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們的電影時代 > 第209章 卡歌
    一場《無間道》最精彩戲份之一的拍攝在開工第一天完成了一半,兩個臥底的對峙在劇本中是會被另一名警方內鬼打斷。

    不過,那名由第三投資商山城文化推薦的演員還沒進組,所以,這段戲會等那位配角到了之后再繼續拍攝后半段。

    毫無疑問,今天這場開工戲驚到了很多人,也無形之中改變了一些東西。

    很多時候,演戲只是演戲,但在某些特定場合、特定人物時,演戲又不單單只是單純的完成那么一項工作。

    劇組里是講究話語權的,導演、制片人、主演、攝影師,這都是能影響拍攝的人,如之前甘敬出演《緝兇》對于劇本的改動就是在制片人胡卓支持下展現話語權的一種方式。

    那一幕的改動并沒有多少的戲份,但對于整部作品而言卻是有種根基立意上的變化。

    這一點在當時是導演何安森、制片人胡卓以及甘敬才知道的,而主演《緝兇》的陸瑋是直到加盟《無間道》之前才咂摸出味道來。

    這不是他反應……好吧,他反應確實慢了點,但支離破碎的戲份拍攝向來是旁觀者清。

    現在,《無間道》里最大牌的是張中暉,最大的投資者是甘敬,制片人是小公司的不足為慮,攝影師沒有大名氣也不足為慮,如此局面下潛在話語權的歸屬就在兩方之間。

    張中暉這位多年口碑積累下的影帝演員在沒入組之前就能帶動輿論、就能讓劇組里的很多人有所仰慕,他要是想要施加壓力還是很簡單的。

    當然,他未必會那樣做,甘敬在開工第一天也沒怎么想著這事。

    可,這不巧了嗎?這不巧了嗎?

    原定的陸瑋臨時更改計劃,旁觀的張中暉起意下場,本以為是一場天雷勾動地火,可沒曾想地火好像是有一點出乎意料的旺。

    若有若無,隱隱約約,第一天收工之后的晚上,酒店不同房間里都有對這一天三位先后下場演員的議論。

    “張中暉真的和傳說中一樣沒有架子啊,不像有的人拿個什么野雞獎就把鼻孔對著人?!?br />
    “我聽化妝師說,張中暉也是吃的盒飯??!”

    “本以為陸瑋是那種正正經經的人,沒想到居然是有點逗比?!?br />
    “陸瑋人不錯的,他離婚的時候是自愿凈身出戶?!?br />
    “甘敬……真是沒想到?!?br />
    這一晚,很多人提到主演甘敬都頗是有些復雜觀感,不是每個人都能見微知著分解出表演的精妙之處,但簡單的來看cut掉的次數,似乎好像每一次都是張中暉主動要求的,另一邊甘敬就是陪著他一遍又一遍的拍。

    這是不是能證明甘敬的演技是強于張中暉的?

    嗯,還不能證明,不能一場論嘛,但也足以證明主演+主演+投資人的甘敬是有真本事的。

    劇組里很多第一次見到甘敬的人都心存了敬意,只要不是生手外行差不多都能明白開工第一天表演的含金量。

    恰恰……著名音樂制作人馬錘先生是個生手,是個外行。

    這一晚,馬錘心情很愉快,他原本第一天進組十分緊張,可是在目睹了甘敬和張中暉的對戲之后忽然信心大增,張中暉是什么人?那是大影帝??!

    甘敬是什么人?那是小年輕??!

    我知道甘敬很厲害,可是再厲害也是年輕人啊,張中暉的高水準是公認的。

    那,業界的高水準衡量標準在拍攝的時候好像也沒那么高,沒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難。

    甘敬能行,我憑什么不行?

    馬錘開開心心的吃了晚飯吃了澡,等到他準備入睡的時候忽然是接到了酒店的內線電話。

    “老馬?!备示吹穆曇糇栽捦怖飩鱽?,“明天先拍你的戲,怎么樣?還緊張嗎?實在緊張的話,那我就……”

    馬錘果斷打斷了導演的話,說道:“呵呵,我好歹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你以為我現在還能緊張嗎?行,明天就拍我,拍哪一段?”

    “劇本剛開始你選人送進警隊的那一段?!?br />
    “沒問題,放心吧?!?br />
    馬錘信心十足的掛掉了電話,笑瞇瞇的拿出劇本翻到前面自己的戲份,這是教育年輕人的出場戲,不算難的。

    他重溫了幾遍劇本,確定自己已經能徹底把臺詞背出來就上床入睡了。

    只是,臨睡前,馬錘忽然有一絲念頭閃過。

    怎么是拍自己的戲份了?

    陸瑋呢?許文呢?張中暉呢?

    ……

    《無間道》開工第二天,片場拍攝地從天臺挪到了寺廟,因為有地頭蛇香港東方影視,所以這里是有提前打過招呼。

    滿滿當當一群人,場記、攝影、龍套、制片、導演,大早晨的就開始忙碌起來。

    “怎么今天是拍馬老師的戲???甘哥你昨天晚飯的時候不是想把暉帝的戲份拍拍嗎?”副導演李早瑜忙前忙后,好不容易喘了一口氣之后正好站在了甘敬身邊,問了個問題。

    “噢,張哥說是要捋一下角色,戲份往后放放了。陸瑋昨天上午就說下周拍他的,我問許文,她也說她先看看,左右就一個老馬的戲份比較多,那就先搞他的了?!备示醋诹艘巫由戏鴦”镜却郎蕚涔ぷ?。

    李早瑜點點頭,原來是這樣。

    “后天我女兒就和俞婧一起飛過來了,我打算讓她寒假就在片場里過,你覺得怎么樣?”甘敬閑聊道。

    “可以啊,就是別讓思思累著了?!崩钤玷ばΦ?。

    甘敬嗤了一聲:“累什么?我又不是讓她干活工作?!?br />
    李早瑜默默點頭。

    上午九點鐘,準備工作就緒,數位龍套和兩位年輕演員李勝、楊時秋化妝換裝到位。

    信心滿滿的馬錘老師也摩拳擦掌的期待很久,今天張中暉沒來,他心里的壓力就更小了。

    “老馬,準備好了嗎?”甘敬坐在遮陽椅下舉起喇叭問了一句。

    馬錘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咔,場記打板,《無間道》劇組的第二天開始了。

    “cut!重來?!?br />
    “卡,再來?!?br />
    “kkkk,老馬,用點心??!”

    “卡!卡!”

    “卡!”

    《無間道》劇組的第二天拍攝結束了。

    回程路上,導演甘敬、副導演夏研和李早瑜、馬錘是坐在了同一輛車上。

    甘敬口干舌燥,努力讓自己平靜:“老馬,你能我幫我寫首歌嗎?”

    馬錘精疲力竭,垂頭喪氣,但聽到老本行還是說道:“我不隨便寫歌的。算了,你說說看?!?br />
    “就我今天用不同語氣說出來的‘cut’,你能不能組合成不同的調子寫一首歌?嗯?能不能?能不能?”甘敬如此問道。

    “你在羞辱我?!瘪R錘提高聲音道。

    “嗯?!备示袋c了點頭。

    “嗯?!瘪R錘放低了聲音,“不要太過分,我會反思的……”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