狂癥。

    然而,不管陳若清怎么在酒店癡狂,甘敬都對此一無所知,他只是饒有興趣的等待顧安江的回答。

    “是我說的?!鳖櫚步穆曇舨蝗缢藖淼萌逖?,反而帶了些西北式的粗獷,“我在教她,尊重強者是一種良好心態?!?br />
    甘敬淡淡的說道:“她在新娛沒學會,來我這邊倒學會了?!?br />
    顧安江無聲一笑,伸手示意繼續往前走。

    一行五人緩慢穿行在新娛總部的三層,很快,顧安江率先停下,指了指裝滿獎杯的陳列柜,微微側身對甘敬說道:“你知道這些意味著什么嗎?”

    陳列柜里存放了玲瑯滿目的各式獎杯。

    這些是這么多年來新娛從各大電影節拿到的榮譽。

    或者,代表著新娛是有多么強大、它的過往是有多輝煌。

    甘敬掃了一眼陳列柜,微微一笑,自若的答道:“挺好,這些獎杯可以告訴新娛的后來人別丟臉?!?br />
    顧安江怔了怔,面前這個男人今年三月份拿到最佳導演和影帝,八月份擊敗《大圣》拿到年度最高票房,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他這段時間正是擊敗了新娛的后來人。

    “甘導有巍然風?!鳖櫚步従徴f道。

    甘敬輕輕搖頭,似笑非笑:

    “說大人則藐之,勿視其巍巍然?!?br />
    顧安江沉吟,不語。

    漁雪說

    聽說,禿了會變強。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