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們的電影時代 > 第024章 BGM
    《該死的愛情》是個小劇組,是導演孫茂一手拉起來的,這就意味著他有很大的權利,偏偏孫茂本人又是一個和氣隨意的人,所以,導演稍微考慮了一下就同意讓甘敬做兩段配樂出來,渾然不顧對方完全沒有相關背景。

    不過嘛,既然是小劇組,它也有著同類的普遍屬性——窮。

    電視劇組短短半天的見聞結束,甘敬打車回到了家里。

    “回來了?!庇徭赫诳措娨?,聽到門響后招呼了一聲。

    “二思呢?”甘敬換著拖鞋問道。

    “睡著了?!庇徭哼芜巫?,問道,“劇組怎么樣?劇本質量怎么樣?合同簽了嗎?”

    甘敬走向沙發的腳步頓了一下隨后才自然的說道:“合同好像忘了拿,只顧得去說配樂的事了。劇本湊合,劇組還可以?!?br />
    甘敬繼續點評道:“劇組里都是年輕人,我很喜歡年輕人的朝氣?!?br />
    俞婧皺眉,想的卻是另外一個角度:“都是年輕人?沒有老戲骨撐著,這電視劇能拍成什么樣?”

    “愛什么樣什么樣唄,管的還挺多?!备示凑{侃道。

    小姨子立馬不出聲了,死亡之瞪黑白分明、頗有威力。

    然而,甘敬心理素質極佳,他自顧自的給自己倒了杯茶,去臥室瞧了瞧酣睡的甘學思,最后是打開了前面幾天都沒怎么踏進去的東側房間。

    開燈,暖黃色的光線照耀在房間里精致的擺件上面。

    鋼琴、吉他、書柜、兩個椅子、一盆枯萎的花。

    原本這間房間是落滿了灰塵,后來甘敬請人來大掃除的時候就把這里變得煥然一新了。

    “怎么?想把我姐的鋼琴也賣了?”俞婧的聲音從身后響起,言語間多了些不屑。

    甘敬凝視鋼琴試圖多些記憶的心情被打斷,有些奇怪的說道:“俞婧啊,我也沒對你怎么樣吧?怎么也算是你姐夫,你也是二思的小姨,有事沒事你就嗆我幾句是怎么回事?”

    俞婧怡然不懼的對視,冷冷道:“你是我姐夫,可是我姐沒了之后你是怎么做的?把思思扔給我爸媽,自己酗酒,惹出來一系列笑話,那些嘲笑和厭煩是對誰的?是對你的!更是笑我姐沒眼光的!怎么找了一個你這樣的!”

    甘敬嘆了一聲,搖搖頭,說道:“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今日種種,譬如今日生。我為過去‘我’的行為表示歉意?!?br />
    俞婧看著面前這個男人坦然澄凈的目光數秒鐘之后冷冷的“哼”了一聲,轉身回了自己的臥室。

    甘敬歪了歪腦袋沒有理她,他走了兩步,摸了摸鋼琴蓋,忽然發現鋼琴右側和墻壁夾角的空間里有個木質的精巧小盒子。

    他略有些好奇的蹲下打開,盒子里是數個厚厚的信封,而放在最上面的是個折疊好的粉紅色信紙。

    ——“今天,我俞衿和我老公甘敬互相成為彼此的經紀人啦!立字為證!?→←??!?br />
    字跡清秀,然而,或許是因為時間久了,信紙上的字已經有些模糊了。

    甘敬眨了眨眼,沒有繼續往下看,蓋上了盒子。

    嗯?二思媽媽的名字,“青青子衿”嗎?

    誒,在天有靈,保佑小二思健康成長吧。

    ……

    周二一早,俞婧睜眼醒來,她打了個哈欠先看了眼旁邊的外甥女,這家伙還睡得正熟。

    俞婧輕輕掀起自己這一側的被子,半坐起之后輕輕俯身親了下甘學思嫩嫩的臉蛋,然后,她拿過一件長袍的睡衣穿上。

    今天應該是繼續尋找學長們能帶來的內推機會的,不過甘敬好像還要去劇組,那小思思怎么辦呢?要不,先往后推推,等老媽過來帶著這小丫頭,自己就能空出手來。

    俞婧一邊想一邊開門往外走,只是才出了房間她就聽到一陣模糊的歌聲。

    ——你總愛讓往事跟隨,怕過去白費。

    ——你總以為要體會人生,就要多愛幾回。

    ——與其讓你在我懷中枯萎。

    ——寧愿你犯錯后悔,讓你飛向夢中的世界,留我獨自傷悲。

    聲音有些低沉沙啞,詞曲卻很動人。

    俞婧靠近當初姐姐執意要裝出來的音樂室,靜靜站在門邊聽完了整首歌。

    嗒。

    她推開了房門,正好看到甘敬抱著吉他在陽光下皺眉思索的模樣。

    “這首歌是什么?誰唱的?”俞婧問道。

    甘敬回頭看了眼小姨子,搖頭道:“你不認識,歌名叫《遺憾》?!?br />
    俞婧默然。

    過了會,她又問道:“你會彈吉他?”

    甘敬點頭:“學過一點,略懂?!?br />
    俞婧回想了一會,不記得聽姐姐說過甘敬在這方面有造詣,那么就應該是這兩年學的了,沒想到他酗酒的背后也有這樣的一面。

    或許,每一個醉酒的晚上,甘敬都會到這個房間看著姐姐的鋼琴彈會吉他吧。

    俞婧的心陡然柔軟了一下。

    “怎么忽然想起彈吉他唱歌了?”她沒話找話的問道。

    甘敬撥了個和弦,說道:“在找合適的電視劇背景音樂啊,昨天回來的時候我不是說了么?能賣錢的?!?br />
    俞婧心中的柔軟消褪了一分,說道:“別人的音樂你能賣錢嗎?”

    “唔,嗯?!备示袋c點頭,說不出理由,只是談及應用,“不過,不能全賣給劇組?!?br />
    俞婧愣?。骸盀槭裁??挺好聽的?!?br />
    “劇組窮啊,預算不夠,直接賣了太虧了,賣幾句夠做配樂就成了?!备示蠢硭斎坏恼f道。

    俞婧心中徹底沒有柔軟了,她瞥了一眼低頭琢磨旋律的甘敬,吐出兩個字:“市儈!”說完她就去廚房做早餐了。

    甘敬覺得有些莫名其妙,嘿,市儈?不說錢的時候覺得你姐夫事業不成,聊錢的時候居然說我市儈?有沒有搞錯?

    他搖搖頭,繼續思考適合電視劇幾個片段的音樂選擇。

    清晨時光,吉他聲響,炒菜乒乓。

    終于,甘學思是在這種生活的合奏中醒了過來,她赤著腳迷迷糊糊找到了爹爹的所在。

    “爹,你唱得什么呀?我要聽老虎?!备蕦W思記性很好,記得之前老爹唱過的兩只老虎。

    甘敬親了親女兒的臉蛋,變了輕巧的旋律,笑道:“好?!?br />
    ——小和尚下山去化齋,老和尚有交代。

    ——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見了千萬要躲開。

    ——走過了一村又一寨,小和尚暗思揣:

    ——為什么老虎不吃人,模樣還挺可愛?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