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們的電影時代 > 第350章 特效
    不知道為什么,自京城一行之后,陳若清好像變的有些碎嘴。

    初相見時,甘敬對這位被雪藏影后的印象就是清爽、寡言、漂亮、演技中上。

    中間聊劇本、電影包括的時候,甘敬覺得陳若清展現了她的聰明和天賦,話仍舊不多。

    現在……有貓餅吧!

    “甘哥,甘哥,俄羅斯的特效真的靠譜嗎?可別搞砸了。我覺得你這個真得多考慮考慮?!?br />
    “甘哥,我幫你看監視器沒問題,但你讓我演,我很有信心,這樣分擔一部分哪怕只是一小部分導演的職責我就……”

    “甘哥,你中……”

    甘敬忽然覺得自己現在聽到“甘哥”這樣的稱謂有點頭疼,他控制情緒打斷了陳若清在耳邊的絮叨:“別說話,我在思考?!?br />
    陳若清撇撇嘴,絲毫不生氣的吃著盒飯里的雞腿,經過這些天的認真觀察,她隱約能看出來老板在不同狀態下的表情。

    執導時的壓抑和壓抑不住的暴躁。

    表演時的自如和無與倫比的自信。

    還有,處理劇組各種事務時的不耐和沒有辦法只能沉下心來處理的一臉沉色。

    陳若清仔細回憶過自己以前參與過的劇組,真心覺得沒碰到過這樣的人,只能說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俄羅斯的特效工作室要派一個小團隊過來,我考慮著等《功夫》上映后要是外部情況還沒有好轉就多和這個工作室合作合作?!?br />
    甘敬皺眉默默咀嚼了一會盒飯里的飯菜之后還是覺著導演也有某種讓劇組成員安心的責任,于是出聲解釋了下特效情況。

    “靠譜嗎?”陳若清只有這么一個疑問。

    “比不上國內第一流的公司,差不多有二流水準?!备示磳μ匦н@一塊是很熟悉的,估摸著說道,“準確說,物理特效上比較強,數字特效的處理可能差點,但用來做我們電影綽綽有余了?!?br />
    陳若清眨著眼慢慢點頭。

    甘敬既然開了口索性就說到底:“我們電影差不多就三塊需要特效的戲份,星仔和包租婆的追逐、火云邪神和包租公婆、星仔的功夫戲、天殘地缺背著琴的一段爭斗?!?br />
    “這大概需要不到200個特效鏡頭,不算太多?!?br />
    甘敬很篤定的說道:“我對鏡頭的要求是很明確清晰的,他們不用摸索方向,制作水平和時間都絕對夠?!?br />
    陳若清忍不住笑道:“你這種又編又導又演的人對電影拍攝是不是就像是做題的時候看過了答案?!?br />
    “不是像啊?!备示磭@息道,“你一定不會懂這種感覺的?!?br />
    陳若清這一下閱讀不出老板臉上的表情信息了,實話實說道:“我確實對特效不懂?!?br />
    “多看多學多接觸,總歸是好的?!备示匆恍?,伸手把盒飯放下,拿過手機開始詢問自己小姨子俄羅斯之行更多的細節。

    俄羅斯特效工作室的團隊已經是抵達申城,他們比預定時間是晚了將近一周,為首的是位混血華裔徐鳳,也即充當《功夫》劇組的視覺特效總監。

    甘敬對于這位視效總監的觀感和劇組內的大部分人一樣,忒魁梧了些!

    不過,這徐風做起事來倒是井井有條,著實是一位有過很多經驗的老手。

    俄羅斯特效水平在國際上聲名不顯,美、中、歐、韓在大眾印象中都能有個大概印象,對于北邊那個身處困境中的大國最多的認知是苦寒與粗獷。

    “甘導,你的這段分鏡圖畫的真是挺詳細的?!毙祜L在劇組之后只是做事和進行必要的交流,這次接的活在他眼里不算大單,但由于價格談的比較寬松所以才親自出馬。

    “是吧,就按照這個是不是很好做?”甘敬對于徐風的觀察止于初次接觸后就不再更新,魁梧也好、寡言也罷,做出來的東西能符合要求就好,誰管里是不是養熊不養熊的。

    “嗯,不算難。不過,你這個特效鏡頭存在一個問題?!毙祜L直言不諱的說道,“太連貫,沒留下什么空間。按照你的要求做沒問題,后期出活不滿意了我們是不負責任的?!?br />
    徐風把話說在了前頭:“一來,雖然不難,你這時間要求上比較緊,二來,鏡頭參考和素材準備上……你這都替我們畫好線了?!?br />
    “就按我說的,合同上這些不都應該明確過了么?”甘敬納悶。

    徐風笑的略有些訕訕,合同歸合同,到時候拍的不滿意八成還得撒潑打滾,現在也只是進行事前防范罷了。

    “這一點上我們統一認識就好辦?!毙祜L沒再客套,招呼著自家團隊要在接下來的一周之內做鏡頭分析、素材和場景的搭建準備。

    《功夫》劇組如此算是解決了一個外部的問題,正式補缺了一塊短板。

    如此繼續拍攝,劇組上上下下的成員在經過一陣對老毛子的好奇之后重新歸于了枯燥的工作之中。

    劇組工作并不像外人想象的那么有趣刺激,最起碼,對于中底層而言都是很枯燥乏味的,這次在《功夫》之中除了導演暨主演甘敬,其他演員都不清楚鏡頭之下的戲份究竟是拍的怎么樣。

    即便是陳若清,她經常站在監視器前都不太能肯定劇組拍攝的進度條是進展到了哪一步,拍攝出來的畫面又是不是能拼湊在一起成為一部好電影。

    她屬于演員,腦海中構建的是角色,監視器里的畫面是一片一片的拼圖,零碎的猶如要從三四幅畫里拼出最能讓觀眾喜歡的答案一樣。

    這是對導演的考驗,尤其需要功底。

    陳若清很有自知之明,沒有試圖去弄清楚這件事,只是心中存在一絲不知道盲不盲目的對于老板的信任,畢竟,這位都拿過最佳導演呢。

    畢竟,他暴躁、煩悶、自若之下一直是堅定的往前推動進度呢。

    五月二十號,暴躁的導演迎來了一場對電影宣發討論的探班,副總裁俞婧帶著外甥女甘學思抵達了《功夫》劇組的拍攝現場。

    這是一場突襲。

    戰果是,全劇組成員都看到了暴躁導演最純正的寵溺笑容。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