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手術直播間 > 417 不可思議
    高少杰的電話是打給在美國的一個同學。

    當年同學留在美國,并在若干年后成功取得醫師資格,眾多同學紛紛羨慕。

    醫生在美國算是很好的職業了,比在國內強了百倍,即便高少杰在省城醫大附院是帶組副主任,也依舊很羨慕。

    那面時間還早,但高少杰對這事兒實在是太好奇了,只好打擾自己同學的清夢。

    很快,說了幾句,了解情況之后,高少杰就掛斷了電話。

    tips手術,根本沒有突破性的進展。即便是美國梅奧診所,用的也都是眾所周知的手術方式。

    大不了是在肝靜脈里放一根特殊材質的管子,作為標記物。

    即便如此,也只能解決一部分穿刺的難題,tips手術的難度依舊極大。

    可以說,這只是一種改良術式,并沒有從根本上對tips手術做出改變。

    高少杰的同學說,前一陣子剛去過梅奧診所,那面做tips手術,至少也需要3-5針穿刺。沒有任何突破性的進展,他還順便笑話了高少杰兩句。以國內的醫療水準,根本就不可能比梅奧診所還強。

    癡人說夢罷了。

    他放下電話,雖然有些不高興,但是他卻極有涵養的沒有反駁小大夫的說法。

    人么,說出來的話,能信三分就不錯了。

    不過海城這個地兒的人說起話來,還真是不靠譜啊,以后盡量要少來了。

    梅奧診所做tips手術都要3-5針穿刺,海城的一個小大夫竟然能一針就成功?

    怎么可能!這不是傳說中的神醫么。

    以訛傳訛罷了,高少杰心里暗自想到。

    車子很快到了酒店,高少杰去休息,王強則去二院看患者。

    這一夜,安安靜靜的過去了。

    第二天一早,高少杰早早起來,吃了早飯。

    飯吃的不多,重點是吃一個煎的七分熟的雞蛋。

    每次做tips手術之前,高少杰都要吃一個這種雞蛋,無論是在家還是出去跑飛刀。

    仿佛冥冥之中,存在或是不存在的手術之神會因為這個七分熟的煎雞蛋,讓今天的手術做的更順利一點。

    和夜班之神的概念是一樣的,煎雞蛋只是一個美好的愿望。

    至于能不能成,那就兩說著了。

    七點半,王強驅車來接高少杰。

    路上,王強把患者昨天最后一次急查的化驗報告給高少杰看。雖然和手術沒有必然的聯系,但是能多掌握一些情況,總是好的。

    這也是高少杰的習慣。

    七點五十,兩人到了市二院。

    高少杰參加二院介入科的早交班,并且查看了一眼今天手術的病人。

    隨后由王強手下的下級醫生送患者去手術室,高少杰拉著王強坐在辦公室里閑聊幾分鐘。

    按照高少杰的脾氣,一般情況下,他是要和患者一起去手術室的。

    在準備手術的時候,順便看一下機器的型號,是不是和手,要怎么操作。

    每一個廠家的耗材,都會有或多或少的區別。對于一般手術來講,區別并不大。但是對于tips手術來說,多熟悉一點就是一點。

    因為王強分到的床位比較少,所以高少杰也只看了2、3個病房的病人。

    其中也有另外一組的患者。

    在查房的時候,高少杰看到了幾個“異?!钡幕颊?。

    他們的床頭簽上都寫著肝硬化失代償期的字樣,基本都還有腹水的診斷。

    但是看臉色,看肚子,都不像是失代償期的肝硬化患者。

    他心中一動,難道這幾個病人都是前幾天tips手術的術后患者?

    所以他沒有急著去手術室,跟王強來到醫生辦公室,查看手術記錄以及其他檢查結果。

    要是tips手術術后患者,理論上來講不能恢復的這么好。

    高少杰滿心疑惑,讓王強找到那幾個患者的病例,自己開始查看。

    手術記錄,并不會寫穿刺幾針,只能證明患者做的是tips手術。

    但術前、術后的化驗單是客觀證明,能表明患者病情的恢復情況。

    做的的確是tips手術,術后患者恢復的極好,腹水一天天消退,血氨卻沒有明顯增長。

    絕大多數患者都沒有明顯的肝性腦病出現,只有一個患者術后短暫的出現肝性腦病。但是在藥物作用下,只用了1、2天的時間就恢復了。

    這手術做的很不錯啊,高少杰贊嘆。

    即便是他在醫大附院做的tips手術術后患者,恢復的也沒有這么好。尤其是肝性腦病,就像是一個惡魔般,糾纏在患者身邊,難以擺脫。

    尤其是做完tips手術的患者,術后大概率出現肝性腦病。畢竟靜脈血沒有在肝臟走,少了一道過濾程序,導致血液中血氨的含量極高。

    很多患者寧愿放棄tips手術的機會,也不愿意得肝性腦病,失去生命最后的尊嚴。

    高少杰曾經給一個70多歲的教師做過tips手術,術后因為重度肝性腦病,本來一副老學究氣派的教師像是變了個人一樣,隨地大小便,讓人很是難堪。

    難堪還在其次,患者的生活質量受到了極大的影響。

    患者在tips手術中獲得的收益,反而比不過副作用。高少杰為此做過很多次反思,也積極研究tips手術新的進展。

    但,這么多年過去了,還是一無所獲。

    數據擺在眼前,市二院前幾天批量做的tips手術術后患者恢復極好。

    難道昨天晚上,王強手下的小大夫說的是真的?

    高少杰沉吟。

    他想不懂其中的理由,一直到王強的手機響起,下級醫生說手術室已經做好了術前準備,就等高少杰上臺了。

    “高老師,上面準備好了?!蓖鯊姾苄÷暤奶嵝蚜艘痪?。

    “哦哦?!备呱俳苡行┣敢獾恼f到:“不好意思啊,想事情想的入了神?!?br />
    王強怎么能不知道高少杰在想什么,但是他沒親眼看到傳說中市一院的“牛人”做tips手術,說實話他也不怎么相信。

    即便做了tips手術的患者術后恢復的都很好。

    ……

    ……

    七點五十五分,魯道夫·瓦格納教授來到海城市一院急診大樓,沒等進去,就被鄭仁叫上馮旭輝的車,直奔市二院而去。

    鄭仁對今天的手術有些期待。

    不是tips手術本身,而是系統給的第二階段的任務。

    3000例射頻消融的經驗,鄭仁也不是很期待。雖然有了這3000例手術的經驗,就可以大幅度提升鄭云霞做射頻消融術的成功率。

    鄭仁關心的重點還是在于介入手術成功率+2.

    好奇心,害死貓。

    鄭仁就是好奇,而且不知道系統這個大豬蹄子會不會如自己心愿,給一個讓自己做夢都會笑的獎勵。

    八點三十,馮旭輝開車到了市二院。

    上次是張院長帶人在住院部門口迎接鄭仁??墒沁@次……

    鄭仁遠遠的就看到住院部門口一堆人圍在那里,不知道出了什么亂子。

    馮旭輝小心翼翼的把車停到略遠一點的位置,然后幾個人走過去。

    “你們這幫王八蛋,老子今兒就坐在這兒了,你們看著辦!”

    遠遠的,聽到一個蒼老,卻又中氣十足的聲音傳來。

    是醫鬧?好像又不是。

    醫鬧不得一哭二鬧三上吊么?而且要鬧事的時候,都是人多勢眾的聚集一大堆人,堵在醫院的門口。

    一個人的醫鬧,鄭仁還真是沒見過。

    這是院內職工?

    是二院發不出來工資了么,家里等米下鍋,這才開始從各個途徑去要錢?

    醫院,也不是鐵飯碗了。

    上面有醫保局控制,下面有患者的壓力,不說醫生,醫院本身也舉步維艱。

    而且這幾年,很多財團開始盯上公立醫院這塊肥肉。

    不像是某田系一樣,在公立醫院里租一個門診,掙點小錢,這都是碎肉?,F在大型財團開始鯨吞大型公立三甲醫院。

    這種情況,以東北為主。

    鯨吞后,具體獲利的手段,鄭仁就不知道了。反正被收購前赫赫有名的大型公立三甲醫院就開始變得奄奄一息,醫生死走逃亡傷。

    可是,沒聽說市二院被賣了啊。

    鄭仁滿腹疑慮,走向二院住院部的大門。

    張院長遠遠看到鄭仁,分開人群迎了上去。

    “鄭總,您來了?!睆堅洪L還是一如既往的熱情。

    “嗯,這是怎么了?”鄭仁問到。

    “唉?!睆堅洪L愁眉苦臉的嘆了一口氣,回頭看了一眼,小心翼翼的說到,“這不是5、6年前,一個得了肺結核要死的流浪漢暈倒在二院大院里。當時也是好心,就把他給收入院了。任院長派人找了民政局,幾家一起出了點錢,給他把肺結核治好了?!?br />
    “這不是挺好的么?”鄭仁困惑。

    救死扶傷,這應該是好事兒啊。

    “是啊,這的確是好事兒??墒侵魏昧酥?,他說什么都不肯出院,死活賴在我們二院?!睆堅洪L苦笑,“我們也想了很多辦法,軟硬兼施。后來他被逼急了,有一次,還爬上天臺,說是不讓他留下來,他就往下跳?!?br />
    張院長愁眉苦臉的,有些尷尬。

    畢竟這屬于家丑,屬于院領導班子辦事不利。偏偏他們對鄭仁極為重視,不想在鄭仁面前丟臉。

    然而,越怕什么,越來什么。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