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快穿:龍套好愉快 > 第1414章 佛心客來一個(85)
    我們的客戶端上線了,請您前往各大商店搜索“快眼看書”下載!

    “好自然是好的。,”方恒笑著回答,“不過我更清楚,沒有無緣無故的好,所以,明兄,不如你直接說說,你為何對我這么好?”

    “哈哈,沒有無緣無故的好,自然也沒有無緣無故的壞。”

    明風大笑一聲,認真的看著方恒的眼睛,“風兄,我把話放在這里,我真的只是想和你交一個朋友,就這么簡單。”

    注視著明風的雙眼,方恒的眼神中閃過了道道精光嫁給極品太子最新章節。

    他不會憑借明風的一句話,就認為明風對他毫無所圖了。

    當然,他也不能憑借明風對他這么夠意思,就懷疑明風對他壞,他純粹只是好奇。

    “呵呵,朋友么?”

    看了一會兒,方恒的目光一轉,笑了笑,“好吧,朋友就朋友,我這人,一向對朋友來者不拒。”

    話語之間,方恒就轉身,繼續行走。

    “呼,那就好。”

    明風也呼出了一口氣,再次邁步走動起來,不再多說。

    事情到了這一步,沒必要在多說了,對于方恒來說,他剛才已經是攤牌,明風,卻沒有攤牌。

    這只有兩點可能,要么,明風所圖甚大,要么,明風就是真正的和他交朋友來的。

    “不管哪一點,明風對現在的我來說,都是有益無害,至于日后他是好是壞,那就日后在處理吧。”

    眼中劃過了一道精光,方恒知道,他現在的確需要明風這么一個特殊的角色來幫襯自己,畢竟比武大會復雜無比,多一個幫手,總比自己一個人強。

    ……

    一路無話,很快,方恒就和明風趕到了圣武居之中,明風對方恒一點頭,就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間,方恒也沒浪費時間,找到了王鬼愁之前住的房間,直接進去。

    他之前的房間是整個圣武居之中的靈氣陣眼,靈氣極濃,現在卻被王鬼愁占了,沒辦法,他只能先去王鬼愁的房間住。

    “哼,王鬼愁,我現在是風笑,倒不好和你明著計較。”

    心中冷哼,方恒冷冷的看了他之前的房間一眼,“不過等到了比武大會上,我就會找你算總賬!”

    眼中閃過了一道殺意,方恒就把房門關上,前段時間星之大陸對他的刺殺,絕對有王鬼愁從中出力,畢竟這次來的北方大陸之人當中,屬王鬼愁是最有這個膽子的。

    至于簫仙和簫魔,這兩個只是小角色罷了,要是沒有王鬼愁的加入,借他們兩個膽,他們都不敢這么辦。

    手掌向著天空一招,很快,一道呼嘯聲就傳了出來。

    下一刻,一只通體漆黑,眼神銳利的黑色巨鷹,就到了方恒現在的房間中,正是金鷹所變化的蒼鷹王。

    看了看四周,金鷹的眼中樓除了一些不滿之色,似乎是對這里的靈氣濃度不怎么滿意。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方恒看著金鷹笑道,“咱們現在要低調行事,總不能在搶回來,對吧。”

    聽到方恒的話,金鷹的眼神中露出了一抹殺意,卻點了點頭,直接就趴在了房間中的一角,休息起來。

    它,是金鷹,是金翅大鵬的后裔,擁有和人類同樣的智慧一念成婚最新章節。

    它的高傲的確讓它對于現狀很不滿,它卻更明白,想要徹底的復仇,需要長期的忍耐。

    這是它,對復仇的經驗。

    看著金鷹的動作,方恒笑著點了點頭,把梅兒從后背抱了起來,讓她靠在金鷹的身體上,慢慢睡。

    他自己,卻是直接開始盤坐,也不大量的吸收靈氣,只是純粹的閉目盤坐。

    對于現在的他來說,這種濃度的靈氣,就算吸收,作用也不大了,唯有靈能陣石能讓他進步。

    但是他也沒有吸收靈能陣石,原因很簡單,他已經把自己的血脈和虛武之力都封印在了體內,為的,就是要憑借自己的**和自己原本的觸感來觀察這個世界,增強自己對于這個世界的看法,達到心神增強,到最后一舉突破的目的。

    腦海中劃過了無數的畫面,這些畫面,全都是他從封印自身的力量之后所看到的事情,所做的事情,以及所聽到的事情。

    這些事情,有的看起來很微不足道,有的看起來戰斗激烈,只是不管如何,方恒都在認真的回想著,認真的體悟著。

    這是他第一次讓自我,純粹的接觸這個世界,自然,一切的感覺都很新鮮,同時,卻又無比的熟悉。

    “吸,呼……”

    深沉的呼吸開始從方恒的口鼻中傳出,肉眼可見,在方恒的一呼一吸之間,整個房間庭院中的靈氣,都似乎隨著他的呼吸開始變化起來。

    從起先引起整個房間庭院的震動,到最后,驀然變得一點都不再震動。

    這種突然間的靜止,給人的感覺應該很怪異,只是,金鷹卻依舊閉著雙眼,沒有半點動彈。

    好像,沒有察覺一般。

    方恒卻是在一瞬間就睜開了雙眼,在這一刻,他眼中的世界,是完全靜止的。

    風,停止了律動。

    隨著風起伏的庭院樹葉,也在這一刻固定了形態。

    世間的一切,好像都在這一刻固定了。

    一切的事物,都在他的眼里呈現出了本質。

    他能看到空間的折疊,他能看到植物的構成。

    他甚至能夠看到靈子之中的靈子。

    “這種情景,似曾相識啊。”

    喃喃的話語吐出,方恒想起了當他使用完美血脈的時候,那種看穿一切事物的景象。

    只是,那是看穿,是洞察。

    現在,他沒有動用完美血脈,就已經做到了這兩點。

    不,甚至還凌駕在這兩點之上!

    他現在,是體會!

    體會每一種事物的存在性,獨立性回到古代耍無賴!

    在這一刻,他似乎變為了天地間的一部分,或者說變為了天地間每一種事物的一部分。

    又或者,天地間的每一個事物的一部分,都變為了他。

    彼此交流,生生不息。

    一股舒適感開始從心中升騰,這股舒適感來的莫名其妙,卻又無比合理。

    方恒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他能感覺到,自己的心神,在這一刻正在緩緩的成長著。

    如同大樹的幼苗,成長的緩慢,卻無比真實。

    當這種成長的感覺到達了一個極點的時候,那股舒適的感覺,也漸漸散去。

    風的律動,在繼續。

    世界的一切,都還在運轉。

    只是卻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運轉,似乎一瞬間,就跨越了無數的時間段。

    等這種時空流速變為正常的時候,方恒才發覺。

    原來,天已經黑了。

    呼。

    深深的吐氣聲傳出,方恒的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他能感覺到,自己進步了。

    同時他更清楚,自己在剛才,是真正的觀察到了這個世界。

    “不過,終究只是一部分而已。”

    目光一閃,方恒暗道一聲,“想要更加看清整個世界,體會一切,還需要一段時間的磨練才行。”

    到此,方恒已經對心神方面的修煉有了自己的目標。

    等他把這個世界的一切都看通透,一切事物都體會到的時候,那么就是他解開封印,突破境界的時候!

    更為關鍵的一點,這個時間,不會太長!

    這是身為靈魂強大者的自信。

    “好了,心神修煉的方面我已經達到了一個程度,接下來在進行進步也不大,不如趁著這最后一點時間,煉制一些不入流的丹藥,試驗自己的煉丹技術。”

    眼神興奮起來,自從買了那個丹爐之后,方恒就遭遇了星之大陸的人襲殺,根本就沒來得及試驗煉丹,現在對他來說,正是過過手癮的機會。

    反正他有的藥材很多,不怕浪費。

    嗡!

    震動聲響起,方恒的手掌一揮,庭院的中央就出現了一個巨大的丹爐。

    來回打量幾眼,方恒就打算進行滴血認主。

    這丹爐的等級不低,最起碼是皇級,還有妖火,不認主就是不安全了招惹最新章節。

    轟隆!

    就在方恒剛剛把手指伸出的時候,突然間,圣武居之內傳出了一道爆響。

    眉頭一皺,方恒知道,這聲音,還是從他之前所住的房間中傳出的,現在應該是王鬼愁住著。

    “怎么回事?”

    推開房門,方恒通過縫隙,看向了圣武居的走廊。

    只見此刻的走廊之中,也已經站滿了人,都是各個大陸的天才,同時在這些人的中央,兩個身穿黑衣的人,正糾纏在一起。

    一個,是王鬼愁,一個,則是蒙頭蓋臉看不清樣貌,通過提醒來看,應該是個女人。

    “你是哪個?為何半夜三更偷看我修煉!”

    冷冷的話語從王鬼愁的嘴里吐出,場中的年輕人也都是一愣,似乎也是剛知道這件事情發生的原因。

    “我是哪個,你還沒資格知道!”

    同樣冷冷的聲音從帶著面罩的黑衣少女嘴里吐出,話語間竟毫不示弱!

    “你說什么?”

    聽到這話,王鬼愁的眼神當即就是一冷,他最近的名號也是傳出去了,前段時間他很輕松就把森羅打的跟死狗一樣,這早就讓眾人都很畏懼他,一般都不敢和他對視,這已經讓他養出了一股自豪感。

    現在這個少女的話,幾乎就是把他的自豪感全部撕碎,還生生的打了兩個嘴巴,這怎能讓王鬼愁不怒?

    “桀桀……雖然我不知道你背后有什么勢力,不過就沖你蒙頭蓋臉不敢見人的摸樣,恐怕你也只是一個小人物。”

    王鬼愁獰笑起來,“既然你只是個小人物,那想必殺了你,應該也就是件小事。”

    轟!

    話語落地,一股恐怖的暗黑色光華從王鬼愁身上爆發,瞬息間,就形成了兩只無形的巨手,對著黑衣少女就拍了過去!

    這一擊,兇狠到了極點,圣武居之內的層層空間都在這兩只巨手之下連連爆炸,所有人的眼神都是一縮。

    他們都看出來了,王鬼愁這是真要殺人的表現!

    誰惹我,我殺誰,這句話,四周的人在這兩天從北方大陸的人物面前感受的十分清楚。

    在他們眼里,北方大陸的一群人,和圣武大陸的那群人地位也差不多了。

    所有人都搖了搖頭,他們都知道,要是沒什么意外的話,這個不知道什么來歷的少女,怕是就要死了。

    嘩啦啦!

    就在每一個人都認為那個少女即將變為肉泥的時候,突然間,一陣清脆的響聲傳出。

    無數條黑色的鎖鏈出現在了場中,那兩只黑暗的巨手,竟在少女相隔不到一米的地方,被生生捆住!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