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們的電影時代 > 第361章 圓
    從上午十點到中午十二點,甘敬在鏡頭下侃侃而談,電影市場是個很大的話題,各種因素扭曲在一起形成合力才會造就最終的結果。

    事實上,真就敞開說,這個話題可以好好說上那么幾天,但來自《京樂周刊》的專訪注定不可能持續那么久。

    記者湯昂倒是全程聽的津津有味,一直到午飯前都只是做簡單的引導就能聽到專業、不、是有些專業過頭的敘述,可是午飯過后,他不得不有些遺憾的中斷了有關電影市場的討論。

    作為一名逐漸有著明朗前景的記者,湯昂很是知道越來越多的人是想從專訪中看到什么內容,另外,他也知道領導是想看到什么內容。

    “甘哥,真是可惜,很多話我是放不全的,一些觀點也只能是簡單陳列出來了?!睖涸谙硎芰颂旌蠹抑泻芎峡诘奈绮瓦^后很坦誠的說道。

    甘敬微微一笑:“我喜歡你這股坦誠勁,嗯,本來我也沒想聊這個,就單純宣傳下新電影,你非要問我的?!?br />
    “嗯……”湯昂點了下頭,忽然有一種對于魅力的明悟,這不是來自顏值上的帥,不是來自演技上的好,這一刻最強烈是甘敬在聊電影話題時身上沉靜篤實的態度。

    湯昂余光瞥了一眼吃過午餐在旁邊和馬錘聊音樂的天后,由衷的說道:“甘哥,我知道了?!?br />
    “嗯,是吧,你是記者,你問了我就說說嘛?!备示磯焊鶝]考慮面前這位轉動的心思,笑道,“你得多強調下我的新電影,我們這邊差不過就是同步開啟宣發了?!?br />
    湯昂很知趣的說道:“晚上回去和同事剪輯一下今天的視頻內容,明天上午領導審查一下,最早明晚就能登上我們的線上網站了。線下的報道就嚴格一些,內容也會有側重不同,最早要下周一上報?!?br />
    甘敬饒有興趣的問道:“你們周刊的線上瀏覽怎么樣?能盈利嗎?”

    “還不錯,我們不像新聞、民生那一類的同行,影視動態和時尚資訊本身就有相對固定的讀者?!睖洪e聊式的回答完問題,引導著專訪的方向,“甘哥,我最近有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按照你過去的拍戲頻率來看,基本就是三四個月一部戲,這相對是一個比較快的節奏?!?br />
    湯昂繼續說道:“尤其,你這部《功夫》的節奏更快了,現在就要開始啟動宣發?!?br />
    甘敬喝了一口水,風趣的說道:“我這也是沒辦法,為了跟上前輩的步伐,免得失約嘛?!?br />
    湯昂見他直白便也直接說道:“甘哥你的作品中尤以《當幸福來敲門》和《無間道》最受觀眾喜愛,這次……”

    “《夏洛特煩惱》成績表現也不錯?!备示创驍嗟?,“喜劇在電影院里給觀眾帶來的笑聲也很珍貴啊?!?br />
    一旁的天后謝歆聽見這句話忽然提高聲音插了句嘴:“而且,還有很多好聽的音樂呢?!?br />
    甘敬面不改色的說道:“這次帶來的《功夫》,我相信也會給觀眾帶來很多笑聲?!?br />
    謝歆繼續在旁邊說道:“還有一首好聽的主題曲?!?br />
    甘敬沉默,謝歆也跟著沉默。

    湯昂一時間有點拿捏不定,小心翼翼的問道:“這段能剪出來不?”

    “能啊?!备示纯粗x歆沒有開口的意思,白了她一眼,說道,“對,這次主題曲是由我和謝歆合唱的《忘記她》,相信很快就能和影迷、歌迷見面?!?br />
    所以……這是在和自己這個記者解釋為什么是在天后家中采訪嗎?

    這段剪出來是沒問題,但我要是寫你整晚都在這住的,其他人怕是不太能相信你們一晚上都在研究音樂。

    湯昂心中吐槽了一下,說道:“甘哥,你是怎么保持這樣的拍戲頻率的?有什么訣竅分享嗎?”

    甘敬沉吟,看了記者一眼再沉吟,張了張嘴又沉吟方才慢慢道:“當一個人很好的天賦和賣房子來折騰的勇氣結合在一起可能就會有很快的速度。不過,這一點你一定要備注,就不用學我了?!?br />
    “好的?!睖簭纳迫缌?。

    午后的采訪沒有持續太久,甘敬下午的行程安排為視察朝陽文化產業園了,據楚慧昨晚和上午的緊急聯系來看,對方盡管驚訝但對出售是持開放性態度的。

    當然,這其中需要磋商。

    下午兩點半,甘敬坐上了自家的保姆車,同時也應下了謝歆臨別“晚上錄制歌曲小樣”的提議,只是,他心里也有些歉意,介個……好像還沒回家呢。

    保姆車中,湯昂的采訪仍舊在繼續,他今天是規劃了一天的時間,包括去視察產業園也有隨訪。

    三點半,一行人抵達朝陽文化產業園。

    六點半,甘敬結束了這一趟回來最大的目的,也和產業園區的領導進行了真誠的溝通。

    七點鐘,甘敬婉拒了領導的要求,找地是把李早瑜喊了出來,想詢問下她最近的表演狀態和成果——說實在的,他對于這位在《我和他》中的表演還是有些擔心的。

    “最近夏研姐讓我收工去體驗了下舞臺上話劇表演,我對比了舞臺上和片場里表演的感覺,還挺有收獲的?!?br />
    “那個,那個,謝謝甘哥幫我出頭?!?br />
    李早瑜有些出乎甘敬意料的沒有請教具體的表演問題,相反,她對于自己的心得是有侃侃而談。

    “挺好的?!备示措[約有些欣慰,“不過,話劇是話劇,演戲是演戲,你可以汲取不同表演方式的營養,但不要被一些不好的觀點誤導,比如什么鄙視鏈啊,電視劇里也有很讓人印象深刻的角色嘛,話劇、戲劇也只是一種藝術形式?!?br />
    李早瑜沒想到會聽見這樣的話,表情上是有點奇怪,她在體驗話劇的時候還真是感受到了一些異樣的議論,不過……也沒必要這種時候和甘哥說了。

    晚餐氣氛還算愉快,盡管有記者湯昂的隨訪在一邊,甘敬還是很高興看到李早瑜踏踏實實的進步。

    晚上九點鐘,一行人再次回到了謝歆的別墅家中,湯昂是在中途下車,楚慧是在中途上車,賀月則是保持恒定。

    晚上九點一刻,甘敬剛剛泡了一杯咖啡準備試錄歌曲小樣,他手機的特定鈴聲響起了,這是來自女兒視頻聊天。

    “爹爹,你在哪里呀?”甘學思的笑臉洋溢在視頻畫面里,開口第一句就是詢問自己老爹。

    “我、我在和你歆姐姐討論音樂呢?!备示从悬c慌神。

    邊上的謝歆慢慢踱步過來。

    “歆姐姐也去申城探班了嗎?”甘學思上次去申城記住了一個“探班”的詞,很開心的展示詞匯量。

    甘敬有點模糊不清的“嗯”了一聲,引來謝歆的目光注視。

    “爹爹,你上次說讓小姨把工資條帶回家,為什么還沒有呀?”甘學思問了今天視頻的主題。

    甘敬稍微松了一口氣:“明天,楚慧就在我旁邊呢,我讓她明天把工資條給你小姨?!?br />
    “慧姐姐也去申城了呀?”小女孩忽然有些憂慮,“那她明天能回來把工資條給小姨嗎?會不會太遠了呀?”

    足足半個小時,父女倆就著工資條的問題方才溝通完畢,互道晚安。

    甘敬把手機放下,擦了擦額頭:“我真是流汗了?!?br />
    謝歆款款走進音樂室:“連你女兒都騙?!?br />
    “有時候,一個無心之失要用數個謊言來圓,如果可以,我希望……”甘敬語調深沉,仿佛夢回天臺。

    “和話筒說去吧!錄歌了!”

    馬錘拿著兩瓶啤酒,沒好氣的說道。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