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錦衣春秋 > 第一四六零章 神獸
    齊寧被曲音拖入幻境而不可自控,他內心一絲清明雖然明知道自己是處于幻境,卻無論如何也走不出去。

    扭曲的死靈在空中游動,四周卻是伏尸遍地,一切如同真真切切發生,恍惚間,連他自己也弄不清楚到底身處玄武島是真實,又或者此刻身處地獄才是真實發生。

    他的身體竟然不由自主地站起,而后如同行尸走肉般在黑暗之中走動,整個身體完全不受自己控制。

    就這般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四周一片黑暗,似乎要在這無邊的黑暗之中永遠走下去。

    忽然間聽到天空傳來一聲沉悶的雷響,那雷響轟然而起,魑魅魍魎似乎被這雷聲所驚住,隨即齊寧發現漆黑的蒼穹陡然裂開一道縫隙,一絲光亮從那縫隙之中射出來,隨即光亮迅速擴散只是片刻間,天地間一片明亮。

    齊寧呆了一下,眨了眨眼睛,四下里看了看,卻發現自己又回到了現實之中。

    只是他進入幻境之時是在夜里,但此刻分明是黎明時分,東方的天幕有旭日升起,只是那琴簫之聲已經消失。

    也便是說,自己在幻境之中竟然是生生過了一夜。

    他先不去想其他,扭頭去看赤丹媚,見赤丹媚還是盤膝坐在巖石上,但臉sè蒼白,豆大的汗珠從她的額頭撲梭梭往下淌,就像是淋了雨一樣,見到赤丹媚已經微微睜開眼睛,忙伸手握住她手臂,問道:“你怎樣?”

    赤丹媚看到齊寧,漂亮的眼眸兀自有驚駭之sè,輕聲道:“我......我一直在黑暗里走,似乎走不到盡頭......!”

    齊寧心想看來赤丹媚進入幻境的感覺和自己倒是差不多,這時候又聽到一聲沉悶的怪響,與自己方才在幻境中聽到的天邊雷聲十分相似,忍不住順著聲音瞧過去,卻見到海邊一道龐大的黑影正向岸邊移動過來,乍一看去,宛若一座小島移動過來,但仔細一看,卻顯然是活物,那活物比之白云島主那艘船還要龐大,動作緩慢,全身一層厚甲,這時候齊寧已經看清楚,那分明是一只體型巨大無比的海龜。

    齊寧當然見過海龜,但卻從不曾見過如此龐大的海龜,甚至不曾想過這世間竟然有此等舉行海龜存在。

    海龜從海中緩緩向岸上移動過來,速度很慢,時不時地發出低沉如雷的響動。

    赤丹媚此刻也站起來,呆呆看著那巨型海龜,喃喃道:“那......那就是玄武神獸嗎?”

    “原來......玄武神獸真的存在。”齊寧大是震驚。

    幾位宗師此時都是盯著巨型海龜,沒有輕舉妄動,只等到那玄武神獸完全爬到沙灘上,島主忽然大笑起來,那聲音傳遍四野,本來往海灘上爬過來的海龜竟似乎意識到什么,停了下來,島主笑聲頓止,卻見到那海龜竟然緩緩往大海退回去。

    齊寧心想這巨型海龜能有如此體型,只怕已經活了好幾百年,甚至已經有了靈性。

    那地藏曲確實能夠將玄武神獸引誘出來,但玄武神獸顯然發現情況有些不對,竟是準備離開

    ,看到這數百年的海獸出現在眼前,齊寧卻也是大開眼界,想到這些大宗師要從玄武神獸身上取出玄武丹,也不知道這玄武丹到底在何處,如果是要殺死這海龜取單,未免太過殘忍,幾百年的神獸命喪此處,總是讓人覺得不忍。

    島主見那海龜后退,沉聲道:“二奴擋住他退路!”

    亡殺二奴也早已經從幻境之中解脫出來,距離海龜不遠,島主一聲令下,兩人迅速沖過去,擋在海龜身后,阻它退路。

    那海龜卻是根本不管,繼續后退,二奴見玄武神獸逼近,也不猶豫,齊齊搶出,還未靠近那海龜,卻只見到眼前一團黑影揮過來,齊寧看的明白,正是那海龜抬起一條后腳,如同千斤石柱揮向二奴,速度雖然不快,但氣勢驚人,二奴急忙閃躲,剛剛避開,卻見到迎面如蝗蟲般的沙礫打過來,卻是那海龜一條前腳在沙灘上一揮,將沙灘上的沙礫揮灑出來。

    北堂幻夜高聲道:“莫讓它走了!”雙手抬起,一時間勁風激蕩,只見到不遠處數塊巨巖拔地而起,隨即只向那巨龜飛過去。

    赤丹媚雖然知道大宗師有著匪夷所思的武道修為,但今日卻是第一次見到大宗師真正出手,北堂幻夜一出手,竟然隔空操控巨巖飛向巨龜,那雙美麗的眼睛睜大,驚駭無比。

    那幾塊巨巖任意一塊都是厚重無比,即使身強力壯的男丁,只怕也要十多人才能抬起一塊,北堂幻夜竟然能夠如此輕易操控,赤丹媚一時間懷疑自己是否還在幻境之中。

    “二奴退開!”島主大叫一聲。

    二奴揮臂打開沙礫,便瞧見五六塊巖石直飛過來,也是大驚失sè,聽到島主聲音,急忙后退,就聽到“噗噗噗”連聲響,你幾塊巨巖先后落在沙灘上,正好圍著那巨龜一圈,等若是以巨巖畫地為牢,封住了巨龜的去路。

    卻不料那巨龜大腳一揮,巨巖輕松就被扒開。

    島主臉sè微沉,身影一閃,宛若利箭般直射出去,等眾人再看清他身影,他已經站在了巨龜的背上,抬起一只手臂,北堂幻夜卻已經叫道:“島主莫要害它性命!”身形一閃,也是飛掠過去,就落在巨龜身前不遠。

    北宮連城收起紫龍簫,背負雙手,緩步走過去,距離北堂幻夜不過六七步之遙,停下腳步。

    此時三大宗師連成一線,島主站在巨龜背上,北堂幻夜居中與島主面對面,北宮連城則是站在了北堂幻夜身后。

    “侯爺,玄武神獸如約而至,當真是可喜可賀。”島主含笑道:“只是玄武丹只有一顆,咱們這里有三個人,那玄武丹又該歸誰所有?”

    齊寧心想其實這就是幾位大宗師面臨的最大難題,在玄武神獸出來之前,幾位大宗師心里最擔心的就是這個問題,只是誰都不會說出口,如今巨龜既然出現,那么玄武丹的歸屬,自然是迫在眉睫。

    北堂幻夜微微一笑,道:“玄武丹雖然只有一顆,卻并不是說只能一個人服用,將玄武丹一分為三,咱們三人各得一分,豈不是最好?”

    “侯爺所言,自然是好

    法子。”島主嘆道:“可是咱們心里都清楚,這玄武丹是咱們三人唯一的指望,若是一顆玄武丹分成三份,藥效自然是大大減弱,那時候恐怕一個人都治不好,豈不是暴殄天物?”

    北堂幻夜嘆道:“那你說該如何?”

    “三個人分一顆玄武丹,自然不及兩個人分。”島主道:“少一人分丹,藥效就增加一分,成功的希望就增加一分。”

    北堂幻夜笑道:“島主言之有理。”隨即搖頭嘆道:“可是咱們三個人,又有誰愿意退出?島主難道自愿退出?”

    島主搖頭笑道:“這些年來,我為了得到玄武丹,耗費了諸多心思,如今玄武丹近在咫尺,又豈甘心退出?”

    “島主不愿意退出,我自然也不愿意拱手相讓。”北堂幻夜嘆了口氣,轉身向北宮問道:“北宮兄,你意下如何?”

    北宮面無表情,只是背負雙手,并不說話。

    北堂幻夜苦笑道:“北宮兄,玄武丹雖好,但島主說的并沒有錯,三個人分,不如兩個人分,北宮兄素來不喜與人爭,這次就謙讓一下,不知意下如何?當然,我們絕不會讓北宮兄白白退讓,只要北宮兄答應退讓,我和島主都可以幫你做一件事情,只要北宮兄提出的要求,我們無有不允。”

    島主撫須笑道:“北宮兄,侯爺所言,便是我想說的。我們是幾十年的老兄弟,你若退讓,我們自然不會讓你吃虧,你有什么要求,兄弟定然全力以赴。”

    齊寧神情嚴峻起來。

    他知道玄武神獸一出,三大宗師必然一場大戰,這是無法避免的事情。

    不過這卻不同兩人為了爭奪一件物事,你死我活而已,三大宗師總不成混戰一團?

    但此刻卻忽然明白,北堂幻夜和島主顯然已經私下結盟,兩人顯然是要聯手對付北宮連城,至若解決劍神之后兩人是否真的會平分玄武丹那是后面的事情,首先除掉北宮,也就少一人分丹。

    島主所言卻也沒有錯。

    玄武丹只有一顆,多一人分,那么得到的玄武丹就少一些,藥性自然就會大打折扣,如果藥量不夠,那么這么多年來的謀劃也就是白費一場功夫。

    北堂幻夜先往白云島去,自然是與島主先行結盟,兩人聯手對付北宮,只怕在白云島就已經商定。

    如果這兩位大宗師真的聯手,北宮當然不可能是他們的敵手。

    憑心而論,三大宗師之中,齊寧對島主為人心存鄙夷,對北堂幻夜性情冷酷也是很為反感,倒是對北宮還有些好感,此時北宮面臨以一敵二的困境,齊寧心中尋思危急之時,是否出手相助。

    但他卻沒有忘記,不遠處,還有地藏的存在。

    目光瞧向地藏,只見到地藏靜靜站在不遠處,海風吹動,大氅飄起,露出她那豐腴卻又曲線動人的身材,猛然間齊寧心下一凜,忽然間明白了島主的計劃。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